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魔王与冒险者】(04)【作者:忧伤克劳德】
【魔王与冒险者】(04)【作者:忧伤克劳德】
字数:1057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04:梦想的破灭(BADEND)

             兰德死亡15小时后

  垃圾镇,基利安旅馆

  正午时分,休息了一夜的夏洛特一行人在花了一上午的时间赶路之后终于抵达了魔性森林入口附近的城镇——垃圾镇。垃圾镇原本只是一个普通的小村落,
  却在魔性森林的探险产业出现后逐渐因为地理优势而得到了极大的发展;在镇长
  基利安的带领下,村民们利用简易的材料在一夜之间将原本的小村落扩建成魔性森林附近最大的商业城镇,而「垃圾镇」的名字也由此而来。绝大多数的冒险者在进入魔性森林之前,都会选择垃圾镇作为自己的出发点,在镇上招募伙伴以及购买补给品。

  夏洛特等人来到镇上后,女孩们为了能够享受久违的热水澡而第一时间冲向了镇长基利安经营的旅馆。只是当他们刚刚迈进大门,就发现里面充斥着一股剑拔弩张的气氛:旅馆的接待大厅里,两伙人隔空对峙着。左边的三人以一名身着
  布雷斯特王国的制式盔甲、手持一柄火红色长剑的女骑士为首;她的身边站着一
  名穿着一件红色皮甲、头上绑着一根红色头带的男佣兵和一名穿着红白相间的巫
  女服的异国少女。另一边,一名身着带有「炽焰骑士团」徽记的盔甲的女剑士与对面的女骑士四目相对;她的身边,一名有着健康的小麦色皮肤,身形高大,手

  握大斧的女战士正用仇视的眼神盯着对方的男佣兵;一副边洲的女道姑打扮的少
  女则正用复杂的神色注视着对面的巫女。看起来,双方似乎因为某种原因而产生了冲突,而且随时有可能上演一场「全武行」。

  原本夏洛特并不打算介入冒险者之间的冲突,却在发现其中有自己的熟人以后感到一丝犹豫。就在这时,夏洛特的身后,来自「炽焰骑士团」的少女们认出了女剑士的身份,她们一边呼喊着:「塞西莉亚副团长——」,一边围了上去。
  听见少女们的声音,名为塞西莉亚的女剑士似乎有些错愕,但当她确确实实地看清楚自己那些失陷在森林里的可爱部下们的脸庞时,还是情不自禁地露出了喜悦的笑容:「大家,大家都没事吧?你们是怎么逃出来的?对不起,我没能去营救你们。」说到后面,她似乎又有些羞愧地低下了头。

  「是夏洛特先生从『黑犬』坏蛋们的手上救下了我们,对了,他是一位教宗国的骑士呢!」一名少女做出了回答。

  「太好了,塞西莉亚副团长、卡拉队长还有雪涟小姐都平安无事呢!」
  虽然对部下提到的「夏洛特」这个熟悉的名字做出了明显的反应,但塞西莉亚很快就被少女们围在中间,聊起了她们失散以后的事情……

  突然闯入的少女们,中断了大厅里的对峙。意识到对方的「援兵」到了,女骑士和她的伙伴们果断地离开了旅馆,与还站在门口,犹豫着是否要和对方打招呼的夏洛特擦肩而过。而卡伦三女则在看见女骑士之后就一直躲在角落里,直到他们离开后才进入旅馆,一副生怕被认出来的样子。

  不久之后,塞西莉亚从部下们的「包围」之中挣脱开来,走到夏洛特面前,深深地鞠了一躬:「谢谢你救了我的部下,『炽焰骑士团』永远不会忘记你的恩情。」

  看着眼前的女剑士,夏洛特眼中闪过一丝犹豫的神色。但想到自己早晚会被认出来,他还是咬了咬牙,把自己的头盔摘了下来:「好久不见,塞西莉亚学姐。」
  只是他那刻意做出的冷淡的语气,完全不像是久别重逢的喜悦。

