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人妻秋艳的变态调教】(01)【作者:indainoyakou】
【人妻秋艳的变态调教】(01)【作者:indainoyakou】
字数:1321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人妻秋艳的变态调教(1)

  程秋艳,四十岁,身高一点六二米,体重五十六公斤,已婚,育有二子。她的有着发育期少女那般圆润鼓起的小腹,平常总是穿着不易突显腹部的衣服。因为保养得宜,即使到了这个年纪依然有张被称为美魔女的姣好脸蛋;平顺及腰、平常总是盘起的黑发更是将她的五官衬托得整洁又漂亮。双峰乃是令人叹为观止的H罩杯,但必须靠魔术胸罩来集中托高,否则马上就会曝露出外扩又下垂的胸型;上头有着西洋式的大乳晕,相当於成年男人的拳头那么大,乳头则是约莫半截姆指的尺寸,色泽为十分浓郁的咖啡色;当她处於兴奋状态,这对哺育过两个孩子的咖啡色乳头将会胀到一点五倍大,既粗又长的色情姿态被戏称为火箭炮奶头。

  「对於退场时机分析错误、提出致使公司严重亏损之策略,我程秋艳愿意负起所有责任!」

  这句话就是一切的开端──像秋艳这类熬到中年出头的社会精英是不可或缺的人才,而她之所以身陷泥淖,有很大一部分的责任得归咎於她的顶头上司。
  秋艳的职责乃是代表投资部门向公司提出多种有利的投资策略,经由高阶主管们开会讨论后来决定该如何强化当前的经营方针。若是公司赚钱则分她一杯羹,赔钱的罪过就由她代替副总整碗端去。所以严格说起来,这次亏损并不全是她的错,而大家也都不愿意放任有用的人才离职。决议结果,仅让秋艳留职停薪一阵子,并在这段期间──

  「这阵子你照样来公司,不过为了让你反省思过,你必须无条件听从所有主管的命令。」

  「是!这是当然的!」

  得知饭碗勉强保住的当下已暗自窃喜,这回又是简单的惩罚,让年轻时当过打杂小妹的秋艳不禁在内心沾沾自喜。她绝对能轻松撑过这段时间,不久便能卷土重来──怀着这份自信的秋艳喀地一声并拢高跟鞋、挺起傲人的巨乳,以坚定目光向在座众主管表示自己的决心。

  「程小姐,所谓的无条件啊,你真的明白是什么吗?」

  「是!无论公司要我做什么,我都会照做!为了弥补我所犯下的过失!」
  哎呀,这句话真是大大强化了知错能改的决心呢!这下一定在大家心中获得大量加分了吧──秋艳悄悄地观察几位主管,不料他们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和缓,反倒有几位狰狞了起来。在秋艳为这预想外的情况感到不安时,总经理那犹如审判长的声音传来:

  「那么,你现在就脱掉那身套装吧。」

  「是!我……什么?」

  「怎么了?你不是答应了会无条件听从命令?」

  「是的,我没忘记。但是……脱衣服有点……」

  「不要胡思乱想,我们只是想看看你的决心罢了。」

  「我的……决心……」

  秋艳看着总经理严肃的脸庞,再瞥几眼其他主管那或严厉或狰狞的可怕表情,嚥了团口水,皱紧眉头颔首道:

  「好的,我明白了……」

  既然已经答应无条件服从的条件,自然没有违背命令的道理。更何况大家只是想一睹自己的决心,如果连这点小小的门槛都跨不过去,还算什么社会精英呢!
  秋艳一边在脑内将这项命令及自己的服从行为合理化,一边脱去了她的办公室套装。空调凉风吹向那对首次在公司曝光的超级巨乳时,她不禁感到害羞无比。但是室内并没有任何反应,她必须继续动作,直到把整件套装脱掉……最后,面带红潮的秋艳只穿着一对带蕾丝花边的黑色内衣裤,在大夥目光聚焦过来的当下,挺直了上半身、向总经理报告道:

  「报告总经理,我已经脱完了!」

  「喔喔……你这个乳晕,真是了不起啊……」

  男人们的视线集中於秋艳那对连胸罩也包不住的特大号乳晕,开始议论纷纷。秋艳感到很不自在,但也没办法,她的乳晕就是这么夸张,而且颜色强烈,若衣服胸口不慎沾到水或咖啡,很容易就透出乳晕的形状。

  「你生过两胎吧,孩子都是吃着这种大奶子长大的吗?」

  「请……请问……这个问题的意义是?」

  「无条件服从的你没有资格过问,只管回答便是。」

  没错。规则打从一开始就说清楚,自己也答应了,怎么可以因为问题出乎意料就质问呢?真是不应该。秋艳对身体的曝露感到羞耻之余,亦为了自己那和社会新鲜人没两样的愚蠢表现感到羞愧。她再度强化了服从的合理性,向提出问题的主管答覆:

  「是的,孩子们都是吃母乳长大的。」

  「喔!那不是很好吗!现在多大啦?」

  「大的小六,小的小五。」

  「所以你快三十才生第一胎啊。不错,能干的女人都是这个阶段才生育的!」
  「谢谢您。」

  「那么……是因为喂养母乳,才让你的乳晕变这么大吗?」

  「呃?」

  「还是说,你的身体本来就是大乳晕呢?」

  秋艳嗅到这个话题的恶意了,但她无法回避,只能红着脸答道:

  「是的……我的乳晕本身就很大,怀孕后变得更大……」

  「老公很常吸吗?」

  「这……!这种问题太──」

  ──不行,绝对不能抗议,会被视为一而再再而三失控的普通、平庸、可替换的一般女性。这里要展现出精英的态度,表现得泰然自若!

