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红灯区里的女人】(公共女特别篇)(补充)作者:子弹蚂蚁
【红灯区里的女人】(公共女特别篇)(补充)作者:子弹蚂蚁
字数:15169


  「不,不要,那里不行」冯嫂,冯哥的老婆。此刻她就坐在传扬家所在楼洞的楼梯上。而传扬,则就站在她的面前。于是,在沉默了不知道多久之后,传扬,便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居然拿出了一支筷子,然后,便是当着女人的面,把它伸向了女人的肛门。就这样,就在筷子接近肛门,还没有碰到肛门的同时,女人,居然突然这样的说道。

  「不可以?」于是,传扬便就停了下来,看向女人,默默的,如此的问道。
  「是的,前面可以,后面,不可以」而女人,自然,十分坚定的,如此的,重复着她的立场。

  不过很可惜,传扬,就在女人刚刚说完这句话的同时,还是,一个趁女人没反应过来的刹那,还是,把筷子,插向了女人的肛门。然后,也就是在筷子,略微的进入到女人的肛门的同时,女人的双手,便还是忍不住,捂向了自己的肛门。而至于传扬,则也就是在女人的双手,刚刚到达肛门所在的同时,一记耳光,便还是,重重的打在了女人的脸上。

  「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你还装什么」传扬,几乎从来不打女人,但是,有些女人,在传扬的眼里,却已经算不上是女人了。当然,冯嫂,就在这些已经不算是女人的女人之中。所以,当下的传扬,只是单纯的,把女人,看做是一个会动的性玩具,仅此而已。

  就这样,也许是理解了传扬说这些话的意思。还也许是,被传扬突然的耳光,彻底的打蒙。接下来,传扬又再一次,开始用筷子,戳弄女人的肛门时,女人,便就还是,安静了下来。

  「不,不要了」而也就是因为如此,传扬,开始觉得,女人,不会再拒绝,他变态的行为了。所以,就在女人的面前,又是一支筷子,又一次的,出现在了女人的面前。但是,让传扬没有想到的却是,女人,依然在和他,讨价还价,依然,还是没有完全接受,当下的她,已经算不上是女人,算不上是别人的妻子了。
  「好吧,既然你不愿意,那我就给冯哥打电话,把你带走」完全不是恐吓,传扬,当下真的已经有点厌烦了。所以,就在女人再次的说出这样的话之后,传扬,便就应了女人的要求,停止了当下的动作,然后,便就是传扬,拿出身上的电话,寻找着冯哥的电话号码。

  「不,不要打给她」但是,又是让传扬没有想到的是,冯嫂,居然瞬间的,就抓住了传扬,拿着手机的那只手。

  「我和你老公说好的,用你,替换古兰。这个意思,我想,你应该十分清楚吧」于是,就在女人的面前,传扬,并没有再次的发作,而是,默默的,这样的,对着女人说道「而现在,不管我做什么,你不是拒绝,就是不喜欢,你知道,这样,会让我很是为难。所以,我觉得,趁现在,那边可能也还没做什么的时候,我们,还是停止吧」必须承认,停止这个所谓的交易,对传扬,根本没有任何的损失。但是,对于一个甘心被自己的丈夫,随意的送给别人使用的女人来说,她,一定有着什么把柄或者什么东西,被她丈夫,掌握着,威胁着。

  所以,如果他丈夫,因为她的原因,没有达到自己想要得到的快乐的话。那她,一定会非常非常的危险。而具体会危险到什么地步,想必,冯嫂当下,最为清楚。

  「好吧,我知道了,我,再不会拒绝你的要求了」于是乎,一个传扬最想见到的情况,还是发生了。

  而也就是因为女人的如此妥协,刹那,传扬,居然又再次的,兴奋了起来。
  「她是?」一个年轻的孕妇,当下,就出现在传扬和冯嫂的面前。于是,冯嫂放眼看向当下她和传扬所在的,楼洞的地下室,原来,这个年轻的孕妇,居然就是住在这里的。

  「哦,我的新女朋友,你懂的!」就这样,就在孕妇的面前,传扬,便就毫不犹豫的,如此的说道。于是刹那,孕妇和冯嫂,便就几乎同时的,全部,楞在了那里。

  「我,知道了」冯嫂,到底因为什么,突然的楞住,传扬,可能并不知道。但是,传扬面前的年轻的孕妇,苗苗,到底是怎么想的,传扬,却还是可以,猜的八九不离十。

  与楼上的马丽一样,苗苗,也是传扬住的这个楼洞的,一个大家公认的公共女。而且,现在,苗苗肚子里怀着的孩子,就是楼洞里的一个大哥,和苗苗一起,弄出来的。所以,已经做了很久公共女的小女生,自然,就十分清楚,楼洞里,所有男人的生活模式。而至于传扬,到底私底下,是怎么样一个人,苗苗,自然,也就非常的清楚。

  所以,就在这个当下,传扬称呼冯嫂为自己的女朋友,苗苗,便就自然会认为,冯嫂,就是和她一样的女人。

  但是,即便是如此,不知道为什么,苗苗,却还是因为知道了冯嫂的身份,而突然的感觉,有些意外。

  「要做吗?」不过,很快的,苗苗,便还是从惊讶和震惊中,恢复了过来。然后,便就是小女生,如往常一样的,也是对所有男人,都会说的一句话,就当着冯嫂的面,安静的,不带任何语气的,说了出来。