  听见熟悉的声音,塞西莉亚赶紧抬起头,发现对方果然是自己刚才想到的人:「好,好久不见。」她的语气听起来似乎有些手足无措。

  就在这时,一旁的小玉突然扑到了夏洛特的身上,双手紧紧地抱着他的左臂,用力地晃了晃,然后用甜得发腻的语气说道:「主人大人,快点去订情侣房间吧!
  去晚了恐怕就要被别人抢光啦!「说完,又朝塞西莉亚露出一个嘲笑败犬的表情。

  塞西莉亚显然是被小玉的话语愣住了,只能目送夏洛特带着同样尴尬的表情被小玉拖去了前台:「情,情侣房间?哎!!!」

  来到前台后,小玉对着女招待员说道:「来一间客房!」

  夏洛特忽然反应了过来,出言打断了她:「不,还是来两间吧。」

  见到夏洛特最终还是固执地订了两个房间之后,小玉脸上浮现出气鼓鼓的表情:「明明是难得的蜜月旅行,居然还是不能和主人大人睡在一起,好伤心,哭哭~ 」

  「才,才不是什么蜜月旅行吧!」虽然她一副梨花带雨的样子,但是夏洛特似乎早就习惯了,依旧坚持要了两间客房。

  「想要蒙混过关,结果被识破了吗?看来,只有『夜袭』这一个选项了!」
  小玉在心中下定了决心。

  就在两人订好房间,打算上楼去存放物品时,塞西莉亚叫住了他们:「夏洛特,无论如何,真的很感谢你的帮助。只是,你能花一点时间听一下我的请求吗?」
  她面露难色地说着。

  夏洛特闻言,停下了脚步。他缓缓地转过身来:「是想要请我帮助你营救弥赛拉会长吗?我在来这里的路上就听你的部下说过她的处境了。很抱歉,我现在还有任务在身,真的爱莫能助。」语气听起来很生硬,似乎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那么,在你完成任务之后,可以来帮助我们吗?」塞西莉亚并没有放弃,继续用希冀的眼神看着他。

  「我是不会去救弥赛拉的!」夏洛特的情绪突然有些激动:「我曾经那么信任她,我曾经那么憧憬她,可是她,可是她居然……你知道的,我早就和她决裂了。」

  「就不能看在我的份上帮她一把吗?她是被陷害的!」塞西莉亚的声音中似乎带有一丝哭腔。

  「……」夏洛特将他的眼神移向一边,沉默了许久,然后将视线缓缓转回来,注视着她泛着泪花的双眼,用自己听起来都觉得很过分的语气说道:「我们之间,早就结束了。」说完,他一边将握成拳头的左手用力攥紧,一边强迫自己决绝地转身离去。

  塞西莉亚闻言,眼眶中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她扑进身旁高大的女战士卡拉的怀里,痛哭了起来。眼下她伤心的样子,让人很难将她与那个一直举止优雅、自信满满的「剑舞者」形象联系起来。

  「难道说,夏洛特先生其实是塞西莉亚副团长的——前男友?」一名「炽焰骑士团」的女骑士下意识地说出了惊人的话语。其他的女孩子们闻言,在心底默认了这个答案,却不敢继续这个八卦话题。

  「站住——你这个妖怪!」就在这时,之前一直没有动作的女道士拦在夏洛特二人身前,指着小玉吼道:「你来到人间究竟有什么阴谋?」

  「你是在说我吗?」小玉闻言,伸出食指指了指自己,露出一副OvO的表情。

  看见对方用力地点头之后,小玉再一次紧紧地抱住夏洛特的手臂:「当然是和我的主人大人约会啦!是约会哦~ 」

  「总感觉是笨蛋情侣呢……」女道士雪涟吐槽一句,然后突然摆出一副大彻大悟的表情:「骗谁啊你!哪有妖怪和人类约会的!而且对方也是女生。说,你到底有什么阴谋!」

  「那个,我是男生。」夏洛特弱弱地反驳了一句。

  「居然有这么可爱的男生……」雪涟的气势瞬间消失了……过了一会,她摇了摇头,将这个念头抛开,继续坚持原来的判断:「这么强烈的妖气,你一定是魅惑了那位男士,然后打算利用他来支配他的家族,达到自己那不可告人的目的。
  对了,就像是历史上的苏妲己一样吧!「

