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小保姆成为女王】
【小保姆成为女王】
字数:1358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小刚今年17岁,是一个普通的高中二年级学生。他的爸爸是某大公司的董事长,一个月才回家一两次。妈妈也是在政府机关当干部。由于工作较忙,他们无法照顾小刚,于是给小刚请了一名保姆照顾小刚。

  这位保姆名叫李小雯。今年24岁,外地人,人长得很漂亮。

  在小刚第一次见到这个保姆后,就被她的美貌给吸引了,这么漂亮的保姆,怎么能不让他流口水呢?而且小刚第一次见到这个保姆的时,她穿了一条非常性感的浅蓝色吊带短裙,她这一身的打扮,把她那丰满而成竹笋形的胸部,和两只雪白修长的美腿,彻底表露无遗,简直美得无话可说!最让小刚激动的是保姆腿上穿了一双淡灰色的长筒丝袜,脚上是一双黑色的高跟皮靴,腿型充满了女性化的味道,浓纤合度,仔细一看,脸还画着淡妆,真是娇艳夺目啊!对小刚来说,不管是保姆的胸部还是脸蛋,最让他销魂的是那双美脚,就是这双美脚让小刚丢了魂,迷失了人性。

  本来做为保姆的小雯因该是照顾小刚的,可是在她进入小刚家的几天里,倒像自己是客人来小刚家做客一样,被小刚照顾。她被小刚一家的热情所感动,小刚真是个好孩子啊!不过说也奇怪,小雯在进小刚家这几天里,小刚简直对她照顾的无微不至,比如说做饭还有洗碗洗衣服,甚至连小雯的衣服都是小刚洗的。本来这应该是小雯做的才对,可是小刚却抢着做。这还不止,每次小雯一进小刚家的时候,小刚竟然主动给她拿拖鞋,出门的时候也主动帮小雯拿鞋穿鞋。刚开始小雯实在有点受不了,可是接着几天就习惯了。

  一个星期过去了,小雯简直成了这家的主人一样,小刚简直像她的奴才一样,叫他做什么就做什么。小雯心理甚至想:「这孩子是不是傻子啊!」

  这天,小雯出去买菜,小刚正好放假在家里休息。乘小雯不在,小刚做起了一些自己不敢对人说,也不想被人发现的事情。他拿起了小雯的一双高跟鞋,是红色的,跟很细,也很高,鞋面长短适中,鞋头比较尖,他把这双高跟鞋放在写字台上,接着他不知不觉的跪了下去,用自己的舌头舔着鞋身与鞋跟,那感觉真的很爽,自己的阴茎也很快的涨大,把裤衩顶了起来,边舔边手淫,边想着是小保姆用她那美丽的小脚在折磨自己。

  最后他把高跟鞋里的鞋垫都舔得很湿了,最后连鞋底都舔干净,把所有的泥垢都吃了下去,接着又拿出了小保姆前两天刚换的丝袜,小刚没给她洗,自己则是偷偷的收藏了一块,他把小雯的丝袜放在嘴里吮吸,小雯的脚虽然很漂亮,可是美中不足,小雯的脚气非常大,更别说她穿过的丝袜有多臭了,可是小刚却是一种难得的美味。最后小刚干脆把小雯的丝袜一把塞在嘴里,然后在把小雯3天前的内裤,一个被自己给偷过的内裤,套在了自己的头上,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而小刚却沉静在这一快乐中……

  这时小雯回来了,今天小雯本来心情很好,因为今天是小刚的生日,而小刚的父母又不在家,所以今天准备给小雯准备个丰盛的晚餐。其实在小雯心理早已经把小刚当成半个儿子来看待了,而且小刚又对她那么好,有那么照顾她,想到这里,小雯觉的惭愧。

  小雯悄悄地进门了,「这小子,又在搞什么呢?」小雯想。因为小刚每次不知道在做什么事情,总是把门锁起来,可是今天他房间的门却半开着,很少见啊!于是小雯就轻轻的进去了,她进小刚房间里第一眼见到的就是自己穿过的鞋子、袜子乱七八糟的,甚至连床铺都是。

  「怎么回事呢?」小雯感觉有些宅异,她继续往前走,这时她发现了一个小刚躺在地下,头被东西给包着,她继续走前,发现这是自己穿过的内裤啊,三天前,小雯说要帮她洗衣服,最后自己的袜子还有许多内裤还有胸罩都没洗没了。
  小刚还沉静在这快乐之中,没发现小雯的到来。这时小雯发现了小刚电脑开着,「也许电脑从电脑里可以知道什么秘密。」

  好奇心使小雯坐了下来,操作起了电脑,她点机了收藏夹里看一看小刚平时都在玩什么,可是结果却令小雯意想不到。她发现了小刚的网站里大多都是那种成人的BT网站、SM网站、恋足、恋物网站等等。这些网站的图片看得小雯心潮澎湃,她还看了几个论坛经典文章,更从中发现了小刚的博客里记录了对自己的迷恋,对自己的崇拜,可以说激起了小雯的施虐的兴趣。

