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色气满满的异世界】(01-03)【作者:buoumao5095】
【色气满满的异世界】(01-03)【作者:buoumao5095】
字数:665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赛克斯星是一个神权至上的神奇世界。这里有着神明,魔法,斗气,奇幻生物。五个强大的国家占据了整个世界,它们分别是遥远东方的神龙帝国,北方极寒之地的斯拉夫王国,南方孤悬海外的灯塔国,西方如繁星一般的百城联邦,以及大陆中央代表神权的教皇国。

  这个世界本有无数神明和教派,经过漫长的宗教战争。代表光明神的教廷逐渐统一了斯拉夫,灯塔,联邦等国家信仰。唯独神龙帝国,同其他国度不同。这里的人黑发黑眼,信奉祖先。在光明神信仰世界里,整个神龙帝国就是一个巨大的异端结合体。因此教皇国无数次号召信徒发动圣战。

  我叫柯林斯,是一个年轻有为的青年牧师,二十岁出头的已经是八级的大高手了。高贵而强大的母亲莉亚德琳是教廷圣殿骑士团的军团长,站在人类顶端的圣级强者。我的未婚妻安娜则是斯拉夫王国的公主,九级冰系魔法师。

  光明历1951年,神龙帝国在新皇帝龙傲天的带领下,国力蒸蒸日上。多次击败入寇边境的斯拉夫军和联邦军。为了削弱日益强大的神龙帝国,教皇国再次号召发动圣战。

  夜晚,我正躺在沙发上看书,忽然听到大门被推开的声音。一会,换好鞋子的母亲走了过来。我的母亲是个美丽的女人,她波浪般的金发长及臀部,而作战时则会高高挽起。作为神虔诚的信徒,她端庄而圣洁。经常锻炼的强大肉体丰盈而矫健。

  她坐在我的面前,面色有些疲惫。穿着白色丝袜的修长美腿交叠在一起。
  我咽了咽口水:「母亲,作战安排可是有了定案?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净化那些堕落的无神者了。」

  母亲点点头:「这些日子我们不断协商,已经做出了安排。斯拉夫王国由她们的冰雪女王带领,御驾亲征。」母亲宠溺一笑:「当然,你的未婚妻安娜公主也在随行的队列里。」

  我故作惊讶:「是这样吗?那可真是太好了。」

  母亲接着说:「灯塔国则由他们的大统帅道格拉斯将军指挥,百城联邦高乐将军同我圣殿骑士团一起出发,由我统一指挥。出征日期订在七天后,联军在神龙帝国北部边境集结,而灯塔国大军从神龙帝国东部发动攻势,我们双拳出击,争取直接吃掉神龙帝国富庶的东部和中部地区。」

  我不解的问,这样的安排会不会分散联军的实力。

  母亲看着我的眼睛:「不要声张,这次教廷出兵十万,斯拉夫三十万,百城联邦二十万,灯塔国五十万。百万大军围攻异端,如果战事顺利,各国考虑追加兵力,一战灭国。」

  我一哆嗦,没想到这次竟然是这种大手笔。那么真要灭了这个国家,他的国民会怎样呢?我抛出了我的问题。

  母亲冷冷一笑:「他们又不肯信教,又不肯去死,真是令人为难。教皇陛下的意思是男人杀掉老弱,留下壮年当作奴隶苦力。女人则作为战利品,分给男信徒们,余下的送入修女院。」

  所谓修女院,就是教廷下属妓院的美称。我不禁为那些可怜无信者将要面对的悲惨结局而感到默哀,不过谁让他们不肯尊奉和信仰光明神冕下呢?

