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新狂人日记】(01-02)【作者:xldong1987】
【新狂人日记】(01-02)【作者:xldong1987】
字数:411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1

  我疯了。

  准确的说,医生说我是得了精神分裂。

  其实,我并没有真的疯,我的毛病其实是一个意外。

  这要从那本大家都知道的盗墓笔记说起。

  我高中毕业之后,没能考上大学,确切的讲,是我不想去考。我看惯了那些大学毕业之后,像个狗一样生活的毕业生。太没有意思了。

  我要挣大钱,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高中我就看了盗墓笔记,也跑了不少古董黑市,帮人跑腿,也交了几个行里的朋友,我觉得,这是一条发财的捷径。

  我们浙江附近,有不少宋朝的大墓,我从小就喜欢在山里乱跑,我知道有几个大墓的位置。

  和几个收货的朋友说好,预支了款项,卖了些工具,我就开始自己干。
  在附近的县城宾馆包了个房,买了个摩托,白天我在宾馆睡觉,晚上就去挖墓。

  完全按照盗墓笔记的搞法,我挖了半个月,挖了个盗洞,进了这个古墓。
  我准备了很多东西,满满一大包,比如黑驴蹄子,但里面没有书上的那种大粽子,旁边的油灯也没有灭。

  当然,我还带了非常亮的电瓶灯。

  费了好大劲,把楠木的棺材盖打开,里面没有臭气,只有一个美女,大概十八九岁的样子,栩栩如生的躺在里面。那女人穿着满华丽的白色宫衣,红色的绣袄,好像古代的妃子的打扮。

  美女那白皙欲滴的脸庞,如梦似幻的,看起来那么不真实,如天仙般的脸庞,月牙般的月眉,那双眼闭合,静幽幽的好像睡着一般。

  好看对我来说,这些并没有什么用,我是来盗墓的。并没有特殊的恶趣味。
  除了一些白锻子的被子和褥子,棺材里面没有什么陪葬品,让我大失所望。
  只有一对白玉的耳环,估计可以值点钱,聊胜于无。

  女人的美貌,让我简直不想离开,慢慢的把耳环那些拿下来,那水嫩嫩的脸庞摸起来像块滑嫩的绸缎,滑嫩到让人爱不释手。不自觉的摸了几把。

  解开那衣裙,衣料轻柔滑顺还透着兰花的味道,让人血冲下体,顶得裤子好难受。

  她的皮肤水嫩光滑,抱住她的双肩,把她瘦小的身体扶起,她的长头发一下子就覆在我的身上,好香好舒服。

  拨开柔软的白藕一样的手臂,拉开染红指甲的手指,衣服轻轻的就滑了下来的,露出宛如羊脂白玉的胸部,上面只留着件肉色的肚兜,那是很名贵的绸缎的布料,绣着一对美丽的鸳鸯,那撑起肚兜的乳房使两侧露出若有似无的沟痕,让我无限遐想。

  解开身体后面的丝带,肚兜就轻轻的滑了下来,露出粉红色的乳头。我不敢再看,小弟弟顶着我的裤子好痛,为了分散注意力,我就放下她,去脱她的鞋子。
  那美人的脚下穿着一双精緻刺绣的弓鞋,用白缎子的绣花脚套套住,露出出尖尖的鞋尖。