  秋艳以轻微的动作做了趟深呼吸,无视於从额间滑落到右颊的汗水,顶着依然热烫的脸回答:

  「是的,老公很常吸我的乳……房。」

  「说清楚点,是吸哪里?」

  「乳晕……还有乳头。」

  「乳头也有啊!也让大家看一下吧!」

  「……是的。」

  不要犹豫、不要害怕、不要怀疑,为了重回人人称羨的高薪单位,裸露身体只是小菜一碟……咬牙撑过去吧!

  滑经脸颊的热汗越来越多,秋艳动作的同时不断吞嚥口水,试着将动摇的自我都隐藏起来。当那件特大号胸罩应声解开,隐隐约约地,似乎也有某种东西从脑海中啪地一声消失了。

  本来坚挺豪放的巨乳,在解开黑色胸罩的当下立刻顺着地心引力朝左右分开、垂垮;一度饱满至肩线下侧的曲线都扁了下来,受到胸罩托高而让人误以为均匀分佈的脂肪,其实几乎都集中在乳房前端。原来大家以为的坚挺双峰,不过是对上了年纪的布袋奶罢了。

  大家或讚赏或嘲笑秋艳的乳房之余,不忘注意她的奶头。总经理命令她慢慢地转身,好让在座众人都能一饱眼福。秋艳羞红着脸照办。

  「真是冲击性的大乳晕啊!脱掉奶罩后更巨大了!」

  「这乳头也很大呢!不管是孩子还是老公,吃起奶来一定很过瘾吧!」
  「乳头旁边的疙瘩十分诱人啊!要我是你老公,每一颗都不会放过!」
  面对大家那不晓得是发自内心的感想、抑或单纯的性骚扰,秋艳只能尽量摆出认真的表情。但是她的红潮与热汗出卖了她。过多的汗水在流经乳房后,再让冷空气一吹,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连带着让正被注视的身体倍感羞耻;而庞大的羞耻感又与男人们的热情目光相呼应,牵动着一条条不该触及的神经,进而使她的乳头产生生理反应──秋艳的奶头就在大家面前勃起了。粗大的、浓郁的、下流的奶头,如今正迎着男人们蜂拥而至的声音昂首挺立。

  「程小姐,你的奶头好像更大了。你兴奋了吗?」

  「是……不,我是说,确实变大了……我没有兴奋。」

  「哈哈!说实话没关系啊!你的奶头喜欢被人看见吧?」

  「不是的……」

  「你知道你的奶头勃起时很明显吗?因为旁边有乳晕疙瘩在,相较之下乳头胀大的幅度就会很明显。」

  「是……是的。」

  这点细节她当然知道,每次和老公做爱时,都能从老公色瞇瞇的视线感觉到,而且也不是没有实际量测过。为什么要刻意挑出来讲呢?

  「现在,请你把手臂抬起来。」

  「是。」

  秋艳两手握拳,举重似地举起双臂,两天前才修剪过的腋毛一览无遗,但是相对於乳房就不那么令人害臊了。她开始感到游刃有余,并对接下来那近似性骚扰的问题做足心理准备。

  「腋窝很乾净呢,没有污黑的汗渍。腋毛多久修一次啊?」

  「一到两个礼拜修一次。」

  「你老公喜欢你有腋毛吗?还是你自己喜欢留腋毛呢?」

  「老公他……喜欢。我也认为这样很自然。」

  「那么,你们做爱时,他会特别闻或舔你的腋窝吗?」

  「呃……!这个……会吧。」

  「具体一点。」

  「嗯……老公会闻我的腋窝,有时候也会舔我。」

  「你喜欢吗?」

  「算是喜欢吧……」

  「比起自然感,你更倾向因为老公迷恋你的腋窝而留腋毛吗?」

  「算是……吧。」

  「所以你的腋毛是为了取悦男人。你真是个变态呢!」

  「呜……是、是的……」

  「说一遍。」

  「咦?」

  「我叫你说一遍。」

  「是的……我是变态……」

  「不对,完整一点。」

  秋艳五官紧绷着嚥下不知不觉分泌过多的口水,举累了的双手稍微放低压在头发上,以这种有点搞笑的姿势涨红着脸说道:

  「我是……为了取悦男人而留腋毛的变态。」

  出汗了──是错觉还是真的冒汗了呢?总觉得腋窝变湿了……秋艳尽量不去乱想,但是和老公行房的淫秽感丝毫不输给身边男人们的下流目光,无论现实还是回忆都令她的精神曝晒於强大的外在肉欲之下。

  最糟糕的是,这种男人对於自己肉体的渴望,恰恰与她身为精英所怀有的气度相契合。过去不管是在基层打拼、还是正处於扶摇直上的职位,她的能力与外表总是令男性们折服,众多羨慕目光中,理所当然夹杂着各式各样的意淫。无论如何这都是对她个人或社会价值的肯定,她学会凌驾并享受於这一切,现在自然也不例外。

  差别在於,以往都是在安全的地方享受男人的渴望,现在却是以近乎全裸的姿态出现在这群男人身边……甚至,还让他们看见了因兴奋而勃起的乳头,以及渗汗的腋窝……羞耻感以複数型态袭向她的理性,渐渐地就要招架不住了。
  「再来,请你把内裤也脱了吧!」

  来了……最后的私密处就要曝光了!

  秋艳实在不晓得自己为何会有点期待这一刻,或许是露腋毛的时间静滞太久,或许只是想早点结束这齣闹剧,不管怎样,她对这项命令没有抱持质疑,当众脱下内裤的动作也是一气呵成到底。

  「大腿站开一点,让大家看清楚你这女人的性器吧!」

  「……是的。」

  秋艳紧闭的双腿缓缓敞开,冷空气吹过整齐的阴毛并流入股间,配合着大家的视线刺激她双腿的每一吋肌肤。鸡皮疙瘩二度冒起,不过大夥并不关心这些,他们在意的是秋艳那远看彷彿一团冒出臭味的咖啡色、近看原来是几乎将粉红蜜肉挡住的肥厚阴唇,黑褐色的肥阴唇并非往外翻出,而是朝内侧深深卷起。
  「皱巴巴的呢,这对小阴唇。是不是因为太常做爱的关系?」

  「我想……应该不是……」

  「每次做爱时都要翻开吧?是老公还是你自己翻呢?」

  「不一定……」

  「你可以为大家翻开来吗?」

  秋艳羞耻地点头,双手贴往耻丘后下滑至小阴唇外侧,两根食指同时将两片卷起的小阴唇朝外扳开;粉红乃至桃红色的蜜肉在黑褐色的阴唇间露出脸来,大夥纷纷发出讚叹。

  这是用自然产诞下两胎、但产后都有努力做缩阴运动的阴道,纵然身体已记住两个宝宝通过阴道出产时的扩张感,秋艳仍努力让它更接近以往含苞待放的姿态。不用说,这当然是为了和老公的性生活。

  然而她的努力成果依旧不敌岁月侵蚀与频繁的性爱。这些年的夫妻床事中,她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性器外观变得更粗糙、黑色素也加速沉淀,终於变成现在这副丑陋的模样了。尽管如此,只要老公爱着这样的她,秋艳就觉得根本没什么好纠结的。

  直到现在。

  同时在十几人面前扳开阴唇,露出阴蒂、阴道以及尿道口的姿态,是秋艳做梦都没想过的丢脸。她有那么点希望当初自己能更勤於保养,否则现在就不会让其他男人看到这种又黑又丑的女性器了──思及自己竟然又为了取悦男人而反省,对象甚至是老公以外的男人「们」,秋艳为自己感到极其强烈的羞愧。

  「性器的颜色很强烈呢!你的性欲一定很强吧!」

  「还……还好。」

  「这是第一次自己掰穴给男人看吗?」

  「老公也看过……」

  「被你老公看到这种性欲旺盛的肉穴,大概是直接干下去了吧!哈哈哈!」
  「嗯……哈哈……」

  确实是这样呢……秋艳为老公掰穴的时机,大多是准备插入的时候。当然也是有自行掰穴来挑逗老公、引诱本来想早点休息的老公扑上来,不过那是偶尔才会发生的事情。

  那么,现在又是为了什么而掰穴呢?单纯地执行「无条件服从」命令?还是……其实也有着,反覆咀嚼众人对自己的意淫后所做出的勾引动作呢?

  秋艳越想越觉得自己变得好淫乱,就像被老公压在床上猛干到头昏脑胀时、恣意奔走於脑袋的下流淫想。但她并不是那种女人,她很清楚妄想与现实的区别,所以她不会因此动摇的。

  「喔,很棒的表情呢!但是有点紧绷喔!放轻松点,你没看到大家都很轻松地在欣赏你的肉体吗?」

  「是……是的……啊哈哈……」

  「你可以放手了。」

  「是。」

  一度露出肉来的蜜壶悄悄阖上,重新变得闷热的穴口却传出一阵湿润感,秋艳彆扭地夹紧双腿。

  「过来签完这份契约,你就可以穿上衣服了。」

  「是的……!」

  终於要结束了!这不是忍过去了吗?不愧是社会精英呢──秋艳将喜出望外的心情小心压抑住,裸着一身发汗的肉体来到总经理面前,迅速检阅那张说穿了就是「无条件服从」的文件。只要她能忍耐一个礼拜就可以恢复原来的职位了。
  纵使「无条件服从以下诸位」这九个字充满过多的解读空间,既然大家同是文明人、同样站在社会精英的地位上,应该不至於做出太超过的请求吧……?
  秋艳看着自己签名又画押的契约,再回过头来望向一张张扭曲的脸庞,忍不住吞下不安的口水。

