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天堂鸟】(奴隶调教计划修正版)(06)作者:nihyou2014
【天堂鸟】(奴隶调教计划修正版)(06)作者:nihyou2014
字数:729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赤裸羔羊

  天空中繁星闪烁,清凉的风轻抚世间万物,带给人们清凉舒爽的感觉。
  一栋居民楼的阳台上,一点火光不断的闪烁,偶尔还会有打火机的点燃,映出一个中年男人充满苦涩的脸庞。

  「抽抽抽…,光抽烟管什么用,你倒是想想办法啊…」一个哽咽的女音响起。
  男人面前的是一名身穿青裙的美妇,从外貌来看,美妇大约只有三十来岁。
  柳眉杏眼,肤白如玉,淡然端庄。其身材颇有些丰满,但是却凹凸有致,举手投足间,带着一丝难以言明的贵气。

  黑黑的睫毛微微弯曲,泪眼朦胧,此时手中正拿着纸巾在那里抹眼泪,神情充满忧愁。

  「你倒是说话啊,咱可就一个女儿啊,如果冰冰没了,我也不活啦,呜呜…」
  「别哭了,警也报了,冰冰会没事的。」中年男人道。

  「我不管,我现在就想见到我的宝贝女儿,呜呜…」

  「唉,别哭了,贞…我再…出去找找」中年男人说罢起身。

  「沈丘…都这么晚了,还是…别出去了…」抽泣的女声开口道。

  砰!门关闭。

  中年男人名,沈丘。

  美妇名,陆贞。

  而他们的女儿是…沈冰冰。

          ***************

  遥远的地方,偏僻的小山村,没有泊油路,没有路灯。

  夜,死寂一片,冷冷清清。

  唯有…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在夜中瞭望。

  她老了、

  老的,眼睛都失明了…

  她真的老了、

  老的什么都忘记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可是,老人有牵挂、

  唯一记得的,她的孙女…

  她叫…萧雨。

  她在担心她那唯一的亲人…

  她一直在等、

  从天明到天黑…

  即使难分昼夜、

  等、等、等……

  等萧雨归来、

        ******************

  这是一座独立的别苑,整体充满书香的气息,灯光从微掩的门缝透出。
  电脑正在闪烁着光芒,屏幕上,白花花的肉体被压在身下,做活塞运动。
  女的很美,天生瘦骨高挑体型,波浪长发,鹅型脸蛋,美艳无双。

  男的好老,白发苍苍,满脸褐斑,唯独看模样像一个慈祥的学者。

  女人是张彩霞,而男人则是王教授。

  唉…

  一声叹息,王教授注视着屏幕上被他压在身体下诱人的肉体,自言自语道。
  「闭月羞花,秀色可餐呐。」

       ********************

  人生无常,几家欢喜几家愁,很多地方都发生着类似的情景。

  比如,在某所学校,学生在担心他们的吴雪老师;陈媛媛的父亲在发疯似的寻找、、、、

  而陈媛媛她们如今又在做什么呢,她们的命运会如何呢?

        ******************

  永泰岛,永恒间。

  此时一片宁静,狮面等人都已离开,唯独剩下七个少女。

  淡蓝色墙体给人一种源于自然的感受,再加上活色生香,形态各异的酮体,犹如人间仙境。

  可惜…没有人有心情欣赏,也没有人去感受。

  环顾四周,陈媛媛浑身无力的瘫软在地上,解除束缚的她似乎疲惫不堪起来。
  的确,从变故的发生到如今,已经过去了48个小时,就算是铁打的人也受不了,更别论一个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了。