  听见这个名字的瞬间,气氛似乎瞬间降至了冰点。即使是夏洛特,也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生气,不,应该说是愤怒的小玉:「你居然敢把我和那个骄奢淫逸的狐狸精相提并论,死刑!一定要判你死刑!」说着,她撸起袖管,一副马上就要冲上去揍人的样子。

  夏洛特见状,赶紧拉住了她:「小玉,冲动是魔鬼啊!她毕竟是塞西莉亚的朋友,不可以杀她的。」他用责备的眼神向塞西莉亚示意,然后拉着小玉的手上楼离开了。

  「你搞错了,小玉她对人类没有恶意的。」塞西莉亚抹了一把泪水,对雪涟说道:「我还在帝都高校的时候就认识他们了。小玉就像是夏洛特的家人一样,她先后和夏洛特的母亲还有夏洛特签订过魔法契约,是不会伤害夏洛特的。而且,她的咒术很厉害,招惹她是非常不理智的。刚才要不是夏洛特拉住她,你很可能会吃大亏的。」

  「难道说她是一个好妖怪?」从小接受「降妖伏魔」教育的雪涟一时还接受不了这个现实,她露出了一副义愤填膺的表情:「可是她迷住了你的男朋友,还故意那么刺激你!我实在是看不下去!」

  「是『前男友』!还有,他说的没错,我们之间早就结束了……」虽然塞西莉亚这么说,但女孩们还是能听出她的言不由衷……

  一小时后,夏洛特终于在客房里成功安抚了小玉的情绪,而付出的代价则是要在晚上当小玉的「抱枕」。当二人把行李都收拾好之后,夏洛特决定先去镇上的公告牌上看看近日将进入魔性森林探险的队伍名单。只是当他们下楼梯时,却发现「炽焰骑士团」的女孩们还聚集在大厅里。此刻的她们情绪低落,刚才重逢时的喜悦之情早已荡然无存。

  注意到夏洛特终于再次现身后,塞西莉亚抬起头,用幽怨的眼神盯着他,就好像在谴责他是个负心汉一样。

  夏洛特在她的注视下,心中不由得一痛。也许他并不像自己所说的那样讨厌弥赛拉,也许他对塞西莉亚的感情并不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已经完结,当他从女剑士身旁经过时,他突然停下脚步:「我,我们救不了弥赛拉,能够救她的只有你。女神告诉我,弥赛拉的天命,不会在那座罪恶的城市终结。」

  听到夏洛特的话语,塞西莉亚的心中重新燃烧起了希望。她知道夏洛特是一个虔诚的信徒,绝不会拿女神的预言开玩笑:「请告诉我,我该怎么做?」
  明明以前早就下定决心,绝不再为弥赛拉献上一计一策,可到头来还是做不到漠视塞西莉亚的请求。「不对,我只是在帮塞西莉亚,才不是在帮弥赛拉呢!
  嗯,就是这样。「想到这里,夏洛特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皇子归来之日,公女脱困之时。「

  听到夏洛特的话,塞西莉亚立即意识到自己之前一直都忽略了一个人:弥赛拉的好友、帝国的大皇子——「钢铁雄心」卡尔。卡尔是帝国的皇储,也是弥赛拉的政敌最惧怕的人。所以,他们只敢在卡尔带兵出征的这个时机对弥赛拉突然发难。一旦卡尔归国,形势很可能就会逆转。想到这里,塞西莉亚的心中,对营救弥赛拉的把握又增加了几分。只是当她想要向夏洛特道谢时,才发现他已经离开了……