  「请多指教啦,『大家的』秋艳小姐!」

                 §

  穿好衣服离开会议室的秋艳,才刚窝进女厕抽根菸、喘口息,公务手机就传出震动声。马上就有一位主管传唤她到个人办公室。她把抽到一半的香菸扔进马桶内,在洗手台以湿巾轻拭尚未完全平复的红脸蛋,接着便前往目的地。

  「程小姐,欢迎欢迎!」

  「打扰了,经理。」

  这位年纪才刚半百就白发苍苍的中年男人总是笑嘻嘻的,没什么额外的名声,秋艳对他的印象仅止於此。对方忽然凑脸上来闻她身上的味道,让她吓了一跳。
  「你一身菸味啊!」

  「是的,刚才稍微喘个息……」

  「不要紧!既然这样……啊,请先脱掉衣服吧!内衣穿着没关系喔!」
  「……我明白了。」

  签署契约的当下,秋艳已有所觉悟会遇上裸体命令,甚至一些更下流的命令她也设想过。不过现在还没到那个阶段,她也就乖乖听话,先做到宽衣解带后的应对设想。

  脱到只剩内衣裤,秋艳按照指示来到主管座位旁蹲好,这里隐蔽性极佳,从门口看不太到内侧的动静。接下来大概就是涉及肉体的事项吧……秋艳为此设想了好几段底限和说词,她有信心在手淫与口交之间劝阻眼前的男人;只要不进展到性交的程度,那就没有问题。

  可是,那位主管却没有解下裤裆,而是将一块烟灰缸放在她前方地毯上,递给她一包香菸,并指了指她的两边鼻孔。

  「本来另外有想拜託你的事情,不过既然你喜欢抽菸,就好好放松一下吧!」
  「请问您的意思是,我应该用……鼻孔?」

  「聪明的女人!你的任务就是吸完它。」

  「我知道了……」

  秋艳动手撕开菸盒包装,抽出两根从来没抽过的国产香菸,一左一右插入鼻孔内,再取出自己的的打火机将之点燃。

  「呜……!」

  星火亮起的瞬间,浓烟直接侵袭鼻腔黏膜的刺激感辛辣地传开,秋艳不舒服地迸出低鸣。主管对她面有难色的容貌扬起笑意,对着生平首次用鼻孔吸菸的美人儿说道:

  「原本呢,应该要拿个东西封住你的嘴,不过这样也挺不错的。」

  「是……呵……是的。」

  秋艳的鼻腔充满了薰鼻的浓烟,浓臭的烟味倒灌进喉咙与口腔,使她的嘴巴必须同时兼顾呼吸、应声以及吐烟动作。

  「你知道吗?在欧美地区,烟熏是一种很常见的SM手段。」

  「是……不,我不知道……哼呼!」

  「正统做法是把你的嘴巴封起来,不让你用嘴巴吐烟,这样才能确实达到烟熏效果。另外,为了防止你挣脱,手脚也要束缚住。你知道为什么我不绑住你吗?」
  「不知道……呼……呼呵……请……告诉我?」

  主管面露满意的笑容摸了摸秋艳头顶。她可以看见这男人股间昂扬了。真是个变态。

  「因为你是身为精英人士的女性。」

  「嘶──呼……是、是的?」

  步调稍微乱了。必须先回答再呼吸。秋艳忍耐着炽热化的鼻腔带来的不适感,纠正自己的应对行为。

  「你这样的精英,答应人的事情就一定会做到,对吧?」

  「是……是的!呼呵……呼……!」

  「所以啊,我相信即使不强迫你,你也会完成我交代的任务!」

  「是……我会努力达咳!咳呃!咳咳!对、对不起……咳呜!」

  「哈哈!别急、别急!才半根菸而已,慢慢来喔!」

  半根而已……?

  明明讲了那么多话、鼻腔烫得跟什么一样,却只过了半根菸的时间?