  「恩,不过,很抱歉,却不是和你」于是,还是就当着冯嫂的面,传扬,便就如此的,回答了面前苗苗的询问「但是,你,依然不能闲着。我到你这里来,可绝对不是,只是为了找个地方,和她搞一下而已」接着,就在冯嫂的面前,苗苗,便就被直接的拉到了离冯嫂有些距离的某个角落。最后,就是冯嫂,完全无法听到内容的,一小段嘱咐。

  于是乎,就在传扬的一小段嘱咐之后。苗苗,便就动身,离开了。接着,不知道过了多久,当苗苗再次回到她和传扬所在的地方时,女生的手里,则是,多出了几样东西。

  「只要你说不要,我就会停止,然后,她」传扬,突然回头看向,拿着他手机的苗苗「就会给你的老公打电话,叫他过来,带你离开」传扬,一边这样说着,一边,开始用自己的力量,半强制性的,把冯嫂,带向附近的一张大铁床。接着,就是女人,还是在传扬的力量作用下,被直接的,按趴在了,那张床的上面。
  然后,就在冯嫂的面前,苗苗,之前拿回来的东西,便就这样的,直接的,出现在了,趴在床上的,冯嫂的面前。

  「听清楚了,在我完全完事之前,你,都有喊停的权利」那,是几副手铐。接着,就在传扬说着这些话的同时,冯嫂的双手,便就分别的,被男人,拷在了,铁床的上面两边「看来,你已经默许了我要做的事情,我希望,如果你不想继续的话,最好,还是趁着我没有做完之前,说出来。否则的话,我只能认为,你,是在有意的耍弄我」传扬,几乎是半威胁的,又一次的,重复了他的立场。
  而至于冯嫂,当下,已经彻底的放弃。所以,她,就在男人说完这些话之后,便就干脆的,把头,埋在了,她趴着的床上。

  就这样,传扬,便就又再次的,又行动了起来。就和大家所猜想的一样,只是不到一分钟过去了,女人的双脚,便就还是,也和双手一样,被分别的,拷在了,床的下面两侧。

  「恩,不错吧,是不是很有感觉?」全部完毕,传扬和苗苗,便就直接的站在了床的下面。然后,放眼看过去,女人的下体,便就毫无保留的,完全呈现在了,传扬和苗苗的面前。

  「恩」虽然嘴上如此的附和传扬所说出的话。但是,传扬此刻依然十分的理智,十分的清楚,苗苗,这样的回答自己,敷衍的成分,其实,才是她的本意。不过,一切,其实在这一刻,早就已经,没有意义了。

  于是,就在女人这样的,回答了传扬的询问之后。传扬,便就还是,忍不住的,脱掉了自己身上,所有的衣服。然后,最终,男人,便还是,毫不掩饰的,出现在了冯嫂,那淫荡的身体的旁边。

  「很好,很好,就是如此」把女人的身体,略微的抬起。然后,就着女人因为身体抬起,而露出来的缝隙,传扬,瞬间还是把自己的身体,塞到了女人身体的下面。于是,当女人的身体,被传扬的双手松开的时候,女人,便就是直接,趴在传扬身上的。接着,略微的调整了一个角度之后,就在女人的阴户门口,传扬的阴茎,便也就,出现在了那里。

  「嗯嗯嗯!!!」只是轻轻的用龟头触碰了几下冯嫂的私处,女人,便就已经,淫水之流,嘴里,呻吟不断。

  所以,为了能够让女人,更加的兴奋,传扬,便就又更加的,加大了自己,挑逗身上女人的力度。顶阴道,磨阴唇,抽打阴户。就这样,又过了不到三分钟,女人的下面,便就还是,洪水泛滥,瞬间,几乎完全侵湿了,传扬的下体以及,传扬屁股下面的褥子。

  「求我,只要你开口求我,我,就会把我的肉棍子,塞进你的肉套子里」传扬的双手,一手,各抓着女人的一只奶子,接着,便就是传扬,完全毫无顾忌的,使劲的捏弄着女人的那对乳房。然后,就在女人痛并快乐的同时,男人,还是悄悄的,又把自己的嘴巴,凑到了女人的耳朵边上。最后,便就是这样的一段话,全部的,毫无任何保留的,被女人,完全的听在了,耳朵里。

  「嗯!嗯!嗯!啊!嗯!」不过,很可惜的是,看起来,好像女人,还可以忍受。

  所以刹那,传扬,则是,歪过脑袋,看向了当下,也开始有了感觉的,孕妇苗苗。后者,在发现了传扬的眼神之后,便就还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拿过了几个,各种颜色的跳蛋。

  「塞进去,开到最大,全部塞进去」就这样,就在传扬的指挥下,一个接着一个的跳蛋,便就被苗苗,全部的,塞进了冯嫂的阴道里「很好,很好,真的非常非常的好。你,也留两个吧」不知道出于如何的心态,传扬,当下,真的觉得,非常非常的兴奋。所以,为了更加刺激自己的感官,传扬,就在夸奖苗苗努力的配合的同时,还是,最后,这样的,对着苗苗说道。