  「原来是这样啊。」小雯冷笑着。

  一个小时过去了,小刚这才从「梦」中醒来。当他争开双眼的时候,发现了保姆李小雯正坐在椅子上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眼神里充满了挑逗,充满了鄙视,小刚是躺在地下的,他嘴里的丝袜还没拿掉,正想拿掉时,发现小雯的脚竟然踩在了自己的胸口上,小刚被这一突如其来给吓呆了。他呆呆着看自己梦中的女主人,现实中的保姆小保姆——李小雯。

  忽然小雯抬起左脚重重的踩在小刚的脸上,小刚的头被小雯的脚这一踩得快晕了,不过小刚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快感。

  「这是真的吗?」小刚想。虽然自己早就想跪在小保姆的脚下,做她的奴隶,叫她主人。可是小刚的潜意识里却仍有一丝反抗,忽然他想用力甩开小雯的脚,可是小雯却踩得更狠。「啊!」小刚被踩得痛苦的大叫。

  「哈哈……你不是很喜欢这样吗?」小雯笑着说。

  小雯突然一手抓住了小刚的头发,一手捏住小刚的颌骨。小刚的嘴不由自主地张开了,小雯把小刚嘴里的丝袜拿了出来,然后塞上自己刚脱下的丝袜。
  「你不是很喜欢被女人虐待,你不是很崇拜我吗?那好,现在我数三秒,你如果想就点头,然后我在你身上刻下卖身契。」说玩后,小雯的眼睛冲满杀气的看着小刚,这道眼光是一种命令,令小刚无比恐惧,小刚不住的点头。

  小雯拿出一一根绳子系在小刚的脖子上,又拿出了一根针,在他的两个手背上刻了「李小雯的贱奴」,又在背上和手上刻上「李小雯的贱奴」。可是还没完,小雯又继续在小刚的额头上刻了「贱奴1号」,最后抓起小刚的阴茎,「这是最后了,乖奴隶」小雯说着在小刚的阴茎上刻了「李女皇所属」。

  「啊……」小刚昏死了过去。

  「给我起来。」小雯命令到,并且站起身来用脚使劲的往小刚身上踹过去,「给我站起来。」小雯说着。

  这时小雯端了一个盆来,「这是我的尿盆,里面是我昨天晚上的尿,你的圣水来了!」说完用脚撑开小刚的双嘴,然后把尿倒在一个水壶里,在用一个塑料管插进小刚的嘴巴里,最后,用水壶里的尿倒入水管里,直通到小刚嘴里。
  正在昏死中的小刚被这个突如起来的「圣水」给弄醒了,「哈哈……你终于醒了。」小雯终于停了下来,准备休息一会儿了。

  小刚也已经被折磨够了,「求求您,姐姐,你就饶了我吧!」小刚跪在地上磕头请求着。

  「还叫我姐姐,叫我主人。」小雯大怒的吼道。

  小刚立刻跪在地上,对着小雯谄媚的哀求道:「主人,主人,我的主人。」
  「爬过来!」小雯命令着,小刚低着头,爬到她的脚前。小雯做在椅子上,先把右脚抬到了小刚的肩膀上,「先把这只脚舔干净。」

  小刚听了以后,说不出的兴奋。他的梦想终于实现了,可是,也有一种对未来的担心和恐惧。小刚的思想仍在做挣扎,结果还是输给了这只美丽的玉脚。于是小刚卑微的舔起来了,不过一会儿,小刚把小雯的脚舔得干干净净。小雯可是一个大臭脚的,可是小刚却舔得那么开心。

  「我的脚香吗!」小雯问道。

  「香,主人的玉脚好香。」小刚立刻回道。

  这时的小刚已经开始舔到了小雯的脚趾,他一把手把小雯的五根脚趾放在嘴里吮吸着,这时他的口水流了下来,流到了小雯的脚上。

  「大胆,既然把我的脚弄脏了!」于是小雯又命令他重新舔。

  小雯准备了DV,打算把今晚的调教拍成一个小电影,小刚起先没注意到小雯原来早有准备了,小刚刚才的那些丑态已经被拍到了,他发现时已经晚了。小刚这时犹豫着。

  「怎么了,你后悔吗?」小雯用脚踩住在小刚的脖子上。

  「不,主人,我会听你话的。」

  「好,我说一句你跟着我练一句。」

  「好!主人说吧!」

  小雯说道:「本人张小刚,今年17岁,现已伦为一条狗,本人将来的妻子、儿女、世世代代为奴,都是李女皇的贱狗。」

  「本人张小刚,今年17岁,现已伦为一条狗,本人将来的妻子、儿女、世世代代为奴,都是李女皇的贱狗。」小刚开始念着。

  「本人张小刚的妈妈是个婊子,爸爸是个猪头。」

  小刚开始犹豫着,说了出来:「本人张小刚的妈妈是个……婊……子,爸爸……是个……猪……头。」小刚吞吞吐吐的念道。

  可是却惊呆了小雯,她真没想到他连这种话都说的出来,「真替你父母悲哀啊,既然生下了你这个孽种。」小雯讽刺的说道。

  「好,再念最后一句,本人张小刚的父母是贱货,他们不得好死。」

  「本人张小刚的父母是贱货,他们不得好死。」小刚这次说的倒是干净利落。

  「哈哈……」小雯也把刚才小刚说的话都入了下来。接下来,小雯穿上了已经很久没有穿过的SM女皇的皮装,一个调教的电影开始了。

  就这样一个晚上过去了,小雯和小刚录了许多电影,这一夜从舔脚、舔鞋到抽耳光,捆绑,鞭打,夹夹子,圣水,关,吊,虐肛,灌肠,窒息,坐脸,甚至到黄金,更有些常人所难以想象的酷刑。