  对了,是因为几乎都用嘴巴代为呼吸的关系。这么做虽然比较好受,鼻孔内的香菸燃烧得却也很慢。如果想长痛不如短痛,就只能乖乖用鼻孔呼吸、加速菸草燃烧了。

  就在秋艳下定决心改用鼻孔深呼吸时,一道闪光伴随啪嚓声亮起。

  「很快就开窍了呢!谢谢你让我看到这么漂亮的景象啊!」

  秋艳愣愣地望向主管手中的手机。上头拍下她深呼吸时,皱紧了眉头导致额间皱纹浮起的丑态,以及因此被点亮的两枚菸头火光。

  「拜託请删掉──咳呃!咳!咳咳……!」

  话说到一半,刺喉的浓烟令秋艳咳得乱七八糟,她急忙伸手摸向鼻头──并不是拿掉令其痛苦的香菸,而是将之固定好,避免脱落。

  「咳……!咳咳……!咳呵……嗯……嗯呃……」

  只剩大概四分之一,绝对不能半途而废──赌上身为精英的尊严,呛到眼眶泛泪、口鼻乾黏不适的秋艳终於是等到鼻孔内的两根香菸抽到底了。

  「好!辛苦你了!再来是第三、第四根!」

  经理亲自替她取掉烧到底的香菸,鼻腔重新吸入乾净空气的舒适感令秋艳变迟钝了。当她发现经理脸色变差时,才急忙将另外两根菸插进鼻孔后点燃。新一波臭气刚刚流入喉咙,下体忽然一阵碰撞。原来是经理的皮鞋。

  「如果只是烟熏,你会忍不住集中精神吧?会很难过吧?不妨将注意力转移到别地方喔!」

  蹭弄、蹭弄。

  「是的……呼……谢谢您……」

  秋艳嘴上附和一番,心里已拿定主意不会傻傻地踏入陷阱。这次她要全力用鼻孔吸菸,以最快的速度结束这场乾燥与灼热的恶梦。

  「嘶……嘶……咳!咳嗯……嗯呵……呵……」

  可是,每次深吸都弄得好难受,不单是鼻腔与嘴巴,就连耳后与脸庞都随之发热。

  「嘶──嘶咳!呵……呵呃!呵……嗯呵……」

  再加上,那以皮鞋尖端顶住她私处、不断蠕动的动作,渐渐到了难以忽视的程度。

  「嘶──呼……!嘶──呼呵……!」

  纵使难受,倒也掌握到诀窍了──只要深呼吸后立刻从嘴巴吐出,烟雾就不会一直侵袭喉咙。

  「嘶──咳!咳咳!咳……呃呵……」

  还得注意别不小心用鼻孔吐气,热气沿着鼻道边缘窜出是最难受的。

  「嘶……啊,抽完了……」

  经理彷彿在欣赏艺术品般盯着秋艳,不发一语地继续以脚尖蹭弄她的内裤。
  她见状只好自己做更换动作,把两根几乎抽尽的菸放入烟灰缸捻熄──不对──应该是先插新的香菸、点燃,然后才动手捻熄。这么做才顺经理的意。
  第三对香菸开始侵扰秋艳那已经闷热到不像话的鼻腔时,她注意到自己流了好多汗,腿也有点麻了。一旦分神在意这些小事,私处的磨蹭感就更难无视。她想起自己感冒时曾被老公求欢,当下虽然很不舒服,身体依然产生反应──也许正是因为这种恼人的敏感体质,才会在这种时候湿了吧……?

  所幸经理并非赤裸着脚,而是穿着皮鞋磨蹭她,否则很可能会被对方发现自己竟然有了下流的反应。

  「话说程小姐──」

  「是的……?」

  「你的脸很红呢!」

  「咦……」

  不会吧,已经被发现了?

  「是因为烟熏吗?热度以鼻腔为中心,将你整张脸熏成一片红润──」
  「是的!因为香菸……呼呵……!」

  「──还是说,你的肉穴有反应了呢?」

  这席话令急於应声的秋艳僵住了,双眼盯着经理那对准自己的手机镜头,不知该如何是好。直到一截烟灰因为她僵硬的动作落於大腿,她才赶紧稳住鼻头并拍掉烟灰。然而自己因想法被拆穿而发愣的丑态已经被经理录了下来,而且现在依然在录影中。

  「真是好险!要是烫到你的大乳晕可就不好了!」

  「是……是的,谢谢经理关心……呼……」

  动摇了。不可以。千万不可以!应该要诱导对方、把对方注意力从私处转移到别处才对,可是该怎么在录影中做到这点……秋艳却想不出个所以然,只觉得脑袋被薰得好沉重,思考倍感艰辛。绕了一圈,她还是只能放任经理继续蹭她微湿的私处,并在逐渐产生快感的爱抚中试着只注意鼻孔的热度。

  第四对香菸入鼻,秋艳已因为烟熏、头昏、腿麻及爱抚弄得浑身出汗,意识也不如最初清晰。即使明知自己插着香菸的脸正可笑地映入手机镜头,却也无暇顾及这些了。她所能做的,只剩下在烟熏中努力保持清醒,以求完成经理交付的任务。

