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上古卷轴之血腥玫瑰】(01)【作者:breaker123】
【上古卷轴之血腥玫瑰】(01)【作者:breaker123】
字数:59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背景故事

  不知道故事背景的人可以百度或亲自玩一玩《上古卷轴5》。这里只介绍本书所涉及的内容。

  天际省:塔姆瑞尔大陆九省之一,其他八省:赛洛迪尔、高岩、落锤、伊尔斯维、瓦伦森、黑沼、夏暮岛。每个省都有自己的原住民和邦国,名义上属于帝国的管辖,实际上夏暮岛、瓦伦森、黑沼、伊尔斯维成立了「先祖神州」已经同帝国打了一战并取得胜利,和帝国签订了「白金协议」,帝国威信扫地。

  天际省的最高领导人是「至高国王」,下辖九个领地。现在天际东部,不愿放弃塔罗斯信仰的城市,已经组成「风暴斗篷」叛军。同其他拥护帝国的领地的城市开战。

  人种:诺德人:从另一块大陆迁徙到此,成为天际的原住民。曾经出现过一位强大的至高国王泰伯·塞普坦,统一了整个大陆,建立起了塞普坦帝国。然而两百年前,帝国灭亡,后来一位军阀建立了新的迈德帝国,并一直延续至今。
  高精灵:最早的大陆统治者,后被诺德人赶到夏暮岛。然而现在已经成立了「先祖神州」,并在同帝国的战争中赢得胜利。

  布莱顿人:高岩省的原住民,擅长魔法和炼金。

  兽人:强悍、野蛮的种族,是大陆最强的战士。但是拥有很高的忠诚。
  红卫人:黑皮肤的人种,体质健壮,能够适应各种艰苦环境。

  黑暗精灵:精灵的一支,拥有「阴暗的个性」和「被诅咒的命运」

  虎人:名字来自于沙漠行者,具有夜视能力。但是害怕甜食,尤其害怕「斯库玛」

  木精灵:散居在森林中的精灵,喜爱自然,拥有超群的弓箭术。

  亚龙人:爬行类生物,具有很强的免疫能力,很难取得信任,也很难被了解。
             第一章、奥杜因降临

  我叫艾琳娜,现在我戴着镣铐,在被帝国的士兵送往海尔根的路上。

  我为什么会被绑住?说来话长,出生在天际的我,从小就被悉心培养,以成为名动天下的妓女为目标。对,你没听错,妓女。我还在襁褓的时候,老处女杜梅拉用了半箱烂苹果,从一个乞丐手中将我换来。她的手中还有十多个像我这样无家可归的女孩,她梦想靠我们,来振兴她的妓院。事实上,她成功了,她的妓院是裂谷城,不,应该是整个天际最有名的。而我,是她手下的妓女中最好看的。
  我十六岁那年,在天际九领的各大旅馆里有一场活动,那就是竞拍我的初夜。那一次我的处女膜被竞标到了五万金币,相当于雪漫城一年的财政收入。然而杜梅拉是一个很有商业头脑的人,她清楚,能出的起更高价格的人还有的是。而且我才十六岁,时间也有的是。

  终于,我十八岁那年,哦,也就是今年,一个来自黑沼省的大商人,格·莫里茨,花了二十万金币,买到了我的初夜,准确说是我的一辈子。我被要求嫁到黑沼省,当他的第七十一任老婆。莫里茨是亚龙人,一个大毒枭。垄断了五个行省的斯库玛贸易。他如果愿意的话,可以用金钱买下天际的至高王冠,而成为天际的至高王。但是他只要我,杜梅拉也不敢不从。

  可是我不愿意,杜梅拉心里也是不愿意的。杜梅拉不愿意的理由很简单,一棵摇钱树就这么被拔走了,任谁心里都不舒服。至于我……开什么玩笑!第一:莫里茨是一个长着鳞片,像蜥蜴一样的亚龙人!第二:莫里茨之前的七十个老婆,全死了!他有一个癖好,跟一个女的啪啪完,就要吃掉那女人,只留下头颅,做成标本摆进他的陈列台。明知要死,还得死在这么一只丑到爆的老蜥蜴手上,我愿意?