  这一夜小刚已经彻底的臣服在小雯的威严之下,他已经变成了一条真正的狗了,小雯叫他去死都可以,小雯如果拿一把刀要宰了小刚,小刚也毫无怨言。现在,的小刚的肉体,他的灵魂都不是自己的了,而是自己的主人,自己的小保姆——小雯姐姐的了!

  自从小雯成了小刚的主人后,她的生活更是比以前幸福。小刚每天给她做家务事,而且还要为她服务,贡她玩乐、侮辱、殴打。并且小刚的父母每个月给他的5000元零用钱和生活费都落到小雯的囊中了,现在的小刚的一日三餐都是吃小雯的圣水和黄金。

  就这样,小雯在小刚家已经呆了4个多月,这4个月以来,小刚离开了山珍海味,只得到了黄金圣水。从一个人变成一条狗,从一条狗变成一抛狗屎或者什么也不是,他的身体只属于一个人,那就是他的保姆——李小雯女皇。这4个月来,小雯被服侍的开开心心。

  「很久没见到我们的儿子了。」小刚的妈妈——海琴对自己的丈夫宾说道。
  「是啊,后天就是10月1号,国庆节吧!」

  「不如明天我先回去吧,后天你再回去吧。」两夫妇欢快的笑着。

  「主人,你醒了。」小刚慌忙的跪在了小雯的面前。

  「以后开口叫妈妈,不用叫我主人了。」

  小刚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行,我不配,主人高高在上,奴才哪里可以叫主人为妈妈,不是贬低了主人的身份了吗?」

  忽然小雯重重的甩了小刚的一记耳光,「叫你叫你就是叫,不用给我废话。」小雯命令道。

  「妈……妈,妈妈。」小刚兴奋的说。

  「你是我的儿子,是我的狗,你是我的狗儿子。」

  「是,妈妈,你是我的妈妈,也是我的主人。」

  傍晚,小刚放学回家,在他回家的路上,他一点都没发现他的后面跟着一个身影,那就是他的亲身妈妈海琴。今天海琴回家没有跟儿子通告,是因为想给他一个惊喜。

  海琴一路跟到了家中,就在小刚走进家门口时,小刚竟然立刻关上大门。还好海琴有钥匙,她打开门的时候发现了小刚拖掉了衣裤,全身赤裸,只穿了一条蓝色的内裤。然后做出像条狗一样的姿势,海琴不感相信自己的眼睛,她躲了起来,偷偷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她看到了自己的儿子全身赤裸的像条狗一样的爬进了一个房间,海琴继续跟着。

  「天啊,这不是自己的房间嘛!」海琴有些惊讶,「小刚跑到我房间干什么?」

  海琴想过去看的时候门已经关了,小刚已经爬进去了。但是海琴轻轻的打开了房门,不过她没有进去,只是从门缝里看个究竟。

  「爬过来……」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高傲的坐在椅子上,她的眼神中充满了鄙视和命令。

  海琴不耐烦了,偷偷的也像小刚一样,爬了进来。由于他们都是背对着自己,她立刻钻到了床底下。

  「是,妈妈。」小刚爬了过去。

  「妈妈?他在叫我吗?」海琴想伸个头看个究竟,这时那个女孩子转过身来,「她是谁啊!」海琴想着。

  这时发现儿子爬到了这位女孩的面前,卑微着舔起了她的皮靴。

  「这……」海琴简直不敢相信,她很想冲出去。可是……

  「好了,你我先出去吧。」她的语言充满了命令和征服,令海琴无限恐惧。
  这时她发现儿子像狗一样叼着一个东西出去了,她仔细一看,发现竟然是刚才那个女孩穿过的高跟皮靴,儿子把它叼出去了。海琴越看越不耐烦,准备伸出头来看看是否这一切是真的?还有那个女孩的庐山真面目。