  「啊!好舒服!真的,好,舒服」「嗯!嗯嗯!啊!!啊!!啊嗯!」就这样,刹那之间,本来只是冯嫂一个人的呻吟,便就瞬间的,变成了两个女人,共同的呻吟合奏曲。

  然后```````````````````就是在某一个瞬间`````````````````````

  「我!嗯啊!想!想!嗯!啊嗯!我想!要!给!嗯!嗯!给我!」冯嫂,终于还是,崩溃了。接着,便就是女人,几乎忘却所有事情,所有一切的,大声的,这样的对着面前的传扬喊道。

  「OK!这,可是你自己说的哦!」而传扬,明显的,比之前,也更加的兴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当下的传扬,却依然,没有要,给女人他的肉棍子的,预兆「好了,铁子,过来吧,她,已经不行了」就这样,就在女人,用非常渴望的眼神,企求着传扬,把传扬的大肉棍子,塞进自己的阴道的同时。另一个男人的身影,便还是,出现在了女人和传扬的附近。

  于是刹那,一个明显回避的动作,便就还是,毫无掩饰的,出现在了,传扬和男人的面前。但是,很可惜的是,因为身体被传扬,完全的抱着,所以,女人的举动,其实,并没有起到太大的效果。

  「不,不要」女人,浑身颤抖,淫水之流。但是,当时当下,她的嘴里,却依然,再做着,最后的抵抗。

  「屁眼归你了」而传扬,几乎就好像没有听到女人的说话一样,继续的抱着女人的身体,这样的,对着新来的男人,这样的说道。

  「别,别掏」而男人,则就在传扬如此的嘱咐后,微笑着,便就一下子,蹿到了女人的屁股后面。接着,就是男人的一只手,一只,明显套着什么东西的手,直接的,便就朝着女人的肛门,塞了进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但是,最让女人没有想到的却是,就在这一刻,传扬的阴茎,却突然的,还是,塞入了女人的,阴道里。

  「我,感觉到了,兄弟,你的东西,就在那层肉的里面」于是,就在不久之后,男人,还是强行的,把自己的手,硬塞入了女人的肛门之中。而也就是因为如此,刹那,可能是因为剧烈的疼痛,女人,瞬间,则是直接的就,昏了过去。不过,男人,却好像,并不介意,女人当下的状态,到底是否是清醒的。所以,就在他的手,已经完全的,塞在女人的肠子里之后,男人,还是无耻的,说出了这样的,一段话。

  「这感觉,无论什么时候,都会让我,非常的兴奋」男人的手,一进一出,尽量的,让女人的肛门,适应着他的手。于是,阴茎就在女人阴道里的传扬,便就一次又一次的,感受着,因为男人的手的压迫,带给自己的那种,无法形容的,刺激。

  于是,不知道过了多久,男人,最终还是把手,完全的抽离了女人的肛门。
  「哎,可惜,看来她的肛门,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人搞了」然后,便就是男人,突然这样的,对着传扬说道。所以刹那,就在女人身体下面的传扬,多少的,便还是感觉,有些美中不足「不过也对,如果是第一次的话,恐怕,别说我的一只手,就算是我的阴茎,我的手指,都可能无法插入」的确如此,男人,说的没有错。

  曾经传扬看过许多关于肛交的文章,里面,不少人都说他可以第一次就把女人的肛门,给干掉。但是可惜的是,现实,却不是如此。一般情况下,从来没有过肛交的女人,第一次,很少可以有插入的可能的。换句话说,想要肛交,通常都是需要很多次的,调教之后,才可以实现的。

  「好了,我也要开始了」不过,必须承认的是,也就是因为女人的肛门,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所以,男人,才会有机会,和传扬一起,齐头(龟头)并进。
  「嗯!嗯!嗯!嗯!嗯啊啊啊啊啊啊啊!」但是,又一次让传扬没有想到的情况,则还是,再次的发生了。就在男人的阴茎,刺入女人的肛门的瞬间,女人,居然刹那,凄惨的,叫了出来。但是,还是必须承认,也就是因为女人,突然如此的举动,不知道当下男人的感觉如何,传扬,却着实是,又再次更加的,兴奋了起来。

  「哦!哦!好爽,嗯!好特别的感觉」必须承认,从男人插入开始,其实,他,便就也已经,发出了一个男人,才会发出的那种呻吟声。但是,可能是因为女人的声音,太过于响亮,所以,当女人的声音,慢慢变小之后,传扬,这才听到了男人,那发自内心的,幸福的呻吟。

  「好吧,那我先开始了」好几颗跳蛋,外加男人插入女人肛门的压迫,其实,早就已经把传扬,搞的忍耐不住。所以,就在男人如此的说着他所说的话的同时,传扬,还是默默的,拿出了女人,阴道里,那几颗,依然在疯狂跳动着的,电动玩具。接着,就是在男人,还在依然感受着女人肛门带给自己的压迫感,紧缩感的同时。传扬,其实早就已经,开始了上下的,缓慢的,移动自己的,阴茎。
  于是,可能是因为女人的身上,又多了一个男人的身体。还可能,真的是传扬的体力,大不如前。只是一分多钟过去了,传扬,便就还是,累的,满头大汗。
  「OK!收到」所以,就在又是几下猛力的抽插之后。传扬,终于还是停止了自己,屁股的移动。接着,就在男人双手抱着的,女人的屁股蛋子上,传扬,便就还是轻轻的,拍了几下。