  当然不愿意。嫁到黑沼省的第一个晚上,我就开始反抗。那时他醉醺醺地走进我们的洞房,像极了茅坑里喂肥的臭虫。而我,一丝不挂——这是被他的仆人们胁迫的,至少十个凶神恶煞的亚龙人将我脱光,仔仔细细的检查,以确保我身上没有藏带利器。

  恕我直言,就算我会携带利器,也没有必要连灌肠都要使用上吧?我那粉嫩的雏菊被塞入了一根管子,他们用温水和烈酒灌进了我直肠,直灌到我平坦的小腹像十月怀胎一样肿胀,下一秒可能就要炸开,他们才把管子一拔,「扑哧」一声,我的菊花不受控制地抽搐,液体混合着粪便喷涌而出,整间房间都充斥着淫荡的恶臭。

  虚脱的我听到他们窃窃地嘲笑声,一定是盯着我那挂着水珠,尚在抽搐的菊花发出来的笑吧!这是赤裸裸的侮辱。而现在,赤裸裸的我在一只丑陋的臭虫面前,更是无地自容。

  「来,美人,过来!」那只臭虫带着淫笑朝我招手,我在他眼里可能就是一盘能和口水吞下地奶酪。

  「怎……怎么?」我说着,悄悄往后退了一步。

  莫里茨一把将身上的衣服扯开,露出了他长满鳞片,丑陋的身体:「美人,帮我爽爽!」

  我发誓,我第一次见到亚龙人的老二。那不像是其他人种的外形,怎么说呢……像一根笋,底端又粗又大,而龟头却又细又小,藏在包皮里。整条阴茎是惨白惨白的颜色,和他褐色的鳞片根本格格不入。

  「用嘴,用嘴!」他盯着我的嘴唇,急迫地呼唤道。

  唉!这里我要说一下,我虽然下面还是处女,但嘴可不是。从我十一岁开始,杜梅拉就开始让我给顾客口交。一方面是为了创收,一方面也是锻炼我的工夫。对于含男人的肉棒,我可是有无数的心得,比如如何让男人爽到不能自拔,却死活不射;如何用最快的速度让一个原本阳痿的男人硬起来;还有那些不够硬的肉棒,在我舌头的安慰下也能够坚硬如铁……该死,这么说来我可能不适合当一个妓女,而是一个男科医生。

  含亚龙人的肉棒,我还没有思想准备。我小心翼翼地走了过去,缓缓地俯下身,还没近距离观察它,莫里茨直接摁着我的脑袋,一下子把肉棒捅进我的嘴里。
  我发誓,这肉棒的长度是我见过最长的,我感觉它直接捅到我的喉咙,甚至已经进了气管。同时它也是我吃过最臭的,是一种鸭屎和鱼腐烂混在一起的味道。
  我直接吐了。刚才吃的那一点东西直接冲出喉咙,从我的嘴里、鼻腔里吐了出来。没想到那个变态居然更兴奋了,一只手抱着我的脑袋抽插,一只手开始揉捏我的胸部。在他地抚摸下,我的乳头不受控制地挺了起来。

  我被迫地替他口着,舌头也不自觉地开始舔他的肉棒,刺激他的龟头。他应该觉得很爽,口里发出了嘶鸣声。在我不断地刺激下,终于,从他地龟头里射出了浓浓的精液,射的我满满一嘴都是,黏乎乎的,带着让我不愿再回忆的恶臭。
  莫里茨放开了我,向后跌坐在椅子上喘气。我一看,时机成熟了!于是顾不上嘴角还沾着的精液,起身跪在他面前:「大人,我再替你吹一次!」

  莫里茨嘴里含糊吐出一个词,我不管他愿意不愿意,张嘴将那根已经呈现疲态的肉棒含入口中。与此同时,我的两只手也没闲着,一只手上下撸动着肉棒,另一只手捏着他的两颗睾丸,用一种特殊的指法缓缓地按摩着。