  海琴慢慢的把头从床低下伸出来了。

  「咚」,海琴像掉起了万丈深渊似的,原来海琴刚伸来的脑袋被一个东西压着,海琴看到了,那是一双脚,她的头被一双丝袜脚给踩着。

  「啊……」海琴痛苦的大叫。

  「呀,你是谁啊!我还以为是一只大蟑螂啊?」

  海琴被踩昏了,气嘘嘘的说:「我才要问你是谁呢?」

  「我是这家的主人啊,儿子进来,看看这是谁啊!」小雯叫着。

  小刚飞快的爬了进来,他看见了妈妈的头被小雯给踩着。一时之间有点说不出的感觉,感觉往日你高贵美丽的妈妈既然在小雯的脚下显得如此卑贱。

  「放开你的臭脚!」海琴气愤的说。

  「啊,我忘记了。」这时小雯不慌不忙的收回了脚。

  「小刚,过来。」海琴和小雯同时叫道,她们分别在小刚的左右两边,小雯在左,海琴在右。结果小刚还是像条狗一样的爬到了小雯的脚前。

  「妈妈好!」小刚说道。

  「儿子乖啊。」小雯用脚抬起小刚的下巴说。

  「你……」海琴气愤的说不出话来。

  「她是谁啊,是小偷吗,怎么躲在我的床下?」小雯问小刚道。

  「她是……」小刚犹豫着。

  「她是一个骚货,贱货,一条跟你一样的狗,是母狗,对吗?」小雯说着同时像小刚使了一种命令的眼神。

  「是,她是个贱货,一个婊子。」小刚说道。

  「你……」海琴哭得快要疯了,这时她想冲到小刚面前,却不料被小雯一脚拌到在地。

  「你干什么?」海琴刚要反击,小雯已经把丝袜脚踩到了海琴的胸上。海琴双手顶住了小雯的脚,想把她甩出去。小雯的脚使劲的往下踩,海琴的双手使命的往上顶。

  经过一场力的较量后,小雯有点不耐烦了,「儿子,过来,把这个贱货的衣服给我脱了。」小雯命令到。

  「是。」小刚立刻向前,像条野兽似扒了海琴的衣服,小刚是个男人,而且力气又大。海琴哪里对付的了。

  不一会儿,海琴已经全身赤裸。她的内裤,她的胸罩都已经被强行拔掉了。这一刻,海琴彻底的对小刚绝望了,她已经没有勇气活下去了。

  「你可真是个贱货,以后也像他一样,做我的奴隶吧!」小雯指着小刚说着。

  这一句话听得海琴内心忽然抖了一下,是恐惧,可是为什么会有一丝的兴奋呢?

  这时小雯吩咐小刚按住海琴的双手然后把自己的臭丝袜塞进了海琴的嘴里。这时,一股浓浓的臭味,直冲海琴的头脑!她险些晕过去。

  「我的袜子香吗?」小雯说。

  海琴无奈的点点头。

  「哈哈哈……」小雯大笑着。

  此刻的海琴犹如一条发春的母狗,她赤裸着身体忘情的淫叫着,胸中那股黑色的火焰已经熊熊地燃烧起来。她的乳房胀到了极点,阴道里更是水流成河,并且双手开始触摸着自己的全身。小刚和小雯都看得有些惊讶。

  「果然是贱货,才这一两下就发骚。」小雯讽刺的说道。

  这时她发现海琴的乳房很丰满,她发现海琴其实也十分漂亮,虽然她的年级比自己大了十多岁,而且她的皮肤又好,身材也不错,更重要的是她那一对丰满的乳房,引起了小雯的嫉妒。这时小雯吩咐小刚把海琴五花大绑,海琴的手脚被绑到了一个椅子上,嘴巴里被塞了一只小雯以前没洗的臭袜子。

  「今天,就让你尝尝本姑娘的厉害!」这时小雯手上带了一条皮鞭,威严的走到海琴的面前,令海琴无比的恐惧。

  「呜……」小雯使劲的用皮鞭抽打着裸女海琴,小雯每打一次海琴就痛苦的大叫。可是因为嘴巴被袜子堵住,想叫也叫不出来。每抽打一次,小雯只觉的越痛快,而海琴则是无比的痛苦。就这样一个小时过去了,海琴美丽性感的身体已经伤痕累累。此时的海琴也已经被彻底的驯服了。

  小雯开始累了,坐在椅子上,今天抽打了海琴那么久,小雯的手也酸了,她叫小刚替她按摩。小雯看了一眼海琴,伸出两只玉脚来。海琴顺从地爬过去,也不顾那脚有异味,就像吃到了人世间最可口的美味一样,细细地添起来,隔着丝袜不断地把舔到的污垢吞下去。

  「喜欢我的脚吗?」小雯问。

  「喜欢,主人的什么我都喜欢。」海琴红着脸说:「主人您让我干什么我都喜欢。」

  「是--么!」小雯来了兴趣的命令海琴「躺下。」海琴躺在地上。小雯走到海琴的身上,进行了大力的踩踏,这种羞辱的快感却在海琴身上渐渐浮现出来。

  小雯使劲的踩着海琴那个丰满的乳房,由于大力的踩踏,海琴的乳房不断被踩得喷出乳汁来,贱了小雯一脚,丝袜都湿了。

  小雯想了想,吩咐了小刚取了两根很大的搅面棍来。小刚把海琴按在地上,让她把胸前硕大坚挺的双乳放在凳子上。然后,小雯叫小刚和她一起拿起搅面棍,狠狠地辗压海琴的大乳房。海琴痛苦的叫出声来。