  就这样,也许已经习惯了和传扬搞某个妹子,或者,真的就是和传扬,认识了多年,有了默契。男人,就在传扬如此的举动之后,便就还是,非常心领神会的,开始接着传扬,抽插起了女人的肛门。而也就是因为如此,刹那,传扬,终于还是,又再一次的,感受到了,自己不动,另一个男人在女人的另一个洞移动时的那种,特别的感觉。

  所以,又是一分钟左右过去了。传扬,刹那之间,还是感觉到了,那个特别的时刻,慢慢的,正在到来。

  「我要射了,啊!」不过,显然,传扬和女人上面的男人,明显的,也有了那个感觉。所以刹那,传扬,便也就开始,尽量的,又再次的移动起了自己的屁股,尽量的,给男人,带来高潮前,最后的,刺激。

  「啊!啊!射吧!射在里面!!啊!嗯!!啊!!」就这样,两个男人中间的女人,于是,好像也有了,只有她们女人,才会有的那种感受。所以刹那,女人,居然突然的,又再次的,这样的喊道。

  而也就是因为如此,一顺之间,男人的抽插频率,便就快的,几乎连传扬,都无法相信。

 然后```````````````````````就在某一个时刻````````````````````````

  传扬,居然还是忍耐不住的,就在男人高潮的几乎同时,也同样的,达到了高潮。而且,就在传扬也达到高潮的那个瞬间,传扬,居然清楚的看到了,女人瞬间眼神里,那个充满惊讶和愤怒的光芒。是的,没有错,女人已经猜到了传扬,到底对她,做了什么事情,并且,这个事情,已经无法挽回。

  「抱歉,我,射精了」于是乎,就在传扬身上的女人,依然在不知道思考着什么的时候,女人身上的男人,便还是,如此的,对着传扬说道。

  「没关系,我也射了,几乎,就是和你同时」而传扬,自然,也如实的,说出了,自己当下的情况。

  然后,便就是女人身上的男人,抽出阴茎,接着,女人就好像拉大便一样,一个屁响,精液,顺着女人的肛门,流了出来。最后,自然,就是传扬,一个缩身,也从女人的身体里,抽出自己的阴茎,离开了女人的身体。就这样,两个男人,结束了他们与冯嫂的第一次的亲密接触。

  「她,很不错,我很喜欢」于是,就在两个男人,一屁股,坐到附近的沙发上之后,男人,便就给出了传扬,这样的一段评价。

  「喜欢?拿就归你了,明天什么时候,记得给我送家去就行」而传扬,则也豪不客气的,这样的,回答了男人,对女人的,这个评价。

  就这样,一场很平常的3P性交,就在如此和谐的状态下,完全的,结束了。
  于是乎,当传扬离开地下室,重新的又回到地面上的时候。天,其实已经很晚了。

  「你,怎么过来了」牛教练,传扬小时候学拳击时的老师。就在传扬家附近,开了一家串店。于是,只要一有空闲的时间,传扬,就会来到这里。而当下的传扬,因为刚刚才和冯嫂,搞了一下,所以,突然之间,传扬便还是感觉到肚子有点讥饿。而也就是因为如此,传扬,便就突然的,还是想到了牛教练开的这家小店。

  「没什么,肚子饿了,再加上想教练你了,所以,就顺便过来看看」牛教练,有一子一女。女儿,二十三岁,嫁去了上海。儿子,十九岁,现在在英国读书。所以,从他儿子出国开始,只要他家有什么事情,传扬,便就会尽量的过去帮忙。当然,这其中还有一些其他的原因。

  比如,因为牛教练的脾气很臭,人缘不好。所以,他的朋友,其实很少上他的家里走动。所以,休闲的时候,为了打发时间,牛教练,就会经常的和自己以前的一些徒弟们在一起。而其中,传扬,和他的关系最好。

  「你啊,就是他妈的嘴甜。还想我了,我们上个月,不还一起去过小李那里吗?」正因为和传扬关系很好,同样有些好色的牛教练,便就也通过传扬,认识了不少传扬身边的公共女豪放妹。所以,几年下来,传扬身边的这些妹子,牛教练,就也没少蹂躏。

  而且,特别是最近,据牛教练其他的徒弟说,牛教练最近,好像染上了一个新的癖好,并且,因为这个癖好,还搞的又失去了好几个朋友。所以,其实上个月,传扬去找牛教练,其实,就是想和牛教练谈上一谈,让他,不要变的和自己一样,过上迷乱放纵的生活。但是,很可惜的是,还没说几句话,牛教练,就让传扬带他去找了小李。

  「行了行了,被墨迹了,我的耳朵都要出茧子了」而现在,传扬看牛教练的样子,终于还是必须承认,看来,说什么都已经晚了。所以,传扬便就还是决定,把自己要说的话,烂在肚子里。

  「来的好,不如来的巧。今天,我正好有事找你」三十个生筋,二十个肉串,五个传扬最爱的鸡屁股,外加一些毛豆花生,啤酒饮料。就在牛教练说完这些话之后,便就一点一点的,都摆在了传扬的眼前。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传扬,却还是依然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兆。