  公告牌前,夏洛特发现有两批人打算进入魔性森林。第一批是布雷斯特王国的女骑士克丽丝和她的伙伴们,她们打算进入森林营救深陷其中的其他女性冒险者;另一批则是镇上的赌场老板吉斯莫和他手下的打手,他们打算向欠下一大笔钱的某个「黑犬」佣兵团成员收取赌债。

  吉斯莫原本是一名塞拉曼出身的商人,据说因为商业上的失败,他被赶出了塞拉曼。后来,他看中了垃圾镇的商机,用自己所剩不多的资本在镇上开设赌场,倒也勉强算是东山再起了。只是,传闻他一直想要重启自己在塞拉曼时的奴隶贸易,却因为镇长基利安禁止人口贩卖的禁令而一直没能成功,他也一直因此而怀恨在心。

  从村民们的口中得知吉斯莫的风评如此之差,夏洛特第一时间就放弃了和他的打手合作的想法。那么,剩下的选项就只有一个了:西方同盟国的女骑士——克丽丝。在村民们的指引之下,很快夏洛特就在镇上的冒险者公会里找到了正在招募伙伴的克丽丝一行人,以及之前被夏洛特顺手救下的三位女冒险者:「红狐」
  艾米莉、「蓝鹰」卡蒂娜和「黑弹射手」卡伦此时正以土下座的姿势跪趴在女骑士克丽丝的面前:「实在是对不起,我们之前财迷心窍,居然打起了您的佩剑的主意。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求求你原谅我们吧!」也许是之前落入「黑犬」佣兵团手中的惨痛经历磨平了三女平日里的锐气,也许是夏洛特一路上的说教起了作用,三女一副幡然悔悟的样子,郑重地向女骑士道歉。

  也许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场面,克丽丝一时有些手足无措。在一旁的佣兵威尔拉了拉她的袖子,才让她反应过来。她赶忙弯下腰,将几位女冒险者从地板上扶起来:「好啦好啦,我原谅你们了。」

  在得到克丽丝的原谅后,三女与她客套了几句后便借故离开了。走出公会时,她们的脸上满是如释重负的表情。看见夏洛特到来后,卡伦向他深深地鞠了一躬:「谢谢你救了我。以后我会洗心革面,再也不做诱拐女性的事情了。」一旁的艾米莉和卡蒂娜也是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夏洛特见状,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说道:「如此便是再好不过了。愿女神指引你们前进的道路。」然后便走入了公会的大门。进门前,他仿佛听见三女在他身后悄悄地说:「他真可爱,他真迷人,他真有趣,他一定是女神派来拯救我们的小天使!」

  找到克丽丝之后,夏洛特立即开门见山地说出了自己的来意:「你好,克丽丝女士。我是教宗国的骑士夏洛特,奉教宗大人之命前往魔性森林。听说你正在招募伙伴进入森林,我和我的搭档可以加入你们吗?」

  克丽丝盯着夏洛特看了一会,然后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①拒绝

                ②接受

  选择①的场合:

  「阁下的口音听起来是帝国人吧!」克丽丝的语气听起来很警惕。

  「是的,我是在帝都出生的,直到一年之前都生活在那里。」夏洛特很坦然地承认了。

  「刚才在旅馆里,我看见你和『炽焰骑士团』的人待在一起。果然,你和她们是一伙的吧!」克丽丝的语气变得严厉了起来。

  「我只是在来镇上之前解决了几个山贼,救出了那些可怜的女性而已。」夏洛特的目光依旧坦然地注视着她。

  「你腰间的那把突刺剑,是帝国军的士官的制式武器。果然,你是帝国军的走狗吧!」克丽丝的语气已经近乎是拷问了。

  「我曾经在帝都高校就读,这把剑是每个学生毕业时都会收到的礼物。我现在是教宗国的骑士,身与心都已奉献给诸位女神。我与我的家族、帝国都已经没有任何瓜葛了。」

  「果然,我还是不能信任你们帝国人!」直到最后,克丽丝依旧没有改变自己的态度。

  「好吧,到明天正午为止,我都会待在镇上的旅馆里。如果你改变主意了,随时可以来找我。」见自己碰壁了,夏洛特只得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身离开。
  「请留步!」就在这时,一直在克丽丝身后一言不发的异国巫女小姐开口了。
  她指了指小玉悬挂在腰间的那面镜子,用不可思议的语气说道:「为什么,为什么八咫镜会在你的手上?」

  「莫非你也是来自海的另一边吗?难怪你会认识八咫镜呢!」小玉把八咫镜从腰间取下,轻轻地用手抚摸镜面,然后接着说道:「要说为什么,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呢。毕竟,大概在400年前,八咫镜就由鸟羽上皇送给我了呀!」
  「这不可能!这么多年来八咫镜一直由我们神代家族看守。等等,400年前?

  鸟羽上皇?难不成你是传说中的妖女——玉藻前?「思及此处,巫女静流立刻摆出了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哎?可是八咫镜一直在我的身边呀?你们家族看守的应该是仿制品吧?」
  小玉只是困扰地歪了歪脑袋,全然无视她的敌意。

  「仿制品?原来是赝品吗!皇室将如此重器交托给我们家族,原来不是信任,而是根本就不担心吗?父亲、母亲、伯父还有伯母,他们算计了一辈子,结果只是在抢夺一件赝品!我们都是一群笨蛋!」巫女流露出一副凄苦的表情。

  深知小玉不愿意提及自己伤心的过往,夏洛特向众人致歉后赶忙拉着她退出了公会的大厅。

  大厅里,佣兵威尔还在向克丽丝抱怨:「你应该相信那个女骑士的话。她可是教宗国的骑士,诚信可是她们的守则。还有,加入教宗国的骑士团之后,她们就必须为女神献身,终生不得结婚生子,自然也就放弃了家族的继承权,和自己原本的家族就再也没有关联了。另外,她看起来就很厉害。我可是听说了,她一个人就干掉了『黑犬』的十几个人呢!」

  克丽丝闻言,也有些后悔,但还是逞强地说道:「我的祖国现在正在和帝国军交战,我实在是没有办法相信一个帝国出身的人嘛!」

  「好吧,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在这样下去,我们可是没办法凑齐探索森林的人手啊!」威尔摆了摆手,决定不再讨论「女骑士」的话题。

  「事到如今,只有和赌场的吉斯莫联手了。」

  「哎?你不会真的要和那家伙合作吧!」

  「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了。」

  「吉斯莫可不是什么好人!我可信不过他。」这时,巫女静流提出了反对意见:「而且,无论是那个女妖怪,还是八咫镜,我都要好好调查一番。抱歉,我不能再陪你去森林探险了。」说完,她向二人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向夏洛特离开的方向追了上去。

  「看来,我只能去找那个商人了。」

  「不再考虑一下吗?我听说过一些关于他的不好的传闻。」威尔的语气中满是关切。

  「不用再考虑了!已经没有其他选项了。」然而,克丽丝似乎并没有领会他的意思。

  十分钟后,克丽丝和威尔来到了吉斯莫的赌场。说明来意后,双方很快就「相谈甚欢」地「达成共识」。毫无戒心的克丽丝无视了威尔用眼神传递来的警告,喝下了吉斯莫敬来的酒,很快就失去了意识……

                六天后

  魔性森林深处,原「黑犬」佣兵团据点

  兰德死后,「黑犬」的残党一下子失去了主心骨,险些散伙。就在这时,吉斯莫带着他的人手来到了他们的驻地,收编了他们。除了打算重启奴隶贸易,吉斯莫似乎还打起了镇长职位的念头……