  随着他们的辗压,海琴的乳头狂喷出浓浓的乳汁,两颗丰满的大奶子此刻被压得像两块大肉。压了好久,直到海琴的奶子不再喷奶了小雯才叫停下。

  接着小雯拿了许多的钢针叫小刚往海琴身上扎去,在小雯的命令下,小刚把钢针刺进了海琴她娇嫩的乳房,阴户,阴蒂,大腿上,痛得海琴不断尖叫。海琴嫩白的乳房上,小孔越来越多,有的还冒出了血珠,阴户痛得不断抽筋。小雯则在一旁大笑。

  然后小雯伸出一只丝袜脚直插进海琴的阴道,硬捅进紧狭的子宫口,海琴痛得直叫,但小刚按住了她的四肢,她又不能反抗。

  小雯用力把整只臭袜脚顺着淫水插进去,然后,她又开始扭动脚丫大力碾压海琴嫩嫩的子宫内壁。海琴平时那经受过这种折磨,自己最敏感的器官让一个小丫头用臭脚尽情的折磨,痛得她全身颤抖,直翻白眼。而小雯的另一只脚则死死的压出了海琴白白的乳肉,加大海琴的痛苦。

  小雯尽情地欣赏黄海琴的惨叫,一边还加大力气践踏海琴的子宫,直到她觉得过完瘾了,脚猛地一抽出来,大量粘粘的浊液从海琴的子宫里随着丝袜脚流了出来,流了一地……

  晚上睡觉的时候,海琴跪在小雯的脚下,用力的挤压自己的乳房,奶水流到盆里,小雯用它来洗脚,小雯很是高兴。

  「以后我洗脚,就用你的奶水伺候吧。」小雯对海琴说。

  海琴笑道:「奴婢这对奶是世上最贱最臭的烂奶,狗吃都嫌脏呢,怎么配给主人洗脚呢?」

  这时小雯和小刚听了哄堂大笑起来,今过这一天的调教后,海琴已经成了真正的母狗,她已经彻底臣服于自己家的保姆小雯。接下来,就剩下小刚的爸爸——海宾了。

  张海宾今年40岁,可是他已经是国内富豪榜上排的上前10位的大富豪了,是XDY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会主席。据估计他的总资产约10亿美圆。他的创业生涯在公司员工中一直是一个神话。他也是公司里的很多女人的偶像,他有本事,有胆识,有智慧,同样对于爱情也十分忠诚。

  他的妻子黄海琴是在某市的政府机关做干部,而据说今年已经成当上了该市的副市长。黄海琴美丽高贵,也很聪明。两夫妻结婚那么多年,还是那么恩爱。还有一个就是海宾的儿子——张小刚。他17岁的儿子也继承了他们夫妻两的优点,聪明,英俊。在加上他的身世。据说也是许多少女追求的对象!

  本来十分幸福的家庭就这样被破坏了,而破坏这个家庭的竟然是个小保姆。
  自从那件事情发生后,海琴和小刚两母子都成了小雯的东西了,是什么东西呢?只有小雯想他们是什么东西他们就是什么东西,现在他们母子两对小雯来说已经是连狗都不是了!自从小雯知道张海宾的事迹后,再加上看了他的照片。不知为何,竟然激起了小雯的无限兴趣。

  张海宾后天就要回来了,于是她开始准备这一个邪恶而可怕的计划……
  这个计划分四层来实施,第一层,就是要强迫自己的那两只母子狗发生乱伦,强迫他们发生性交!

  小雯对小刚说:「主人要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是不是?」

  「是,主人的命令,狗不敢不服从,就算赴汤蹈火,上刀山下油锅,狗也在所不惜。」

  这时,小雯的脸上露出了邪恶的笑容,小雯把嘴翘到小刚的耳朵里:「好,别说那么好听,今晚我要……你……强奸……你妈——黄……海……琴!」
  小雯故意慢慢吞吞的小声说道。只听的小刚心惊胆战,他简直不敢想象。可是小雯的语气充满了命令,对小刚来说这个命令充满了死神般的恐惧!

  「快,把这个药我吃了。」小雯说完后把药塞进了小刚的嘴里。

  「主人,这是……」小刚奇异的问道。

  「哈哈,这是催情药,也就是春药,哈哈哈,上吧!我等着你的好消息哦!」

  原来小雯在晚上调教海琴的时候,在「圣水」中放了安眠药,同时也加了点春药。这个时候的海琴由于安眠药的作用,正在熟睡在床上。

  说起此淫药对女人的发作期三天,其特性为:第一个月性欲达到极致,完全无任何自我意识,听主人的命令作任何事,第二个月性欲高昂,知道自己是谁,但还是昏昏迷迷的,第三个月性欲稍退,有清醒的意识,但暂时忘记过去的事。而小刚的发作期只有一天,就是今天晚上。

  这时迷迷晕晕的小刚被小雯用一只狗链牵到了海琴的床上,叫他把海琴全身上下都脱光,然后干她。而小雯则端坐在椅子上,欣赏着这对母子乱伦的情景,而一边也放了个DV准备拍摄这一画面。