  所以,就在牛教练给自己拿着这些东西的同时,传扬,便还是忍不住看向四周。人,还是那么几个熟悉的人,除了师母芸姨不在之外,传扬,怎么看,也没觉得哪里不对劲。

  「你小子,看什么呢?现在都已经是晚上二十二点多了,人少,很正常」的确,现在还不是吃串的高峰季节。所以,人少,的确很正常。但是,就是不知道为什么,传扬,总还是有一些,不好的预感。

  就这样,即便心里很不踏实,传扬,依然还是,开始吃起了东西。而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就在串店里面的小二楼上,传扬的师母芸姨,便还是,和几个完全不认识的年轻人,从上面,走了下来。接着,正当传扬,正准备和师母打招呼的刹那,一个最让传扬无法想像的事情,却还是,就在传扬的眼前,发生了。
  传扬的师母,居然转身,悄悄的,偷偷的,和其中的一个小男生,接了一个吻。并且,就在师母和小男生接吻的同时,师母转过身体的同时。传扬,居然还清楚的看到,师母穿着的黑色连身长袖短裙下面,居然还有其他的,某一个小男生的手。不得不承认,就在这个刹那,传扬,真的楞住了,彻彻底底的,楞住了。
  「你小子,看什么呢!」教练的手掌,轻轻的在传扬的后脑上一拍。刹那,便还是把传扬,拍回了现实。

  「教练,你不是吧!你不会」于是,刚刚恢复过来的传扬,便就还是,直接的看向了身边的教练。而当下,教练则是,同样的,也正在看着远处,依然在和几个小男生,搞着暧昧的师母。

  「别人不懂,你还不懂啊?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在一起超过二十年,其实,早就腻了」教练,说这些话的时候,已经,把他的视线,转回了传扬的身上「但是,自从我开始搞起了这种事情之后。必须承认,我突然的感觉,自己好像,又年轻了」教练边说,边自己也倒上了一杯啤酒「特别是看她,被很多男人蹂躏后,痛苦和纠结的样子,说实话,我就非常非常的兴奋。必须承认,即便是一年多前的我,看到别人动不动就希望有人搞他的老婆,我就一定会非常生气。但是,现在我自己也这样了,我才知道,这样的感觉,又多么的快乐,多么的刺激」教练,说完这些话后,猛的一个仰头,便就将啤酒,一饮而尽。接着,便就是教练,直接的,又倒上了一杯。然后,就是一动不动的,眼睛直勾勾的,又看向了师母芸姨。

  一个明显掀裙子的动作,传扬,自己的经验已经非常明确的告诉了自己。当下,就在几个小男生刚刚离开,传扬的师母,也发现了传扬,正准备过来打招呼的刹那。吧台的小弟,德子,则是野蛮的,又把师母,拉向了他所在的地方。
  「公共女,这到底谁想出的词呢。必须还是要承认,真的太有才了」德子,就在当下传扬和教练对话的同时,就站在师母的身体后面。接着,就是小男生的双手,一左一右,扶住吧台的师母的身体两边。然后,便就是只要仔细看,就可以清楚明白的,那个让传扬最熟悉不过的动作。

  于是乎,就在教练,感叹公共女的特别之处的同时,传扬,便就清楚的看到了师母,那勉强忍耐,满脸痛苦,但是却又不敢发作的,扭曲的表情。

  传扬,不想骗自己,就算自己的理智,不只一次的告诉着传扬,她是自己的师母,她是自己的师母,师母。但是,传扬,却还是因为这大胆火爆的场景,裤裆里,又再一次的,坚硬了起来。

  「小李,今天如何,方便吗?」所以,就坐在传扬附近的传扬的老教练,便就还是,把传扬当下的一切反应,都全部的,看在了眼里。接着,就在老男人,又独自的,喝了一杯啤酒之后,他,便还是就在传扬的身边,默默的,这样的问向了传扬。而也就是因为如此,刹那之间,传扬,便就还是明白了,教练之前说的,今天有事,到底指的具体是什么意思。

  「我记得,好像应该,她今天晚上,会很闲」没有错,传扬,可以十分肯定教练的意图。

  「那你的意思就是,我,今天可以去找她喽」又一次肯定,教练,的确就是正在朝着传扬所猜测的那个方向,引导着传扬。

  「是的,不过」必须承认,师母年轻的时候,真的很美。所以,其实从很早以前,传扬,便就曾经不只一次的,幻想过自己和师母,背着师傅,发生不道德的乱伦关系「你今天晚上不回家,师母,岂不是很孤单」所以,依然话,已经被教练,引导到了这里。师母,现在的情况,也已经被传扬,完全的看透。那么,现在唯一缺少的,便就只剩下了,教练的一句话。

  换句话说,就是一个传扬可以合理住在教练家的理由。

  「所以啊,我才说今天找你有事。我的意思是,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是不是能够陪你师母,住一晚」这个话头,已经非常的明显。

  「哦,哦,哦!没,没问题」于是刹那,传扬,虽然有些发愣,但是,却还是非常兴奋的答应了教练的要求。接着,虽然有点丢人,但是,传扬却依然当着教练的面,紧张的喝下了一整瓶啤酒,来缓解当下的紧张和不知所措。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传扬这样不但没有感觉舒服一些,相反,心里,却更加的感觉,一股欲望之火,正在不停的燃烧。