  我嘿嘿一笑:「母亲,我还有事出去一趟。」

  母亲无奈的看着我:「那你注意安全,」

  出了门,我穿过弯曲的小道走到一个陈旧的小房子前敲了敲门。过了片刻,门缝里露出一张清秀的脸。她推开门将我放了进去。我走进小房子,这里家具寥寥无几,只有一张大床和一张小床。中间用帘子隔开。

  文雪夫人帮我脱下外套,挂在门口的门把手上。

  我饶有兴趣的看着她。文雪夫人是一个神龙帝国的美妇人,她皮肤精致细腻,个头娇小,乌黑秀丽的长发如同丝绸般顺滑。她是同她作为神信徒的丈夫一起逃出神龙帝国的叛国者。她们一家三口舍弃了在帝国的财富,一路奔逃才来到了光明的神国里。可惜无论是在哪里,生存的成本都是高昂的,更别提在教皇国的首都里。

  起初凭借着文雪夫人的丈夫杰出的经济头脑,她们凭借身上有限的资金创业打拼,很快就过上了富裕的生活。但是好景不长,在她丈夫带着五岁的儿子外出游玩时,她的丈夫被抢劫者一刀捅死,儿子也饱受惊吓,丧失了语言能力。身无长技的文雪夫人顿时没有了收入来源,她经营和投资的产业都没有挣到钱,也就一两年的光景。她们的生活变得既窘迫又困顿。文雪夫人为了不让自己和儿子饿死,只能出卖自己的肉体。

  我同她第一次见面,应该是在修女院。那天我和两个圣骑士朋友喝了一夜酒。醉醺醺的我们一起去修女院为那些「修女」赐福。没有人愿意接待三个人高马大的醉鬼,最后迫于生计的文雪夫人无奈的同时接待了我们三个壮汉。当我第二天在头痛中醒来时,文雪夫人如同婴儿般捧着我的肉棒,嘴唇轻轻的贴在龟头的顶端。每一次呼吸,她都能清晰的嗅到我阳具的气息。她娇小而遍布伤痕的身躯一丝不挂的侧躺在我们中间,她下面的两个洞口里还充塞着炽热的入侵者。我摸了摸她满是精斑的脸蛋和头发,下定了决心。我要经常占有她。

  所以我为她置办了一所小小的屋子,让她和她的儿子可以搬出贫民窟。她再也不用随时面对被地痞流氓半夜闯进屋肆意凌辱的危险,只是隔三差五的好好服侍我就可以和她的儿子安稳的生活下去。白天,她在修女院接待客人,晚上则回到家中等待我的临幸。

  我坐在床上,脱的干干净净。忽然感觉身后的帘子被剥开,一个黑头发小男孩探出头来。我笑着摸摸他的头:「是小易阳啊。」他也冲我笑了笑,看得出来,他很亲近我。文雪夫人好像没有看见儿子一样,扭动着腰肢冲我走来,边走边除去身上的衣服。她跪在我面前,艰难的含住我的阴茎。熟练的吸吮着这个散发着腥味的肉棒。小易阳睁大眼睛看着妈妈和这个大哥哥的互动。我哈哈大笑着说:「小易阳来看啊,我要肏你妈妈了。」文雪夫人涨红了脸,口中呜呜的不知想说些什么。我一把抱起文雪夫人,吐了口唾沫润滑了一下她的屁眼,狠狠的一插到底。易阳看着妈妈坐在柯林斯大哥哥的怀里,似哭非哭的大声呻吟。他好奇的伸手捏住妈妈的乳头。我亲了一下文雪的耳朵:「快,掰开你的贱穴,自慰给你的儿子看。」

  她挣扎的看着我:「不~ 哦~ 不要这样。」

  我一拍她屁股:「这是命令!夫人。」

  她哀怨的看着我,一只手分开自己湿润的阴唇,另一只手竖起三根手指伸进阴道搅动起来。

  在自己儿子面前被包养她的年轻人肏弄,自己还无耻的抠挖着淫靡的贱穴。强大的心里和生理刺激让她勾起脚尖,喷泉般的喷出潮水,劈头盖脸的浇了儿子一身。我还干着她的屁眼:「给你儿子舔干净,嘿嘿嘿。」