  那鞋子鞋底高弯,小巧玲珑拿在手上恐怕只有我手掌宽,鞋帮上绣满满邦的莲花。

  白皙如玉的腿,搭配精美的绣花绑腿,好漂亮好漂亮。

  这大概就是被称为三寸金莲的绣鞋。

  那鞋真的好小,那鞋仅只我手掌宽,一只手就可以握住,精緻刺绣,那弓鞋也像个香囊一样透出淡淡的幽香。

  赶紧脱下来都放在包里。

  然后就是白色绸子的亵裤。

  拉开亵裤上的绸带,露出嬴赢可握的细腰,和肥大的胸部和屁股形成鲜明的对比。

  薄如蝉翼的亵裤下,粉嫩色的幽谷若隐若现。

  轻轻的托起她的细腰,把亵裤了脱下来,里面是没半根杂毛的粉嫩般幽谷,白皙光滑,幽谷里面,有个白色的小头露在外面,用力拔出来,是个白玉的小小假阳具。

  赶紧放到包里收好。

  为了防止拿出去之后氧化朽坏,我把那些衣服都放在专门的塑料袋里,用手泵抽成真空,再放在黑胶带里防阳光。

  美女现在一丝不挂的躺在那里,就像一个雕塑。

  那些被褥都是上等货,但是拿不了,东西太多。

  正要离开,突然记得盗墓笔记上说过,她嘴里多半有玉之类的东西,我轻轻扳开她的樱桃小口,里面果然有一颗珠子。

  刚把珠子拿出来,美女就马上腐化,成了一个包着皮肤的骷髅。肉体变成一滩黄水,浸入了身下的被褥。

  香味也一下变成恶臭。

  我吓了一跳,赶紧跑开,这莫非就是佛家所说的臭皮囊吗?红颜本一梦,醒转万法空……

  但是,这个珠子看来真是个好东西。就好像书上说的一样,可以保身体不腐,看来发财了!

  想想那些有钱人,该出多少钱来买这个东西。

  想把东西放到背包里,但是带下来的装备太多,除了弓鞋和袜套,再也放不下别的。这回搞的东西有点多。

  我背好背包,一手拿着放美女衣服的袋子,一手拿着珠子,想从盗洞爬出来,可是手上有东西不方便,我把袋子咬在口里,去抓上面掉下来的绳子,珠子在手里不好抓绳子,于是我把珠子含在口里,再叼着袋子,抓住绳子爬了出来。
  刚出来,把袋子拿下来,我却惊异的发现,珠子在我嘴里融化了!

  我绝不可能在半路把珠子吐了出来,因为口上叼着袋子。也不可能吞下去,我应该吞不下。好像真的是融化了。

  我跌跌怆伧的爬上自己的摩托车,到了县城里的宾馆。

  到了宾馆,锁上门,我就觉得不对了,自己好像控制不了自己。

  心里面慌得要命。好想尿尿。

  当我跑进去盥洗间,正尿的时候,不自觉的看了下镜子,在镜子里面,我看到的是那个女人,非常诡异的正在站着尿尿。

  我本来该害怕,尖叫,但是,我却连害怕都没有,只是自己控制不了自己。
  然后,好像理所当然的样子。我把自己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来,我的胸口就开始慢慢的变化,最后胸部高耸,就和那个躺在棺材里的美女一莫一样。
  然后,我看见自己的阴部变成女人的阴部,

  我把袋子里的衣物拿出来,先是缎子的内裤,肚兜,给自己慢慢的穿上。然后是宫衣,绣袄,一边穿,一边轻抚自己的肌肤,滑滑的,软软的,好舒服。非常合身。

  我穿好衣服,在宾馆的床上躺下,就睡着了。

  好像梦到了什么,非常刺激,非常兴奋,但是后来醒来后却不记得了。
  第二天,我发现自己穿着那个女人的衣服,躺在宾馆的床上,吓了一跳,赶紧把衣服脱下来,放在真空袋子里。

  还好窗帘拉得严实,衣服损坏不严重,但是鲜艳的颜色已经没有了。我的身体还是原来的样子,没有变成女人。

  莫非昨天做了个怪梦?莫非我梦游?

  衣服拿到古董黑市卖了好价钱,但是,从此我就得了精神分裂。我发疯的时候我自己不知道,但据说我会穿女人的衣服,学女人讲话。做稀奇古怪的事。而且,发着得越来越频繁,我去杭州和上海的医院看过,可是医生也束手无策,就是给开了镇静剂。当然我不敢把盗墓的事告诉他们。