  不光陈媛媛,其余的人也开始逐渐从昏睡中醒来。

  在微弱的灯光下,显露出一张张惊慌失措、娇羞不堪的表情。

  惊呼声、哭泣声、吵杂一片。

  一个女人如果顶八百只鸭子,那么7个女人相当于五千六百只鸭子。

  可见,永恒间是多么的嘈杂与混乱。

  淡蓝色墙体环绕形成一个椭圆形的容器一般,让她们根本找不到出口。
  上空的灯光错综复杂,虽然微弱但却显得有些奇异鬼魅。

  因为…所有的人似乎没有影子。

  惊慌、恐惧、加上体力的透支,最终如河水汇聚,慢慢笼罩着整个身心。
  这很像一部恐怖电影,讲述醒来后身处密室的故事。

  「啊~ 」

  一声高分贝的声音从少女的口中传出。

  「这是什么鬼东西,唔~.」少女杏脸桃腮,眉目如画,双手撕扯下身的『丁字裤』,她是吴雪。

  注;吴雪小穴插『中流砥柱』直径5cm,长13cm假阳具。类同贞操带的性质,如同丁字裤的设计,非人力可摘除。

  「怎么拿不下来?唔唔。」吴雪喘着粗气,神情有些沮丧,刚才的撕扯不但没有效果,反而带动小穴里的假阳具的抽插,弄的她娇喘不已。

  「唔,好难受……喔………谁…帮帮…我。」明明很难受,可是听声音视乎又带着一丝丝的舒爽,让听到者感到很怪异。

  她劈叉着腿,展露无疑,姿势甚是淫荡,更甚者假阳具把她的小穴撑起一个圆形,让其余的人看的是芳心乱颤,六神无主。

  「我试试……帮你……脱下来………」丰满婀娜的身材向前,她的肌肤更加雪白丰润,她是萧雨。

  手颤抖着试图帮吴雪摆脱这奇怪的装束,不曾想愈帮愈乱。

  中流砥柱是天堂研发,它的构造能很大的贴合女人的小穴,没有密码是无法解下的,而萧雨的帮忙,适得其反。

  萧雨等同第三者,又或者说相当于助力者,这样只会作为助力使玉柱在吴雪体内抽插。

  「啊,喔喔…」

  「别拽了…呼,呼,这个…是拿不下来的,呃,好难受…」张彩霞作为过来人赶紧开口。

  她浑身充满汗迹,如同被水捞出来一样,此时她弓着腰,两只手捂着自己的裆部,一副痛苦不堪的表情。

  见到众女目光投射过来,她微挺起身,手缓缓移开…

  啊…啊…啊…

  众人皆捂嘴一副惊呆模样。

  这不能怪张彩霞,她下体插着的是大流抵柱,小穴被撑的滚圆不说,更是粗大无比。

  如果说吴雪足以让众女惊魂未定,而张彩霞,却足以让人震撼。

  她们不敢想象,如此粗的物体插在小穴里,人似乎会经受的住。

  「这个……根本脱不下……来……」张彩霞喘着气,略有些羞涩的开口继续道;

  「我……记得以前在新闻里看到过,男的怕女朋友出轨,就给戴上这个……类似的……东西,还……上了锁,呼~ 」

  「我……觉得……我身上的这个……跟……那个很像……」张彩霞道;
  「哦,哦……我知道……这是贞操带~ 」沈冰冰开口,她的脑海里闪现出一段画面,连忙说道;

  「记得有一次我的笔记本中毒了,弹出一个视频,视频中一个穿着时尚的女子在走路,画面中一个男的手里拿着一个遥控器的盒子,当他按了一个按钮后,那时尚女子突然身体抖动起来。」

  「当时,我……感到很蹊跷,怀着好奇的心继续看下去,结果……」沈冰冰想到这里,一脸的惊讶与难以启齿,俏脸布满晕红。

  「结果怎样?」陈媛媛脱口问道,相对其余的人视乎也被吸引,几乎忘记了现在的身处何境,更忘记了接下来她们会面对什么?

  女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

  有一句话说,女人是猫,天生好奇,好奇害死猫,而此时正好诠释了女人的天性。

  「那……时尚女子下身戴了一副奇怪的道具……,有……有……嗡嗡声在……那里发出来,后来……我上网……查……查,那奇怪的道具叫……贞操带。」
  「贞操带?好奇怪的名字,有什么用?」陈媛媛演绎出胸大无脑的本能,小脸一副匪夷所思,卡哇伊的模样。

  「贞操带……能……锁住女人的……下面……,没有钥匙……是脱不下……来的。」

  沈冰冰呐呐的嗫嚅着,她手指着吴雪和张彩霞继续道;「跟……她们身上的很像……我……刚刚……仔细看过……她们身上的……有……密码锁……」
  沈冰冰呼吸急促的说完,小麦色的肌肤轻微起伏,有些无地自容、

  「哦,看到了,有密码,这贞操带是没有办法解下来?」陈媛媛道;

  「嗯,的确……应该……是这样的。」沈冰冰撇了二女一眼,方开口道;
  「你说的…应该…没错,我下面…也会…动…唔…」张彩霞面带羞涩对着沈冰冰说道。

  「不,不……我不要……好难受的,身体……里面的东西好……大,我受不了……呜呜。」吴雪耸动着香肩哭泣。

  「我觉得……当下……我们应该弄清楚……我们的处境……」

  萧雨不愧是年龄最大的人,她岔开话题,话语把众女的思绪拉回起点。
  一针见血。

  萧雨年龄最大,相对心智跟她的外表一样成熟。

  自小人生坎坷,失去双亲,与年老的奶奶相依为命,每天蛢命的工作,图的是什么?