  「当山贼果然就是爽啊!又能挣钱,又能抓女人。」一名吉斯莫的打手说道。
  「是啊!尤其是魔性森林里,抓来的女人个个都是极品啊!」一名「黑犬」
  的残党说道。

  「不过,要说最棒的,果然还是那个伯爵小姐呢!」

  「我们这里谁不是这么认为的呢?」很快,众人发出了淫荡的笑声。

  「话说回来,老大好像要我们回镇上了。」

  「也差不多是时候了!这一次,垃圾镇是我们的了!」吉斯莫的部下们似乎对于掌控城镇信心满满。

  「那些女人该怎么处理?」这时,一名吉斯莫的打手提出了疑问。

  「玩坏的和怀孕的就地解决,其他的就当做货物卖掉好了。」一名前「黑犬」
  成员熟练地说出了他们往常的做法。

  「伯爵小姐怎么办?难道也要处理掉吗?这样未免也太可惜了吧。」

  「她知道的太多了……」

  山贼们一边交谈着,一边走到了他们称为「母狗窝」的关押女奴隶的营地。
  此时的克丽丝正一丝不挂地仰面朝上被绑在两根木桩之间,她的身上沾满了男性的体味。

  「啊啊啊——」肉棒在克丽丝的腟内上下移动着,受到冲击而本能地发出声音的她被山贼们包围着。

  「嘿嘿嘿~ 真是可爱呢,伯爵小姐。现在连话都不会说了。」山贼们嘲笑着她。

  「啊啊啊——」在被持续轮奸了几乎一周后,克丽丝的内心似乎也已经崩坏了。

  「谁~ 都没有来救你哦!已经过去一周了哦!」

  「啊啊——呜,啊——」想要用语言反击,却连一个词都说不出来,只能发出呻吟。

  「那个男人叫威尔是吧?他是你的恋人吗?一开始不小心让他逃掉的时候还吓了一跳,结果,完全没有要来救你的意思嘛!你被他抛弃了哟~ 」山贼们恶毒的话语充斥在她的耳朵里。

  「不,不是的!威尔他,他不会……」终于,克丽丝还是艰难地用语言做出了徒劳的抵抗。明知这没有意义,她的心底还是在懊恼和悔恨中做出了回击。
  「这一周以来,我们这里的每个人都把你从头到脚完完整整地玩弄过了哟~你打算怎么和他说呢?」一个山贼坏心眼地问道。

  「就算身上沾满了其他男人的精子,威尔也还是会接受你的吧!毕竟是好不容易追到手的贵族大小姐呢!」另一名山贼的语气里满是嘲讽。

  「呜……」内心已经被逼上了绝路,克丽丝的泪水夺眶而出。

  「所以,差不多该放弃了吧!你已经没办法回到恋人的身边了哟~ 」
  「呜——咳咳~ 呜呜呜——啊啊……」克丽丝哭得像一个孩子一般。
  「话说回来,做了这么久,克丽丝也差不多该怀孕了吧!」一个山贼突然提出了这个问题。

  「唔?啊啊——」克丽丝拼命地摇头,想要拒绝这个可怕的结果。

  「嘿嘿,她的反应和前几天完全不一样,好像很期待呢!」

  「不,不是的……」

  「哈哈,不可能怀不上的!你知道这几天我们射进来多少精子吗?」正在克丽丝体内抽插的山贼坏心眼地抚摸着她微微隆起的小腹,就像是她已经怀孕了一般:「我们之中某个人的孩子正在茁壮成长哦,他会喊你妈妈吧!」

  「不,不要……呜呜……」克丽丝竭力想要否认,可是身体却本能地迎合男人的抽插。这一周里,她一直受到男人们的虐待,彻底沦为他们的肉玩具,「只有乖乖合作才会少受痛苦」的观念被深深地印在她的脑海里。