  「嘶──呼呵……嘶──呼咳!咳!咳呃!咳……呀嗯!嗯……嘶──呼…
  …「

  第五对香菸入鼻,秋艳的呼吸声不再只反映出烟熏之苦,还夹杂了湿润的蜜穴被推弄时传来的愉快反应。她试着以用手擦汗、稳固鼻头来转移注意力,可惜效果不佳。因热汗而变湿、变重的胸罩及内裤加重了她肉体的敏锐度,喉咙那越结越大的痰块亦时刻提醒她鼻孔内的香菸,两方压力合而为一,使她再也无法忽视──自己是个正听从命令、用鼻孔吸菸的奴隶,以及受到发号施令者抚慰的喜悦。

  「呼嗯……呜嗯……对、对不起,这就换新的菸……嗯……好了。嘶──呼……!」

  第六对香菸入鼻,头昏脑胀的秋艳感受不到事已过半的成就感,也开始对经理那温吞过头的爱抚不耐烦了。从第二对香菸开始的爱抚,在第三对香菸时就让她湿了,如今又抽过那么多根菸,私处早已氾滥成灾……当然,她绝对不是想要跟这个男人做爱。尽管头晕又乾渴,秋艳还是有她的底限。只不过,爱抚是没关系的……毕竟已经在做了。她期望的是经理能稍微用力一点,或者推弄速度再快一些,好让她那有点失控的欲火能被平息……

  「呼……呼……呼哈……!好、好渴……喉咙好乾……嘶……嘶嗯……呼呃……!」

  第七对香菸入鼻,相对於游刃有余地用手机录下这段画面的经理,秋艳深深觉得自己一定变成很丑的模样──因为现在她除了内裤里湿得乱七八糟之外,外表看起来就只有「湿」、「热」、「臭」三个字。这时,沉默好一阵子的经理总算开口。

  「很热吧,不如把胸罩解开,让你的大乳晕透透气吧!」

  「是的……呼……」

  已经不需要思考了。秋艳挥动着因头晕而无力的手臂,解开了吸饱热汗的胸罩,将之放到烟灰缸旁边。由胸罩托高的坚挺胸部顿时滚落成一对上了年纪的布袋奶,拳头大的深褐色乳晕与勃起着的乳头无奈地曝露在镜头下;秋艳垂首拭去乳沟间的汗水,乾热的白烟喷向乳肉,缓缓升起。

  「哎,近距离看你的胸部,冲击性就是不一样!这么大的乳晕、这么大的乳头!哈哈!」

  「是的,谢谢您的……讚美……呼呵……」

  「听到称讚就该笑!脸抬起来,给镜头一个笑容吧!」

  「呃……嗯,哈、哈哈……」

  秋艳努力扬起扭曲的笑容,却见经理一语不发,表情也变得严肃。她明白自己笑得不够好,立刻做了两趟令喉咙难过的深呼吸,然后举起双手,随着脸颊两侧的YA字手势成形时一并露出笑容。

  「耶……耶欸──!」

  经理笑了,笑着拍下秋艳露出她又大又黑的车头灯、鼻孔插着香菸、私处还被男人皮鞋顶住而强颜欢笑的丑态。稍微美中不足的,大概就是秋艳的黑内裤看不出来湿到有多严重吧!

  第八对香菸入鼻,秋艳继续逞强,让自己看起来像个二十多岁爱拍照的年轻女孩一样笑着,好让经理录下她憔悴又引人发笑的丑样子。

  「这次换个手势吧!像花一样!像花!」

  「这……这样吗?」

  秋艳先是用手掌拖住双颊,再稍微拉开一段距离,然后按照指示假装笑得很开心。经理对此十分满意,但命令并未就此停止。

  「再来就……有了!在你的大乳晕前摆一个爱心吧!」

  「是的……像这样?」

  双手构成的手指爱心完全包不住秋艳的大乳晕,甚至乳头就佔去大半空间;
  经理边笑边说这是他看过最好笑也最丑的爱心乳晕,秋艳不知道该做何反应,只好维持笑脸,让经理连拍好几张照片。左右乳晕各轮过一次后,画面切回录影模式,秋艳依照命令对着两颗乳头轮流喷烟,笑声不再响起。

  第九对香菸入鼻,经理将手机放在桌面上,继续录秋艳头晕目眩的模样,自己转过身去不晓得在忙些什么。私处的爱抚忽然停下,让秋艳难受的不得了,但她知道现在依然入镜,要是自行抚摸只会徒增麻烦。她只能忍耐,忍耐一再刺激身体的辛辣味,以及私处湿润又黏稠的空虚感……

  最后一对香菸入鼻,情况依然没有改变。秋艳盯着镜头和经理的目光多了分怨怼,即使菸盒终於净空,她的身体却更在意逐渐放大的空虚感。令人难受的半截烟灰摔落地面时,经理终於转回身来,笑吟吟地弯身摸向她那已有预感的私处──粗糙的手指直接钻入内裤下,游过湿润的阴唇、弯曲后插入。