  妓女需要学的技巧太多了,我学的最认真,掌握最好的就是嘴上的功夫。客人说我长着张一看就想侵犯的脸,闭眼认真口交的时候,满面绯红的样子是最让人无法阻挡的。但是,越是美丽的东西,越是危险的。

  尤其是一个长期靠毒品和烈酒给自己提神,已经年近五旬的亚龙人,我有把握,他消受不了我的主动出击。

  果然,他的肌肉开始抖动起来,双腿不住的打颤。嘴里喘的气息更加急促了。感受到他不安分地抖动,我吐出了肉棒。上面沾满了我的唾液,看上去光滑无比。我开始用舌头,沿着肉棒上的青筋缓缓往上舔,这一下他的感觉一定是又痒又难耐。果然,他开始深呼吸,待到手中肉棒开始变软,我又继续一口含住肉棒,就这么循环,一遍又一遍。

  在我嘴里几乎没有男人撑得住一刻钟。如果现在是一根已经射过的肉棒,而我又一遍一遍重复这套动作,每次在他要爆发前就换动作让他冷静下来呢?不到半个时辰,莫里茨从鼻腔里发出了一阵低沉的呜咽,腿部的抽搐停止了。我擦干了嘴角的精液和唾液,起身一看,莫里茨瞪着眼睛,已经与世长辞了。胯下的肉棒还挺立着,只可惜,现在那只是一坨多余的肉罢了。

  格·莫里茨让我「享受」到了灌肠的滋味,现在,我还给他一个不体面的死法,仁至义尽。

  那天夜里我便通过下水道溜出了莫里茨的豪宅。估计那里面的人都以为我的头颅已经制成标本放进陈列台了吧。而我一路向北,逃回了天际。

  我这段旅程精彩,刺激,让我学到了很多,以后有机会再赘述。只说我历时两个月,终于回到了天际省,这个长年冰封的地方。当我正费劲地跨过一道山脉的时候,一个眼睛不好使的猎人,把我当成了麋鹿,射了我一箭。这一箭射中我的膝盖,害我如惊弓之鸟,一路疯跑,跨入了帝国军的营地。而我又是一个拿不出任何户籍证明(开玩笑,我正被全世界通缉呢!)的黑户,所以我被当成风暴斗篷叛军的探子,被绑着送到海尔根。

  「我们为什么要去海尔根?」坐在我对面的洛克尔问道。他是一个小贼,行窃的过程中被抓。

  「我已经感觉到松加德再召唤着我们!」拉罗夫说道。他之所以被抓,是因为他是叛军——风暴斗篷的士兵。

  忘记介绍了,天际现在正处在叛乱中。以风盔城为主的四个领地,掀起了反抗帝国的叛乱。原因是我们诺德人(天际是诺德人的故乡)的信仰:塔罗斯,被帝国认定为是邪教。如果我是一位衣食无忧的平民,我可能会支持风暴斗篷的做法。但我只是一个妓女,信仰对于我来说还不如一盒胭脂来得重要。要不是因为这群人,我现在也不会被抓。所以我本能地反感拉罗夫。

  「什么?他们要杀了我们?天呐!这太过分了!」洛克尔开始嚷嚷,眼神里充满了恐惧。

  过分什么呀,我翻了一个白眼:老娘的膝盖中箭才是真的过分了呢!一直以为自己脱离了莫里茨,可以自由自在地当个冒险者,实现一下人生追求,就因为这一箭,毁了!谁知道下辈子会怎样呢!