  「既然伯爵小姐觉得没有怀孕,那行,今天一定要让你怀上不可!我们每个人都会射进你身体的最深处哦~ 」在克丽丝体内抽插着的男人故意抵在她的耳畔说道,说完,甚至以更快的速度冲刺起来「哎?啊——不要……」克丽丝拼命地开始摇头。

  「在我们侵犯你的时候,请想好小鬼的名字哦~ 因为,你肯定会怀上的!」
  「啊啊!呀——不要……呜呜……」如同孩子一般,克丽丝一边哭闹着,一边用力地摇头,只是,在场的男人们根本不会理会她。

  「呐,你的这边好像还空着呐!」一个山贼抬起克丽丝的身子,然后躺在她的身下,掏出肉棒刺入她的菊穴。

  「唔唔——啊!」突如其来的侵犯和粘膜上的痛感让克丽丝不自觉地发出悲鸣。

  男人们缓缓地把克丽丝的双腿分得更开了一些,娇小的她在前后两人的冲击中上下颠簸。

  「假如伯爵小姐生下山贼的孩子,即使是恋人也会嫌弃你吧!」

  「那是当然啦!这种怀上别人家孩子的女人,倒贴都没人要吧!」山贼们一唱一和地继续欺负伯爵小姐。

  「不,不要……呜呜……不要小孩子……」

  「我要中出啦!做好觉悟吧!」说着,山贼在克丽丝体内的肉棒又膨胀了一圈。为了登上绝顶,他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不,不要——啊啊!好痛……求,求求你……稍微,慢一点……不要……」
  「还没射精就开始哭喊了呢,克丽丝酱好可爱!好好看着自己受精的瞬间吧!」
  听见「受精」二字,克丽丝顿时寒毛直竖:「不,不要啊!威,威尔……救我……」她拼命地摇着头。

  「呵呵,别把视线挪开啊!这可是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啊!」克丽丝身后的山贼用力地抓住她的头,强迫她看向自己下身的结合处。

  「呀——住,住手啊——」虽然想要抵抗,但在两名壮汉的包夹之下,克丽丝根本动弹不得。

  「好了,要射进最深处了,一定会让你怀上哒!」在小穴中抽插的山贼一把用力地抓住克丽丝的双腿。

  「呀——啊,呜呜……饶,饶了我吧……」意识到即将到来的绝顶,克丽丝背上感到一阵恶寒。

  突然,男人的肉棒一口气刺进克丽丝体内最深处,停止了运动。

  「噫……呀!啊啊啊——」伴随着男人的射精,克丽丝的嘴巴一张一合,身体也开始一阵一阵的抽搐。

  就在这时,身后的男子也开始了喷射。

  「啊,这么多,全都射进来了……完蛋了……」感受到腹部和臀部的暖流,克丽丝不禁悲伤地想到:「对不起,威尔。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再也没办法回到你身边了……肯定会怀上这个男人的孩子的……好恶心……」

  想到这里,克丽丝再也忍受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喂,别欺负伯爵小姐啊!我都要看不下去了。」身后的男子的肉棒依旧深深地插在克丽丝的体内,他轻轻地抚摸着克丽丝的头顶,就像是在安抚小动物一般。