  她一闭眼,向着儿子的脸亲了过去。我疯狂的大笑着,声音透过薄薄的墙体,回荡在小巷子里。我不知道的是一个有着金色长发的美熟女正透过门缝,窥视着这一切。她嘴里叼着自己白色蕾丝内裤,玉手抚慰着自己淫水泛滥的蜜穴。她含糊的嘟囔着:「哦~ 对~ 干死这个臭婊子~ 哦~ 柯林斯~ 我的宝贝。」
                第二章

  莉亚德琳有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她其实是一个迷恋儿子肉体的变态女人。自从她发现儿子在外面有了女人之后。莉亚德琳就开始了尾随和偷窥的行为。柯林斯发泄完满意的推开房门,慢悠悠的向家里走去。她一闪身就闯入了文雪夫人家中。文雪看到莉亚德琳突然闯了进来,脸上却没有一点惊讶。她岔开腿,污浊的白液正在狼藉的肉穴和后庭里流转:「来吧。莉亚德琳女士,快来品尝您儿子的新鲜精液吧!」

  莉亚德琳狠狠的瞪了文雪一眼,跪在床前大口吸吮着混杂文雪淫水的精液。儿子那充满鱼腥味的精液刺激她的味蕾,热乎乎还冒着蒸汽的混合物简直是人间至味。

  文雪夫人看着在自己胯间埋头猛吸的金发美人,轻声调戏:「莉亚德琳女士真是个变态母亲,居然对自己儿子的精液如此迷恋。」莉亚德琳停下动作她舔了舔嘴角的液体,面无表情的对文雪夫人说:「少废话,我让你定做的东西呢?」
  文雪夫人打开床头的柜子,掏出一根仿真肉棒,她往自己的下体一插,那根肉棒仿佛就和她的阴唇紧密连接了起来。她微微一笑:「魔法仿真阴茎,采用魔兽生殖器炼制,尺寸和您的儿子完全一样。水系魔法加上您儿子的精液样本组合而成,完美模拟您儿子的射精场景,射精量可选哦。」

  莉亚德琳脱掉水晶高跟鞋,趴在床上。她撅起肉感十足的丰满肥臀,双手扒开自己氤氲水汽的蜜穴:「快,把我儿子的肉棒送进我的身体。」

  文雪夫人邪邪一笑,她狠狠一拽莉亚德琳的金色长发,一跳跃到女骑士的腰上,仿真阴茎直捣她湿润的巢穴。娇小的文雪夫人骑在莉亚德琳丰满的肉体上,不到一米六的娇小女人骑着一匹一米八的金发大洋马,肉棒在母马雪白肥厚的肉臀里进进出出若隐若现。她一只手抓着母马的波浪长发,一只手狠狠的抽打着她的臀部:「驾!驾!快动起来你这淫荡的母马!」而女骑士毫无感情的假面早已被击碎。她双眼上翻,口水胡乱的滴在床榻。露出母猪颜的莉亚德琳此刻就如最下贱,最淫荡的妓女般:「柯林斯,我的儿子~ 不要停~ 继续干妈妈~ 你的大鸡
巴好大,好棒啊!」

  文雪夫人念动咒语,堵在莉亚德琳蜜穴内的阴茎仿佛打开阀门的水龙头,噗哧噗哧的射精声甚至压过了性器撞击的啪啪声。莉亚德琳平坦的腹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鼓涨起来,没多大一会就像十月怀胎的孕妇一样高高隆起。文雪夫人拔出肉棒的一瞬间,飞溅的精液就像喷泉般喷涌而出。文雪夫人赶忙捡起莉亚德琳的鞋子塞进肉穴。这才堪堪止住,仍有精液顺着鞋子流出来。

  莉亚德琳转过身,俯身含住仿真肉棒,她给文雪一个眼神。文雪夫人心领神会的再次念动咒语。莉亚德琳喉头耸动,咕咚咕咚的吞咽着美味的饮品,她一只手握着肉棒撸动,一只手攥着高跟鞋的尾部抽插自己的淫穴。正当她爽的简直不能呼吸的时候,忽然感觉到有一只小手探入菊穴。她扭头一看,文雪夫人的哑巴儿子无辜的看着她,双手抱在一起伸出一根指头正在她的后庭里搅动。