  「嗯呵……!」

  这一插,直接瓦解秋艳的不甘心,将她憔悴的脸蛋插出春意来。经理的手指在她湿透的淫肉内啾咕啾咕地挖弄着,秋艳忍不住靠到经理肩膀上,面朝手机镜头露出恍惚的媚笑。

  「啊……!啊嗯……!呼……呼哼……!」

  边笑边喷烟的嘴巴、扭曲的眉毛、被汗水弄糊的脸妆……秋艳再也管不了那么多。私处的解放感正在男人的手指间绽开,鼻孔内的香菸也要抽到底了,一切都在往美好的方向发展,一切都──

  「嗯!就这样吧。」

  「……咦?」

  经理突然停下了令秋艳舒爽不已的抠弄,沾满淫水的手指从火热的蜜穴中抽离,放入她白烟飘摇的唇间。秋艳下意识地含住经理的手指,轻啜自己的爱液,再微启双唇、吐出最后一口白烟。

  「时间刚刚好,恭喜你用鼻孔抽完整包菸!程小姐!」

  「啊……谢谢您。嗯……」

  「那么……」

  经理对着鼻孔重获自由的秋艳一笑,然后弯下身来嗅了口她的鼻孔,两人嘴唇差点就碰到了──秋艳的脑袋正在缓慢恢复过来,她不确定自己为何会感到有点遗憾,或许是身体还惦记着此人的爱抚吧……当经理和她面对面时,秋艳看着对方的眼睛,有一股受到牵引的感觉。

  「你可以现在就离开,我会解除你的『正在使用权』,其他男人就能使唤你。或者,你也可以接受我对你的下一个安排──为了表扬你圆满达成首道命令,这次就让你自由选择吧!」

  「这……这个……」

  距离下班还有一段时间,没理由不会再被这些男人找麻烦。既然如此,选择已经诞生默契的对手,绝对是合乎情理的……对,并不是因为这个男人让自己湿了,也不是因为自己其实有点期待……仅仅是因为合乎情理罢了。

  秋艳很快就说服自己,顶着一张红潮未退的脸,向正在等候答覆的经理点了点头。

  「请告诉我,您的下一个安排……」

  经理很高兴地摸了摸秋艳的头,接着叫她穿起胸罩、四肢活动一番。等到她可以恢复站姿时,冷静许多的私处忽然又被经理抓住。一度平息的欲火死灰复燃,秋艳面对经理时又陷入有点失控的状态。

  「现在,我要你就这样到各楼层的茶水间去,把员工们的菸蒂捡起来,塞进你的胸罩和内裤里,必须塞到三个部位都撑到极限才能回来。这对聪明的你来说应该是小事一件,你可以做到吧?」

  迅速理解命令的内容、抛开无谓的质疑与羞耻心,秋艳展现出她身为精英的素质,赤红着脸颔首。

  「我明白了,我会做到的。」

  「那好,去吧!」

  於是,身穿黑色内衣裤的秋艳就这么踏着高跟鞋离开经理办公室,首先前往最近的茶水间。有位男员工正在里头讲手机,她无视於对方大感讶异的目光,锁定垃圾桶上的菸蒂放置区,将那些菸头已经冷却的菸蒂都挑起来,然后一一塞入胸罩内。

  「喂!你在做什么啊……」

  秋艳不予理会,扫光这间茶水间便经由楼梯前往下一层。这回有两个女生在里头聊天,她们同样也对秋艳投以异样目光,她默默承受这一切,将带有唇印或泛黄的菸蒂捡起后塞进胸罩里。

  「她在干嘛啊,超髒的……」

  「噁心死了,我们公司怎么有这种变态啊……」

  凡是不知情的员工都对她投以嘲笑或劝阻,这些话秋艳一律无视之,反正她这么做也不会惹上麻烦,毕竟上头全部是知情人士。当她几乎收集完整栋楼的菸蒂时,已经不晓得被多少人看过、骂过了。

  胸罩很快就被菸蒂塞满,内裤则是令她感到意外,原本在九层楼时就觉得满了,却还能继续让她塞完剩下三层楼──也就是说,除了股间的剩余空间之外,她那被经理调戏到湿透的肉穴,现在也正含着多余的菸蒂。

  带着满满的菸蒂、忍耐私处从湿润变成乾乾糊糊的痛楚,秋艳最后决定改搭电梯返回经理办公室。迎接她的是一条用透明胶带加上许多菸盒做成的腰带,以及同样用菸盒做成的头冠、手环与脚环。

  「请……请问,这些到底是……?」

  「站好,我来帮你穿上吧!」

  「是的……」

  丰满的小腹黏上密集的菸盒腰带,有点赘肉的双臂与大腿也分别黏上菸盒做成的饰品,最后是菸盒头冠……再搭配那塞鼓了胸部与私处、内衣边缘都是爆满出来的菸蒂,让秋艳整个人摇身一变,成了不知所云却又下流无比的姿态。
  「再来插上这个就完成啦,忍耐一下!」