          然后````````````````````````
  就在传扬的眼前,德子,突然高高的抬起了他的脑袋,接着,就是师母,瞬间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并且同时,两个人,所有的一切动作,都刹那之间,一起的好像被定住了一般。没有错,德子,高潮了,而且,明显的,还是内射。精液,完全的都注射到了师母芸姨的身体里。

  「怎么样,我调教的不错吧」于是刹那,就在传扬的身边,教练,瞬间也因为他的老婆,和自己串店服务员的「精彩」表现,突然的,这样的,和身边的传扬,兴奋的说道。

  可是,当下的传扬,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激动的,又一口喝下了,大半瓶的啤酒。

  然后,就是传扬的师母芸姨,就当着传扬和教练的面,又再次的,略微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后。又从新的,回到了,之前传扬刚刚看到他时的模样。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之后,师母,便就不在敢看向传扬。于是,传扬猜想,大概师母,其实也觉得很不好意思。再或者,师母,也许并不希望,传扬,看到她如此放荡,如此淫乱的一面吧。

  就这样,之后,教练便就再也没和传扬再说什么话。而传扬,也又开始吃起了东西,也没有再次的又提出什么问题。接着,就是店里的客人,一点一点的减少,直到,客人完全消失。教练,开始让传扬帮着他准备关店的事情。于是乎,当一切都完全结束之后,传扬,再次见到师母和教练的时候,大街上,已经几乎一个人都没有了。

  「我们,这是去哪里?」芸姨,还是之前穿的那条黑色的紧身连衣裙,不同的是,之前外面套着的围裙,不见了。不过,代替围裙出现的,则变成了黑色的长丝袜,以及,一双黑色的高跟鞋。于是,从饭店出来后开始,女人,就一直紧张的,用一只手,抱着自己的身体,故意的,好像想遮挡着什么。

  「你说呢,当然是去小李那里了」必须承认,小李家虽然离饭店不是很远,但是,当下,除了教练和芸姨之外,德子和另外一个服务员,其实,也跟在队伍里。所以,传扬觉得,当下的情况,还是打车比较妥当。

  但是,就在传扬,正试图拦下一辆正好经过的出租车时,教练,居然还是,瞬间阻拦住了,传扬要做的事情。

  「唉!打什么车,多没意思。散散步,既能长寿,又有乐趣,为什么还要打车呢?!」教练的话,话中有话。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当下的传扬,居然完全,无法猜到,教练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教练就是教练,从认识教练开始,传扬,便就一直很听教练的话。所以,这一次,传扬,依然还是照着教练的要求,停止的想打车离开的想法。
  接着,他们一行人,只是刚走了没几步,其中的一个男生,就是和德子一起出来的那个男生,便就还是提出,想去附近,上个厕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芸姨,居然也陪着那个男生,一起的去到了,附近的一个,可以方便的角落。
  「教练,别告诉我,他们,是去做那个了?」于是,大概三分钟过去了,两个人,则还是没有回来。

  「对,就是去做那个了」而教练和德子,从之前开始,便就一直好像,在说着什么色色的事情。明显的,他们完全知道,芸姨和那个小男生,去做了什么。
  「好吧,做就做吧,居然还撒谎说上厕所」不知道为什么,传扬,不但没有因为小男生和芸姨,当下如此的行为,而感觉到愤怒。相反,一种说不出的熟悉的,刺激感,还是,突然的,出现在了传扬的脑袋里。

  「没撒谎啊,你不知道吗?你师母现在的外号,就叫厕所。他说他去上厕所,没撒谎啊」接着,便就是教练,这样一段,几乎下流到无法形容的,一段解释。
  就这样,传扬,就在教练解释完的这一刻,还是也,彻底的兴奋了起来。而且,让传扬最没有想到的却是,就在小男生和芸姨,结束他们的运动后,又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时,芸姨,突然消失的丝袜。则更加还是,让传扬,忽然的意识到,当下教练,到底是因为什么,而必须坚持,要走着去小李那里。

  是的,没有错,就是那个游戏。从一个点,去到另一个点的,那个,非常色情,非常刺激的游戏。

  「选的好,不过,却还是不够大胆」教练,好像很满意小男生的选择。所以刹那,传扬居然有了一种,他们并不是第一次这样玩的感觉。

  「曹哥,你一定,还很纳闷,我们这样做的原因吧?」特别是德子,当下,居然瞬间的来到了传扬的身边,瞬间的,开始这样的对着传扬说道。于是刹那,教练,还是也同样的,瞬间的拦住了德子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不知道?你当你曹哥还是个刚出来玩的小孩子啊!我告诉你,这个游戏,就是你曹哥,发明的」先是一楞,后就是完全没有任何掩饰的惊讶,最后,干脆就是完全的崇拜,完全的,都写在了德子的脸上。

  「真的假的,那我真是,太崇拜曹哥你了,你他妈的,太有才了也」就这样,就在传扬等人,又开始移动之后,德子,便就直接的,蹿到了传扬的身旁。接着,便就是,无限的赞美和奉承。就在传扬的身边,持续了好久好久。