  「切,你不是也玩得很爽吗?」前面的男人从克丽丝身上离开:「好啦,反正是最后一天了,我们当然要玩得尽兴一点啦!」

  「最后……一天?」克丽丝从这句话中听到了一丝希望:「难道他们终于要放我离开了吗?」

  「老大命令我们回镇上,所以之后就不能再和你玩啦!」

  听到这里,克丽丝的眼底重新燃起了希望。

  「所以,差不多该试试那个了吧!」山贼的脸上露出残忍的笑容。

  看见那个表情的瞬间,克丽丝心中本能地赶到恐惧。她想要逃跑,却发现身后的男子紧紧地钳制住了她的身体。

  「听说,如果女人在高潮的一瞬间死掉,身体可是会蹦得紧紧的。」说着,山贼掏出了一把明晃晃的匕首。

  「明明说要让伯爵小姐怀孕的是你,说要杀掉她的也是你。欺负人也要有个限度吧!」

  「你明明也很期待嘛!」

  「你,你们不会是认真的吧?」克丽丝害怕得有些语无伦次。

  「你以为我们是谁?为了讨债,杀人可是基本功哦~ 」

  「其实我还是挺喜欢你的,伯爵小姐。嘛,以后我会怀念你的。」

  看着逐步逼近的匕首,绝望吞噬了克丽丝……

  突然,惨叫声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

  当克丽丝再度睁开双眼时,只看见一名血红色的骑士站在她面前。刚才还一直在侵犯自己的山贼们已经全部变成了尸体。骑士解下自己身上的披风,盖在了克丽丝的身上,然后以公主抱的姿势将她打横抱起。

  「谢,谢谢你,夏洛特。」克丽丝将自己的脸埋进披风里,小声地向自己的救星道谢。

  突然,夏洛特将克丽丝递给了另一个人:「你应该感谢威尔,是他找我们来救你,也是他找到这伙恶党的巢穴。」

  威尔用力地抱紧克丽丝,用泣不成声的语气说道:「对,对不起,都怪我没用。直到今天才找到他们的老巢。在你被他们抓住后,我第一时间就去找帮手了。
  这几天我一直在找你,我发誓!「

  克丽丝伸出手捂住了威尔的嘴巴:「我相信你!我一直相信你会来救我的。」
  ……

  几天后,克丽丝返回了布雷斯特王国。很快,有关于她意外怀孕的不良传闻出现了。当克丽丝小姐宣布要成为一名修女并终生不嫁人后,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相信和传播这个流言。克丽丝希望成为坚强的女骑士的梦想结束了。

  BADEND:梦想的破灭

  ???

  教宗国,圣都大教堂,萝拉的忏悔室

  「欢迎光临!」一身洁白圣袍的教宗萝拉缓缓地转过身来:「既然来到这里,就说明你做出了错误的选择,达成BADEND了呢!」

  「可是,人家不知道哪里错了呢?」身着黑色修女服的克丽丝满脸都是困惑的神色。

  「总之,先欢迎你成为我们的姐妹吧。」萝拉伸出手,轻轻地抚摸克丽丝的头:「这一话里面,克丽丝酱犯的错误是没有相信我们家夏洛特酱呢。」

  「我的祖国正在和帝国军交战,怎么都不可能信任一个可疑的帝国人吧!」
  克丽丝试图解释自己不相信夏洛特的理由。

  「夏洛特酱已经是我的人啦!咳咳,是教宗国的人啦!他和帝国已经没有关联了哟。」萝拉露出一个「和善」的微笑。

  「『他』?哎——夏洛特是男生?」

  「是呀,夏洛特酱这么可爱,当然是男孩子啦!」忽然,萝拉的语气严肃了起来:「还有,仗着自己是第一季的女主角就怀疑我们家夏洛特酱,不作死就不会死,为什么你就是不明白呢?」

  「我,我以为『主角光环』是无敌的。」克丽丝低下了头:「可是,人家还是想要当女骑士啦!」

  「嘛,虽然很遗憾你只当了一天的修女,但还是让你回到之前的时间线去吧。」
  萝拉念了一段咒语,顿时,整个场景都开始「溶解」,克丽丝的视野也变得一片模糊。萝拉的声音渐行渐远,却依旧清晰地传达到了克丽丝的耳中:「这一次,不要重复相同的错误了哟。」

  当克丽丝的视线恢复正常后,她发现自己又回到了垃圾镇的冒险者公会的大厅之中。这时,公会的大门被缓缓推开,红色的骑士和蓝色的巫女走了进来……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