  还有的大夫就说我这是易装癖,结了婚就会好。但是,我知道我没有那样的爱好,我穿女装的时候,自己醒来根本不知道。

  我会突然发现自己买了好些女人的性感内衣,但是完全记不得是什么时候买的。

  有一天,当我清醒过来,突然发现自己穿着女人的衣服,出现在古董市场的一个老板家里,我知道麻烦大了。

  那个卖古董的老板是我的朋友,他说我中了邪,建议我去看某个大师,据说他很有法力。

                 2

  朋友很仗义,亲自开车送我去找这个高人。

  「他对于解中邪,撞鬼之类的有不凡的功力,可是,一般人找不到他,就算找到他,他也从不轻易出手,给多少钱都没有用。

  但是如果他说是你和他有缘,他就会无偿给你治。

  也可能会问你要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朋友在路上一边开车,一边介绍了一下基本情况。

  「我们搞古董之类买卖的,中邪是常有的事,所以找过他很多次,有的他治,有的他不理。」

  找了几个地方,问了些人,最后找到了这个高人。

  高人是一个和尚,准确的说,是一个大概四五十岁,瘦得皮包骨头,全身穿得破破烂烂,像个叫花子一样的和尚。

  和尚庙,准确的说,就是一个废弃的土地庙。

  听朋友介绍,这个和尚脾气很怪,在浙江的天目山附近云游,平时就住在废弃的土地庙,或者山洞里面。

  和尚看到我们进来,脸上忽然露出惊恐的神色。

  还不等我说完来意,本来在小桌上写字的他突然丢下毛笔,爬起身,就突然闪过我们,朝山上的小路跑了。喊也喊不住。

  我们一脸懵笔,回头来看和尚的桌子,只见上面有张黄纸,上面用漂亮的小楷写着一首诗,好像刚写好,墨迹未干:

  千年转眼如一梦,梦里看花花是空,万劫皆因因缘在,破除须历旧事中。
  高人不肯相见,我们只好回来。

  朋友看没有别的办法,就借了个玉佛给我,挂在胸前,据说可以镇邪。
  回到租住的房间已经是晚上,自从上次盗墓回来,我就用挣来的钱在杭州郊区租了间房,一是容易找到别人委托的盗墓生意,二是方便医病。

  房东是个离婚的大妈,嫌一个人住四房太清静,就把三间分租了。

  我住一间。其他另外两个房客都是附近一个大学的学生。

  有一个好像有个女盆友,偶尔来看看他,但是,他们平时大多数时间都在各自的房里打游戏,见不到人。

  睡下不久,我就好像听到有人叫我。

  挣开眼睛一看,却发现自己睡在一个红木的大床上,绝对是古代的那种高级红木大床,现在是有价无市。床上还挂着粉纱的蚊帐,帐子挂在牙钩上。

  床头站着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一副古装的丫鬟打扮。

  「小姐,快起来,那个人又来了」。

  小姐,什么小姐,睡得迷迷糊糊的,我反应不过来。

  小姑娘看我不起身,好像急了,一把拖开我的锦被,滑滑的缎子从身上拖过,痒痒的好舒服。我低头一看,眼前是白白的大乳房。

  我莫非又在做梦,还是发病了?

  小姑娘看我不动,急了,把我半拉半拖,从床上扶了下来,伸脚的时候,我看见我的脚好小,月白色的袜子,站起来想看清是怎么一会事,但是都被大乳房挡住,几乎看不见。

  我完全站不稳,只能靠在小姑娘身上,她的身上发出阵阵清香。我心里面直打鼓,乱作一团。

  小姑娘把我扶到床边的一个大铜镜前坐下,先给我穿上月白的肚兜,在后面帮我系好缎带。她的手在后面摸得我好舒服。

  然后是半透明的薄丝亵裤。轻轻的套上,好像在抚摸滑嫩的肌肤。

  「小姐你真漂亮,怪不得那个人就是不肯放过你」

  小姑娘一边说,一变帮我把长头发扎在后面。

  铜镜蒙蒙的,我看不清里面的自己。

  突然,啪的一声,我的脸一阵剧痛,然后是女人的尖叫声。

  然后好像小姑娘在后面拼命摇晃我。

  我挣眼一看,发现自己还在出租房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公用的大洗漱间,自己全身光光的,只穿着胸罩和丝袜,大洗漱间的门开着,住在另外一个房间的大学生的女朋友,正在对我尖叫。

  而她的男朋友,那个大学生,正在晃我的肩膀,好像非常愤怒的样子。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