  「好了,该我上了,虽然我已经上了年纪,但是,也不要小看我的战斗力哦」教练,显然,非常的亢奋。于是,就在又一个路口的所在,男人,便还是,这样的,大声的宣布道。

  接着,便就是与之前小男生的动作一样,教练,也一起拉着芸姨,瞬间的消失在了所有人的面前。不过,与小男生不同的却是,两个人,居然没有去到某个角落,而是,就在大街的附近,一个小区的小区口,两个人,便就开始做了起来。而且,更加让传扬没有想到的,居然是,就在他们刚刚开始后不久,芸姨,居然就被搞的,直接豪不掩饰的,大声呻吟了起来。

  「这样,不太好吧?」但是,很可惜的是,毕竟还是上了年纪,只是不到五分钟,运动便就结束。不过,可能是想更加的刺激自己的神经,或者,单纯的只是想显示自己的能力。就在教练和芸姨,结束后回到队伍的刹那,传扬,惊讶的发现,当下的芸姨,居然外面的裙子,消失不见了。

  所以,当队伍再次开始移动的时候,芸姨,便就只剩下了一条奶罩,以及一条巴掌大的小内裤。而也就是因为如此,刹那之间,连经常做些非常疯狂的事情的传扬,便也还是,突然的感觉到了,一丝的不好意思。

  「有什么关系,反正现在根本也没什么人」继续还是之前的态度,传扬,突然的还是又意识到,这,肯定也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所以,当下的传扬,也只能选择沉默,毕竟,现在女人的控制权,并不在自己。而且,准确的说,其实,传扬,比起其他的三个人,其实,更希望,能够继续的把这个游戏,进行下去。
  不过,真的很可惜的是,很快的,传扬一行人,还是就到了小李家的楼下。并且,就在小李家所在的楼道口,我们小李,也早就等在了那里。

  「你,怎么不穿件衣服」巨大丰满的奶子,充满质感的小肥腰,尖挺饱满的屁股,小李,居然就一丝不挂的,站在楼洞的门口。于是刹那,传扬,便还是第一个,来到了女人的附近,这样的,小声的和小李说道。

  「有什么关系,反正,一会儿也是这个模样。而且」小李,突然的好像也发现了芸姨,于是,女人立刻转头看了一眼,身边的传扬,会心一笑「而且,现在反正也没什么人」所以瞬间,传扬,还是立刻就明白了小李的意思。就这样,传扬,便也不在,继续的唠叨什么了,而只是,默默的站到了附近的某个地方,默默的,看向了其他人。

  「输了,我真的是输了。看吧,你们曹哥,这才是调教界的高手,我没骗你们吧」其实,根本不用教练特别的如此介绍,两个小男生,其实,早就已经,完全的被眼前的小李,搞的,兴奋几乎完全,写在了脸上。

  不过,当下的传扬,却还是,依然沉默,依然,不相发表任何的意见,只是,默默的用眼神,看着眼前的两女三男,看着他们,在小李和芸姨的身上,开着色情下流的玩笑。直到,两个小男生,已经彻底的兴奋,彻底的到达忍耐的边缘。教练,这才意识到,他们,也许真的应该,分手去做,各自要去做的事情了。
  「行了,曹,你就等在这里吧!」但是,就在传扬以为,三个男人,会瞬间带着小李,瞬间的消失的刹那,教练,却还是,又这样的,对着传扬说道。
  于是刹那,一种说不出未知感,便还是,瞬间的,又出现在了传扬的脑海里。
  就这样,就在教练的吩咐之下,听话的传扬,最终,还是默默的等在了小李家楼道的门口。接着,必须承认的是,传扬,满心充满了期待。

         而事实确是`````````````````````
  不久之后,芸姨,还是又再次的出现在了传扬的面前。并且,这一刻的女人,就如传扬期待的一样,已经,完全的一丝不挂,全身,除了一双鞋子外,完全的,裸体出现在了传扬的面前。

  PS:更新结束,虽然很想也结束故事,但是因为旅行的准备工作还有一些,所以,就又一次的,中断大家的YY了。不过,我可以向大家肯定,上面的这两个故事,虽然有些剧情,确实是本人YY出来的。但是,大体的框架,却还是真实的发生过的。当然,至于故事发生的时间,其实也不在一起,不过,为了能多写一些,多给大家分享一些,我便还是把两个距离发生时间很远的故事,连接在了一起,大家知道就好,请不好多多责怪。

  因为真的有许多事情,还要准备,所以,今天就不给大家,介绍妹子的事情了。不过,既然后面的PS已经成为了传统,所以,今天我就给大家回答几个,许多朋友都问过的问题吧。

  问题一:为什么你可以碰到那么多特别的妹子,而我们,就一种也碰不到?
  答案是:因为我们所生活的生活环境,不太一样。

  比如,一个从小在东莞生活长大的朋友,如果有人问他,为什么你那里有那么多的小姐,那么多的妓女,我这里,怎么一个都碰不到。你觉得,那个人,会如何的回答?再比如,一个生活在上海的朋友,别人问他,为什么你那里的外国人那么多,我这里,几乎一年,都碰不到一个。你觉得,这个上海的朋友,该如何回答?