  「他怎么一直不说话?」洛克尔指着坐在我旁边的,蒙住脸的家伙。

  「注意你的言行!」拉罗夫变得严肃起来,「你面对的是乌佛瑞克,风盔城的领主!」

  啥?他就是风盔城的领主?我大吃一惊。这么说来,他就是叛军的首领?现在他也被帝国士兵抓住了,那就意味着,战争结束了?我……我可真会挑时间啊!
  囚车晃晃悠悠进了海尔根。路过的士兵和村民都停下脚步打量着我们。眼神里透露着幸灾乐祸。也难怪,我们:盗贼、妓女、叛军,在这些普通民众的眼里,的确是死有余辜。

  囚车在一座堡垒前停了下来。这座堡垒前有一根旗杆,旗杆下方是一个石制的断头台。几个士兵在打水冲洗,显然刚刚处决过人。囚车的车夫下车交接,接着几位士兵走上了车,把我们押解下去。我被安排在了最后,那个士兵拉起我,把我推下车,我一个趔趄站稳,还没来得及回头瞪他一眼,一只咸猪手便盖住了我左边的屁股。

  「唔!」我刚要抗议,耳边就响起了猥琐的声音:「杀了你这样的美女,可真可惜啊!」

  他说着,手可没闲着,开始使劲揉捏我的屁股:「倒不如让我爽爽!」
  我抽了一口气,接着压低声音:「凭什么!」

  「你没得选择!」话音刚落,那只手直接从我的裤腰滑入,捏住了我没有任何遮挡的屁股。他的附魔就像是毒蛇的爬行,每经过我的一寸肌肤,上面都起了鸡皮疙瘩。我精致嫩滑的屁股就这么在他手中变换着形状。一种在众目睽睽下被侵犯的快感游走遍我的全身。我开始不由自主地喘气,感受着那被触碰的地方传来的粗糙感。

  那只手缓缓地抚摸着,开始往下移动,经过我的菊花,碰上了我的那条缝……「不要!」我咬着牙挤出两个字。然而得到的依旧是拒绝,那只手突然加大了力量,顺着我本来就湿润的洞穴滑了进去。

  「啊!」最嫩的地方被粗糙的手指刺激着,这种快感我平生第一次感受到,同时还伴随着轻微的疼痛。这疼痛让我一挣扎,往前多走了一步,总算是脱离了魔掌。

  「你!谁允许你出列的!」站在我面前的中年女军官,显然对我这个突然的动作很反感。但其实,从刚才她见到我的第一面开始,我就知道她厌恶我——没有哪个丑女人会喜欢一个看上去很有威胁性的女人!

  「既然如此,你就第一个去死吧!」女军官说着,大手一挥,两个士兵从后面架着我,朝断头台走去。

  「可恶!凭什么啊!你个老女人!」我开始破口大骂,浑身不断的挣扎。人在死前如果连一点脾气都没有,那真的是一件最幸福的事。但我肯定是不甘心的。除了言语的谩骂,我开始在心里诅咒着这个世界,这个让我生来是孤儿的世界!
  「可惜这就要死了」刚才那个猥琐的声音又响起来,「不过也没事,等你被砍头了,我会帮你收尸的,虽然没了脑袋,但是身体还能凑合用嘛!」

  一股恶寒从我心头涌起,我转向左边,死死地盯着这个人。但是头盔阻挡了我的视线。我甚至连他的眼睛都看不见!

  一股强大的力量推着我,使我跪倒在地,士兵用脚踩着我的脑袋,将我摁在断头台上。

  终于……我这该死的生命,定格在了十八岁啊……地面开始颤动。一声嗷鸣划破天际!众人吓了一跳,开始诧异地议论着。一个黑影从我眼角闪过,然而对于将死的我来说,一切都毫无意义。

  刽子手高举闪着寒光的斧头,我缓缓地闭上了眼睛,迎接即将到来的死亡。
  「轰」得一声巨响,伴随着剧烈的震动和铺面的土石。我再次睁开眼,眼前的堡垒上,踏着一只巨大的,带着翅膀的蜥蜴。那墨绿色的鳞片闪烁着沉寂的光芒,高贵又肃穆。

  这是……龙?

  蜥蜴张嘴,响破耳膜的吼声证实了我的判断。众人被石头砸中的,被吼声击飞的,吓破胆逃命的,乱作一团,完全不顾前一刻已经必死无疑的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