  催情药的作用慢慢发生作用了,小刚只觉得全身上下发热,顿时汗流夹背。全身都湿透了,于是他脱光了衣服裤子,赤裸着身体爬到了床上。

  「干她!」小雯威严的命令到。

  这个时候被安眠药弄睡的海琴忽然醒了起来,「老公,是你吗?你回来了。」这时的海琴把小刚看成了自己的丈夫海宾。此刻的海琴犹如一条发春的母狗,满脸修红,似乎又回到了以前和丈夫第一次做爱的时候,她深情的看着他。她赤裸着身子忘情的淫叫着。胸中那股黑色的火焰已经燃烧到了最高峰。她的乳房也胀了极点,阴道里更是水流成河……

  这时的小刚也配合着母亲的节奏,不断的用手触摸着海琴的全身。小刚把海琴按在床上,舌头乱舔、双手不断游移,海琴欢愉的配合呻吟。

  小刚道:「宝贝,你自慰给我看吧!」

  海琴很听话的张开自己雪白修长的大腿,用纤细的手指按摩自己的阴蒂,淫水不断的泛滥,另一支手的中指在片刻后插入自己的阴道内。

  「啊!OH!OH!好爽!快插我!」海琴疯狂的大叫着。

  小刚立刻将肉棒整支插入黄海琴的花瓣,直抵子宫,不断抽插进行活塞运动。

  海琴禁不住的浪叫:「好哥哥,好爽,好爽,再来,再来,不要停,我要疯了!啊!啊……」

  平日贞洁高贵的海琴,在淫药的驱使下,显露突出喜欢交和的本能,动人的胴体张开腿躺着,接受小刚的一次次的插入。不久之后,小刚将海琴移到上位,海琴主动的上下摆动,好似永不满足。

  小刚的双手,也不断的揉捏海琴那一对令人屏息然觉只能幻想的圣峰。活塞运动进行了一段时间,小刚突然得龟头一阵刺激,肉棒一阵颤动,就把狂射的精液一滴不漏的全挤入海琴的体内……

  就这样小刚开始了他的一生当中第一次的性交,从男孩成了的男人,可是他却等于强奸了自己的母亲。两人也许晚上做的太累了,抱在床中慢慢的熟睡下去。而这一夜全部都被小雯个记录下来了。

  第二天,小刚和海琴醒来的时候,发现各自赤裸着躺在床上,他们终于知道了昨晚……

  这时的小刚由于一时之间接受不了,像只疯狗似的抱住头,飞快的跑走。而海琴似乎不敢相信,傻呆呆的在床上。

  「哈哈,好戏,要开始了……」这时小雯走进了屋里。

  「是你,你为什么……」海琴飞快的像小雯扑了上去,她知道了这一切都是小雯的计划的,可是海琴还没冲到小雯跟前,就被一个黑人和一个外国白人使劲的拌到在地上。其中有一个看过去好象日本人的男人像只狗一样的跪在小雯的脚下,而小雯则用狗链牵着他。原来这三个人,都是小雯的奴隶,一个是黑人,身高195。还有一个是美国人和日本人。

  海琴被拌到以后,美国人和黑人使劲的用脚揣着她。

  「小白,小黑,住手!」小雯命令道。这时两个男人抓住海琴的左右手,像押犯人一样,把海琴押到小雯脚前,然后用脚踢了海琴的腿弯,使海琴跪下。
  「贱货,婊子!你竟敢反抗我!」小雯使劲的甩了海琴两记耳光。说完后,用鞋尖狠狠的往海琴的喉咙上踩去,接着又狠狠的踢海琴的肚子。

  由于今天小雯穿着的高跟鞋,似乎是很名贵的那种,鞋尖特别硬,不一会,海琴的身上已经被踢出了血。

  「狗日,把这女人给我拖进去,好好的,看着她。」小雯对那个日本男人说道。

  今天是张海宾回家的日子。一路上,海宾万分激动,「终于回来了,好久不见了,小刚。」海

  宾来在快到自己家时忽然发出了感叹。

  不过在家里,小雯已经作好了准备,她在小刚家客厅中的一个大屏幕电视上,重复播发了昨晚的那一情景。这时海宾的车已经到了楼下了,他打开了大门,这一刻,他充满了激动。

  「小刚,爸爸回来了。」海宾打开了大门,走进了客厅时,发现了电视屏幕上,在播发的色情影片。

  「哎,这孩子。」海宾忽然叹了口气,可是这时他发现电视中那个面露媚态的男女既然有点熟悉。

  「这……」海宾终于发现了电视屏幕上的那对男女居然是自己的妻子黄海琴和自己的儿子张小刚。眼中的一切看吓着了海宾,他呆呆的到在了椅子上。此刻的海宾不知道是愤怒还是绝望,他躺在椅子上,闭起双眼。

  「你的妻子给你带绿帽子了,而她的情人居然是你的儿子。你儿子和妻子居然背着你乱搞,你不觉的你做人实在很失败吗?」这时海宾看见一个身影走了出来。

  「住口……」海宾冲向前去,可是这时他发现既然是一个二十多岁的漂亮的女孩子,而且显得十分高贵。脚下跪着三个男人,被她用狗链牵着海摈立刻就被她的气质所震慑,她身材高佻而不失丰满,属于第二眼美人,就是那种越看越让人觉得漂亮那种,合体的名牌衣裤既显出高雅。女人该戴的首饰都有,而且都非常精美。