  对,就是生活环境的不同,我,也是如此。如果是经常看我写的东西的朋友,一定会注意到,留言,不管是说我YY瞎编的,还是喜欢我的。从来就没有一个人是这样说的,我也在你所在的城市,我咋没发现你那么多特别的女人呢?类似的发言,一个都没有。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知道,我说的,都是正确的,他们,也同样生活在我这样的环境之下,他们,早就习惯了。这,你可以自己去看,我之前的所有文章的留言,一个都没有。

  如果我真的是胡乱YY的,在SIS里,我同城的朋友,一定也有不少。他们,自然会出来破我的功。但是,为什么没有。就是因为,这样类似的事情,也曾经或者正在发生在他们的身边。

  所以,请不要在问我,为什么我会碰到那么多特别的妹子了。如果你非要问,我也只能说,因为环境,生活的环境。

  问题二:为什么像马丽那样的女人,甘心情愿的,被那么多人搞?

  答案是:我又不是她们,你们问我她们的事情,我怎么可能知道?

  但是,你如果非要我说,我也只能客观的分析一下。大概,可能有以下几个原因。第一,生活环境,就和我上个问题说的一样。她们非常清楚,以她们自己的经历,到底什么样的状态,更容易在这个城市生存。第二,生活压力所迫。没有一个女人,出生后的愿望,就是被千人搞,万人骑。她们,肯定也都有着自己必须这样做的,无奈的原因。第三,变态的快乐。其实每一个女人,都是变态的,只不过,她们长期以来,被一个男权社会的所压迫,无法释放,而我们,只是恰巧碰到了,一个就喜欢被人搞的变态女人。仅此而已。第四,认命,女人,很容易就会认命。如果不是,中国也不会几千年来,女人,都被区别的对待。

  以上,就是我的分析,而真正到底是什么原因,你们必须清楚,我不是当事人,我不可能知道她们,在想些什么。更不可能问出,她们到底是什么意思!
  问题三:为什么我明显想要分享这些妹子,但是当大家说要来我这里后,我却又只让很少一部分人过来。而拒绝了其他许多人?

  答案是:验证,我也需要知道各位朋友,到底是不是,真心想要交流的?
  虽然这样说很不好,但是,许多加我交流的朋友,显然,都有点思想太过单纯了。有些,甚至单纯的让我无奈。

  比如,加联系方式,第一次联系,就说希望能够过来看看,然后搞个十天八天,而且,非常急迫。说实话,如果是我,其实我也会如此。但是,我就算非常急迫,我其实,也会简单的先沟通一下,最起码,聊上几天。我们不说这样做对不对。换个角度,大家想想,如果第一天联系,就能让你过去搞的女人。那这个女人的当下,你猜猜会有多少人在她那里?

  我可以第一次就答应你,我就可以第一次就答应别人。那这么一个女人,你觉得,搞她的人少还是多?这样的女人,你敢上吗?一个一天就被搞几十次的女人,就算我给你上,估计,你也没胆量上吧?

  再比如,也还是第一次联系,这个,是我真实碰到过的。第一次联系,话没说出四句,就直接和我说,他想介绍个朋友,来我这里体验一下。

  实话,我当时就笑了,无奈的笑了。你介绍?你能不能来,还得看我放心不放心,高兴不高兴呢?你介绍?实话,我无奈了,真的无奈了。

  所以,我不是说我根本就没有分享的意思。如果是,我就不会发之前的贴子,来故意毁自己。因为毕竟,是不是事实,很容易就可以知道。我只想说,我的意思是,想过来的朋友,最起码,我们得让彼此,放心不是吗?如果大家就这么只要一联系我,我就必须答应的话,那我和拉皮条,还有什么区别呢?对不?
  问题四:其实,也不是什么问题,其实是对已经来过的朋友说,请大家,注意点自己的礼貌,最起码,也应该不要让我这个介绍人,感觉到为难不是?
  这家伙,来的这几个兄弟,先不说刚离开不到一个星期,就又干过来。就说你们见到女人那个熊样,就好像,你们的城市里,一个带坑的人种都没有一样。一待就是十多天,吃喝拉撒,连门都不出。我可能说话比较直,但是,你们这样,让我真的很困扰。我实话说,不只一次,我的那些邻居,都问过我,你们到底是来干什么的?

  是单纯就来见识的?还是,干脆就是想过来生活的?为什么,一去马丽或者苗苗那里,就能看到你们?之前说好的,只是来看看,搞一搞这样的女人而已。为什么现在,却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所以,算我求求各位,如果,你现在还在看我写的东西的话,请大家,多少给我点面子。我只是一个,单纯的,有资源想和大家分享的,略微不普通的人而已,请大家不要辜负我的一翻好意。

  问题五:那个小妖,为什么很多人可以碰,我们就可以?

  答案是:小妖不是公共女。你们不要把其他的人都可以碰的人,都看做是公共女?

  小妖,只是我们那个楼里的,一个玩了很久的玩伴而已。因为性很开放,和她老公,属于开放式婚姻,所以,才会不介意和其他的男人,有肉体的关系。所以,她和马丽等,还有有区别的。换句话说,她就好像是你身边的,认识的女性朋友一样。你总不会说,你的一个认识的女性朋友,因为她和好几个男人,有肉体行为,你就觉得,你也可以吧?

  好了,结束了,又墨迹了这么久。估计应该够了。

  至于下次更新,能更新的话,我就给大家分享我的旅行心得或者故事。如果不能更新,那就也只能等我干回来后,再和大家分享了。

  最后,祝大家万事开心如意,想上的妹子,不出一个星期,都可以如愿以偿。拜拜!!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5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