  瞬间空气中弥漫开几乎形成实质的杀意,莉亚德琳美目一瞪,小易阳就昏了过去。文雪夫人看到这一幕吓得是魂飞魄散,她顾不上停止肉棒射精的咒语,飞身护在儿子身前。就像母鸡般努力张开双臂,她用身体翼庇着儿子小小的身体。当然。如果没有持续不断的将胯下的精液源源不断的喷射在面前那个双目冒火的金发女人的脸上和头发上的话可能效果会更好。

  莉亚德琳大喊一声:「够了!」她愤怒的一跃而起,手刀斩断还在射精的肉棒,飞起一脚将文雪夫人踹的撞到墙上。

  文雪夫人口吐鲜血,痛苦的趴在地上难以起身。一对被灰尘沾染的有些发挥的白丝小脚出现在她的面前。她恐惧而又痛苦,浑身散架般的酸痛又让她无法做出任何动作。她只能微微抬起头,再磕在灰蒙蒙的地面上:「对不起,莉亚德琳大人,请放过我们吧,请放过我们吧……」

  莉亚德琳用脚尖挑起文雪的下把,她天蓝色的瞳孔里没有一点点属于人类的感情。尽管她湿润的淫穴里还插着自己的高跟鞋,尽管她被射满精液的肚子高高隆起,尽管她的头上脸上还敷着一层浓郁的精液面膜。但文雪知道,这是个位高权重的女人,她的淫荡也好,对儿子变态的欲望也罢,这些都无法改变面前的这个人是教廷凶名赫赫的圣域强者的事实。她仰望着莉亚德琳冷峻的面容,忍不住的留下热泪,苦苦哀求。

  莉亚德琳皱了皱眉意兴阑珊的说我:「看在柯林斯还对你的身体感性趣的份上,我就绕你们一次。下次再敢做出这种僭越之行,我就送你们去见光明女神。」她说完,转过身推开房门走了出去,身影渐渐的消失在夜幕之中。

  文雪这才艰难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她小心翼翼的把昏迷的儿子抱起来放在床上,这才开始收拾布满交欢痕迹的屋子。她随手拔下早已失去粘性的魔法阳具残骸,扔进了垃圾桶里。地上半截肉棒旁,散落着四五枚金币,她自嘲的笑了笑:「被一个年轻牧师包养,再狠狠的肏翻这个年轻牧师圣域强者母亲的骚屄,更可怕的是这个变态女人还是教廷的武装部队领导人。神啊,这就是你信徒的国度啊,她们的种种罪行,是不是才更应该下地狱呢?」

  是啊,名为修女院实质上是教廷下属的皮肉市场,嫖妓的牧师和骑士,主动上门受虐的圣骑士团女强者。这里哪是什么光明神的地上神国,不如说是那无间深渊里的情欲地狱。文雪在这片土地上也浮沉了很久,她曾经坚定的信仰此刻也是荡然无存。她向神祈愿:「神啊,如果你真的存在,那就狠狠地惩罚你的这些虚伪信徒吧!」街道重回寂静,只有小路上遗留的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还在悄无声息的在向这个世界讲述着刚才发生的故事。

                第三章

  我推开房门,换掉鞋子。慢腾腾的挪到二楼,不知道为什么母亲的房间门大开着。我走过去一看,房间空无一人。挠挠头心里很是郁闷,这母亲大半夜的不在家,是去哪了呢?我走进房间,好奇的打量着屋内的陈设。一张天鹅绒大床,一个梳妆台,一个衣柜,还有——一个衣柜?