  良久,海宾抬起头望着这个美丽的女人。

  「你是……」海宾说道。

  这时女人诱人的双腿正在召唤,说:「来吧,忘记你的苦恼,从着里钻过去吧,忘记你的仇恨你的一切,从这里得到你新的生命吧。」

  这时海宾本来是由愤怒而慢慢的像被催眠似的,心慢慢的平静下来。海宾趴在了地上,首先看见的是一个诱人的美脚,那个脚似乎在对他挑逗似的,不听的流动着脚趾。

  「来吧,从我胯下钻过吧!」这个美丽的女孩——小雯说道。

  海宾这时热血在膨胀,理智埋没了,一种强烈的欲望支配着他。他突然朝小雯跪下,然后慢慢的从她的胯下钻了过去……

  原来海宾这么多年来都有一个秘密,那个秘密就跟小刚的一样,他们父子两都是一种女权心理,幻想被女人虐待。这也是小雯一次在海宾房间里无意中发现的日记本里写着海宾的秘密。就是那个笔记本让小雯知道了海宾的受虐心理,海宾每次心情不爽的时候总是一个人偷偷的自虐,有时候还去夜总会请小姐来虐待自己。

  海宾慢慢的钻过去了,可是刚钻到一半时,他停住了。

  「你还有什么事情还没来的及做吗?」小雯问道。

  这时海宾的愤怒之火就像火山大爆发一样,他握紧了拳头,翻起身来。
  「我要找到那个贱女人——黄海琴!」海宾愤怒的说着。

  「你找她吗,她现在就在房间里面。」小雯说。

  海宾听后立刻冲进海琴的房间里。「贱人,给我滚出来。」海宾冲了进去。
  由于催情药的作用还没退,现在的海琴连续这被那个黑人、美国人还有那个日本人三人伦奸。而海琴则像是感到极大的痛快似的,在床上拼命的淫叫着。
  「贱人。」海宾看到了以后大吼道。

  于是一把手甩开了三个男人,把妻子从床上拉下来,重重的甩了她好几记耳光。海宾的心理无比的愤怒、痛苦以及羞辱,他不愿接受这发生的一切,他的妻子、儿子……

  终于这股怒气到了极点,这时他随手拿起了一把水果刀。第一刀,就往海琴脸上划去。

  「啊……」海琴捂住脸大叫,此刻的她似乎有一点清醒。

  「你不是觉得自己很漂亮吗?好!我今天就毁了你的容。」海宾说玩后,把海琴按在床上,一刀一刀狠狠的划像了妻子美丽的面孔……

  本来小雯以为海宾会杀了海琴,可是现在却改成了毁容。这一结果小雯也意想不到。

  「看来,这部戏越来越好看了,哈哈……」小雯疯狂的大笑。

  海宾在海琴脸上划了好几十刀后,海宾被小雯的那个黑人奴隶给抱走了,这是小雯吩咐的。海宾的身上沾满了鲜血,那都是妻子的血。

  「来,过来从这里钻过,做我的奴隶吧!」小雯就像对条狗一样对海宾说道。同时用手指勾引着海宾,海宾趴在了地上,慢慢的爬到了小雯的脚下。

  「来吧!先把你的衣服脱了。」说完,海宾立刻脱掉了衣裤,赤裸着身子跪在小雯脚下,而小雯则抬起右脚,钩起海宾的下巴说:「想做主人的狗吗?想的话,快钻过来啊!」小雯充满了挑逗语气。海宾慢慢的钻了进去。

  「哈哈……从现在开始你已经不再是人了知道吗?」小雯说道。

  海宾说:「奴才知道!」

  「现在我帮你取个名字,叫什么呢?不如就叫旺财吧!怎么样啊?」小雯问道。

  「汪汪……」海宾真的像条狗一样的叫了起来。

  「乖!」小雯用手抚摩着海宾的脑袋。

  在海宾的公司里,因为近日老板不在,许多事情都没发完成。错过了许多生意,尽管公司的高层一直联系海宾,可是始终没有结果。

  海宾的秘书——胡枚,是一个25岁美女,大学研究生,是公司许多员工所追求的对象,可是胡枚心中已经有个暗恋对象,那就是海宾。尽管海宾已经结婚了。这几天,胡枚好几次联系海宾,无论是手机还是小灵通或者家庭电话都打遍了,甚至还联络了海宾的司机——陈自强那里。陈自强,30岁,未婚,是XDY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的总裁张海宾的专用司机。一直暗恋胡枚,可是胡枚就是看不上他。

  对海宾来说,张海宾这个名字已经消失了,现在他的名字叫旺财。他是主人李小雯的一条狗,那么他以往所拥有的一切权利都要归给小雯管了,于是海宾吩咐律师来。他要把自己的一切,甚至把自己多年的心血XDY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里所有的股份全部转到了李小雯女士的名下。