  「是……呜呃!呜!」

  最后,经理硬是往秋艳的鼻孔各插进两根未点燃的香菸,这才满意地为她拍照。

  「这种下流感很不错呢!程小姐!笑容、笑容!」

  「耶……耶嘿!」

  「胜利手势感觉不够啊……腿张开一点好了!就像螃蟹一样,打开你下流的私密处吧!」

  「是的……耶欸!」

  「就是这样!就是这样!笑一个!」

  「啊哈哈──!」

  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呢……纵使明白这一切是为了回到以往的生活,然而被迫做这种无法理解的变态行为时,秋艳仍然忍不住质疑这样的自己。

  「接下来你把这台词背一背,我们就去各部门宣导反菸吧!哈哈!」

  「……是的。嗯哈……」

         无法理解、无法理解、无法理解──

  虽然无法理解,却能明白这么做的自己是个变态。

  虽然无法理解,却从被男人逼迫的变态行为中感受到了莫大的羞辱。

  以及……现在的自己仍不愿承认的,伴随羞辱而生的快感。

  「大……大家看过来!呜齁!呜齁齁!」

  准备完毕的秋艳就以那套满是菸蒂的内衣裤、一身菸盒装的模样,在小穴塞满了使肉壁乾稠的菸蒂、鼻孔各插两根香菸的状态下前往各个部门,双脚外八弯成螃蟹腿,两手高举胜利手势,大方地露出腋毛与躲在菸蒂后方若隐若现的大乳晕,将被她吓到而纷纷拿起手机的员工们吸引过来。

  「我是本……本公司的反菸大使!程秋艳!四十岁!已婚!大……大家看清楚!这个身体满满的都是大家的……一天抽的香菸……!」

 现在是怎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工作压力太大崩溃了吗──众多目光不敢
  置信地聚焦於秋艳那熟透又变态的身体上,拍照声此起彼落。

  「我我……我要告诉大家!抽菸有害健康!还可能会……会……会变成跟我一样!啊哈哈!啊哈哈哈……!」

 喀啦喀啦──喀啦喀啦──秋艳的螃蟹腿这回好像相扑一样滑稽地轮流抬起
  ,身上的菸盒随之喀啦敲响,菸蒂与烟灰随着每次动作掉落下来。有些人被她逗笑,也有些人仍然处於震惊状态。秋艳忍受大家异样的视线,涨红着脸继续宣言:

  「大家要节……节制唷!啊哈哈!抽多会变笨蛋!像……像这样!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秋艳边摆出相扑动作、边学公鸡拍动翅膀的丑样子逗笑了更多人,场面却显得更尴尬了──就在她不知道该怎么为失控的演出收尾时,躲在门外的经理站了出来,一手拍响她的屁股,一手比出个大姆指。

  「感谢程小姐为我们反菸宣导所做的表演!虽然有点冷场……啊不是!我是说,虽然有待改善,不过大家还是给予掌声鼓励好不好?」

  啪啦啪啦……大家给足经理的面子所凑出来的,依然只有零碎的掌声。但是经理不以为意,反倒开心地掐紧秋艳的屁股,要她欣然接受这些掌声。

  「那么,我们这就去下一个部门宣导吧。程小姐,你愿意再为大家表演吧?」
  明明是丢脸到家的夸张行径……当经理松开秋艳的屁股肉、摸向她那因塞满菸蒂而咬紧股沟的内裤时,秋艳敏感的肉体仍然被那万般羞耻中的一丝快感彻底命中,扬起了扭曲的微笑点点头。

  「我很乐意,经理……」

  就这样,秋艳整个下午跟着经理跑透公司大小部门,每到一处就来场下流又低俗的反菸宣导,让近几年几乎只和高层开会的她,一下子就红遍公司联络网。
  当她终於能卸下那件令她丑态百出的菸盒装、穿回原本的衣服时,已经接近下班时间了。

  透过胸前公务手机的直播,秋艳的任务还在继续进行中。她忍受每个在路上碰到的员工所射来的鄙夷目光,坐上那台象徵她与那群闲杂人等属於不同等级的宝马,七上八下的情绪仍未平复。

  仪表盘冷光浮现,车内冷气开始运作,秋艳先打了通电话给老公,请他代为接孩子,说话的同时在脑海拟定接下来的行程:等她回到家里才能关掉公务手机并脱下内衣裤──即使隔了件套装,依然能闻到满身菸蒂飘出的带有酸味的烟灰味──她得把身体,特别是现在还含着菸蒂的私处清洗乾净,然后用小垃圾袋把菸蒂打包后扔到大楼的垃圾桶内,以免引起老公怀疑;好在这周订的蔬菜前天才刚到,丢完垃圾就赶紧煮晚饭吧。这一切都得赶在老公与孩子到家前完成,她必须让一切看起来一如往常。尤其刚刚才在电话里答应老公今晚要做爱,要是被闻出奇怪的味道就不好了。

  迅速检阅一遍流程、确认无误,秋艳反射性地拿起车内的菸盒与打火机,尚未点火,从菸盒内飘出的新鲜菸草味就令她打了个寒颤。她迟疑一会,最终决定放下香菸,心神不宁地嚼起口香糖、驶离公司。

                待续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13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