  在我的印象里,母亲实在不是一个爱美的女人。她平时忙着修炼和讨伐异端,常年衣不解甲,马不下鞍至于弄两个衣柜吗?我伸手拉开第二个柜子,眼前出现的东西让我大吃一惊。

  几条有些发硬的白色丝袜,几条满是精斑的蕾丝内裤还有几只鞋子。我拿起来看了看,鞋子里面大多有一层精液凝固后的涂层,整个柜子就摆放着这些东西,一股浓郁的雄性气息挥之不去。

  此刻,我的大脑一片空白。为什么端庄圣洁的妈妈会藏着这么多奇怪的东西?到底是那个男人竟然能征服我强大而又美丽的妈妈?我的脑海中不断闪过无数淫邪的画面。妈妈被她神秘的情人按在床上疯狂抽插,那个神秘人射在她的丝袜上。射在她的鞋子里,逼她饮用鞋子里的精液。神秘人射在她曾养育我的温暖子宫里,用她性感的内裤填入阴道,让她带着满肚子精液回到家中,扮演着我熟悉的母亲形象。我既愤怒,又伤心。一想到母亲这会可能正在一个陌生的男人身下呻吟,我的心就仿佛被一只大手攥紧,痛苦的不能呼吸。

  房间里,一个面色狰狞的男青年正飞快的撸动着套着白色短袜的鸡巴口中还嘟囔着让人听不懂的话语。没错,这个人就是柯林斯。

  我靠在墙上越想越气,但是下面的小兄弟就是不争气的抬起头。我索性脱了个干干净净,从妈妈的衣柜里摸出来一只白色棉袜套在肉棒上撸动。我一边说服自己,妈妈这个淫荡的女人既然能让别的男人玩弄,还把沾满他精液的用品带回来收藏,那我用她的袜子撸管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妈妈丰腴的胴体,结实的大长腿,高耸的胸脯,挺拔的肥臀,真是可以想象,只是她的脸,我真的无法想象出来满含春情,欲拒还休的样子。棉袜被我的前列腺液打湿,脑海中全是妈妈婉转呻吟的样子,可是一想柜子里发现的那些东西,我还是苦笑不已。妈妈和她的情人之间画风可能非常的重口味,要不普通情侣之间怎么会出现这些东西呢?只是不知道让她心甘情愿臣服的,到底是一个怎样的男人呢?我满怀嫉妒的想着,精关也愈加松动。

  正当我闭着眼打着手枪的时候,忽然一阵冷风袭来,一个轻盈的落地声在我面前响起。我吓得一哆嗦控制不住的断断续续射满白棉袜,有些惊恐的缩了缩身子,抬头向上看去。

  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一个头发,脸上满是精斑的女人睁大眼睛惊讶的看着我,她穿着白色短裙,没穿胸罩导致两颗乳头在质地轻薄的纱裙上清晰可见。她的小腹高高隆起,像是一个将要分娩的孕妇一样。从我的视角可以清楚的看到,翻红的小穴里插着一只高跟鞋。两条白丝美腿中间还在渗透,滴落着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

  我从未想到过会出现这个场面,张大嘴巴的我还保持着撸管的姿势,一只手还抓着杆部。我看着面前这个女人,磕磕巴巴的说着:「啊,妈妈…你…你回来了啊」

  她抬起沾满灰尘的白丝袜,踏在我包裹着袜子的肉棒上,她狡黠一笑,弯曲脚趾按在我龟头顶部轻轻按压:「诶呀,我可爱的小柯林斯,半夜不睡觉偷偷跑到妈妈屋里,把妈妈的臭袜子套在小鸡鸡上,这是在做什么呀?」

  我咽了咽口水,习惯性屈服母亲威严的想要解释,但是转念一想,不对啊,她这个样子怎么能冠冕堂皇的指责我呢?

  我一把推开她挑逗我肉棒的脚丫,摘下那个满是精液的棉袜丢向妈妈,带着蕾丝花边的湿袜子划过一条弧线正中母亲的眉心。

  我压根没想到作为圣域强者的母亲会躲不开这个袜子的袭击,更不会想到她竟然连加以阻拦的想法都没有。看着那个从她脸上滑落还留下一条精痕的袜子。
  我手足无措的说着:那个,妈妈,我不是……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