  一个月后,张海宾最后一次回到公司,开了个全体员工大会。宣布自己已经将所有的权利归给李小雯女士所拥有。公司上下的所有员工都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女人给震惊了,海宾的秘书胡枚,更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公司总经理李德成以及各部经理更是为此闹翻了天,可是海宾却谁也不见。

  他现在只专心着做自己的小狗角色,为主人服务。公司的一切已尽归小雯一个人所拥有。

  不久以后,小雯就正式的接管了海滨的公司和所有的财产,成了一位拥有数百亿资产的女富豪,成了一位领导公司里几百名员工的少女总裁。

  小雯真是太兴奋了!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一个二十多岁的小姑娘,从一个小保姆摇身一变,居然有一天会变得像现在这样威风!拥有这么多的财富,这么高的地位。小雯当上了女总裁,为了实现对公司的完全控制,小雯对公司的人事做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将反对她的人统统的辞退,安排自己的狗奴进入到公司里,为她效命。小雯利用自己高贵的气质和漂亮的容貌,征服了公司其他的股东—那三个老男人,已经成了她裙下的狗奴。

  自此,小雯完全控制了公司的一切,整个公司已经彻底的成了小雯的个人皇国,她已经变成了一位集优雅、美貌、智慧、权势、财富、冷漠、残酷于一身的邪恶女皇。

  小雯在公司里飞扬跋扈,为所欲为,她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圣旨,大家都不敢违抗她的命令,都纷纷臣服在这个美丽女孩的威严之下,甘愿受她的统治,受她的奴役,受她的驱使。

  这种高高在上,颐指气使,有人服侍的生活,让小雯的野心也越发膨胀起来,他已经不满足于当女总裁了。她命令公司所有的人见到她都要向她下跪磕头,叫她女皇,还招来了大批男奴女奴来伺候她。

  臣下们为了讨好他们美丽而威严的女主人——李小雯,便在市郊买下了一座豪华的别墅,改造成为女皇的宫殿,拥戴她成为真正的女皇帝,小雯在众人的簇拥下,住进了女皇宫,她将在这里登基,建立自己辉煌的女皇帝国。

  几个月以后,金碧辉煌的女皇宫里,XDY集团至高无上的美女总裁——李小雯,斜躺在一张宽大的沙发上,一群女奴正在小心翼翼的侍奉着她,一个女奴给小雯梳着头,一个女奴给小雯戴上项链和戒指,两个女奴跪在小雯的脚下给她穿上镶满了宝石的高根皮靴。

  还有三个奴隶,他们是张海宾、黄海琴和张小刚。海琴在用力的挤着自己的乳房,海宾托着盆子接住流出的奶水,小刚则用手帕蘸着奶水为小雯洗脸。小雯凤目微闭,尽情的享受着。

  小雯站在一面圆形的落地的镜子前,一个女奴给小雯披上黑色的披风,一个女奴端着小雯的长长的黑瀑布一般的秀发,披在她的香肩上。一个女奴手里捧着一顶金色的皇冠,给小雯戴上,「走开!」小雯蛮横的一把夺过来,自己戴在头上,「我要亲自戴上它。」

  一个男奴进来跪在小雯的脚下禀报:「总裁,不,现在应该叫您女皇了,女皇陛下,一切都为您准备好了,您可以登基了,请您当我们的女皇。轿夫们来接您登基。」

  小雯命令道:「好了,你们都退下吧,叫他们跪在外面等候我。」

  「遵命,女皇。」众奴隶小心的退下了。

  小雯的玉手拉着披风,摇动着身姿,欣赏着自己在镜子中美丽的倩影,得意的笑了:「我好威严,好漂亮!」小雯踩着轿夫的背,高高在上的坐在了滑竿上,细细的高根插进轿夫的肉里,矫夫疼的浑身颤抖,却不敢叫出声跪在地上一动不动。八个轿夫抬着小雯走向了皇朝大厅,路上铺着精美的红地毯。

  小雯踩着轿夫的背,走下了滑竿,大厅内外所有的人都惊呆了,女皇在这一身装扮的映衬下太美了:漂亮的脸蛋,雪白无暇的肌肤,不怒自威的凤眼,一头黑瀑布一样的长发披在香肩上,散发着青春的光彩。头上戴着金色的皇冠,高挑的身材,披上一件黑色的披风,一身金光闪闪的套裙,威严高贵,霸气十足。一双黑色的皮靴穿在小雯的玉足上,时时闪耀着的钻石的光辉,震慑着所有的人!小雯缓缓的走向了自己的宝座。

  所有的人,大气都不敢出,只有小雯女皇的皮靴踩在大理石地板上的声音。小雯走到宝座前。宝座是纯金打造的,一只凤头高伸在靠背,两只龙头却屈辱的藏在脚踏上。小雯凤目微闭,一只玉手抚在胸前,对自己说:「女皇帝,我现在要当女皇帝了!」小雯女皇威严的转过身来,坐在了宝座上。

  所有的人激动的的跪下来高呼:「参见女皇陛下,女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祝女皇陛下青春永驻,永远美丽。」

  女皇看着脚下的她的臣子们,得意的大笑着,妖艳的声音回荡在宫殿中,一种君临天下,惟我独尊的快感流遍全身。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