  也许很多人不会理解,女人完全可以凭着卓越的相貌而坐收渔利,丰衣足食。
  可萧雨不同,她想靠着自己的努力,依据自己的实力来拼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这样至少对得起对她含辛茹苦的……奶奶。

  寒镜,她习以为常,因为她就是从寒镜里走出的人。

  那么,困境呢?

  萧雨是女人,当醒来后,她也恐慌,惶然,可是想起年迈的奶奶,她只有强迫自己坚强,于是说出这么一句话。

  房间里,共七个少女,一目了然,皆是慌乱的神情,对未知的恐惧,无时无刻不在左右着她们。

  当生活回到起点,当好奇的心被现实湮灭,带给她们的是,无尽的……迷茫。
  萧雨眼眸闪出复杂的情绪,有彷徨、迷茫、纠结、还有不甘。

  目视着众女,稚嫩的面孔。

  萧雨不由得感到,自己好像脱离了她们,因为她们太年轻了,而自己好像……老了。

  「呜呜」

  「我要回家……」

  「……」

  房间里一片悲哀之声,让萧雨想要说的话语截然而止,她眼眸有迷茫。
  难道……真应了那句话,女人是弱者的代名词?

  不,不,不!

  「别……哭了,我们还是……」萧雨真不知道怎么说才好。

  「我……叫沈冰冰,我……」沈冰冰,欲言又止。

  「我……叫……苗凤儿……16岁」一个稚嫩的嗓音响起。

  「我,……喔,好难受……我叫……吴雪,呼~ 」

  「张彩霞……」

  「我叫……陈媛媛……」

  「……」

  「……」

  萧雨嘴角微微抽蓄,心中颇感无奈,话题突转,怎么互相介绍起来了。
  她有种啼笑皆非,很荒唐的错觉,不过见到就剩下自己没介绍了,她叹气索性开口道;「我叫萧雨」

  「我先说几句,有谁知道这是哪里吗?」萧雨打量着房间道;

  「我记得……我是在公司下班后,然后招了一辆出租车醒来后就……在这里的。」

  众女纷说,情景都是大同小异。有的放学之后,有的是游玩,有的是喝了一杯饮料、、、

  不过相同的是,醒来后就发现自己出现在这里。

  听着莺莺燕燕,唧唧嚷嚷的话语,萧雨头好像要炸了,这……完全是没有头绪,更没有……沟通之说。

  重复打量着房间,萧雨心中有一个大概的轮廓。

  整体椭圆形的构造,由淡蓝色的帷幔组合成,墙体高度约十余米,根本爬不出去。

  上方完全中空,巨大的钢结构十分牢靠,其次就是错乱悬挂的灯,虽然错乱,投射下来却没有一丝阴影。

  由此可见,上方的灯排列的也是有秩有序的。

  这是哪里?

  为什么处处透着一种让人看不透,神秘的感觉。

  可有一点,萧雨感到很不舒服,这个神秘的地方,怎么好像处处充满邪恶、淫秽。

  张彩霞、吴雪身上的贞操带,让萧雨思绪乱飞,她感到有些蹊跷。

  在场的一共七个人,为什么只有她们……戴了那个……呢,还有……为什么二人的阴……户……里的……不一样大呢?

  而其余的人包括自己,除了一丝不挂,脖颈多了一个奇怪的项圈,再无其他?
  这……,难道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吗?

  秘密~ ,萧雨眼眸一亮,蒙蒙中,她好像抓到什么?她赶紧开口;「你们……身上……那个知道是怎么戴上去的吗?」

  萧雨突辟的问出这么一句,让众人一愣,却是无人开口回答。

  「不方便回答吗?」

  「不……是……的,我……醒来……后……呜……就这样了,呜呜,我根本不知道,呜呜,这是谁……我不要戴这样的东西……呜呜~ 」吴雪哭泣着开口。
  她像一个小女孩一样显得那么的懦弱和无助,她哭了,她的手和身体,在轻颤,眼中的泪,一直再流。

  中流砥柱的柱体嵌入她的小穴膣道,让她无时无刻的备受折磨。

  她能感受到,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在侵袭她,小穴膣道火辣辣的胀痛酸麻,身心由里到外备受煎。

  吴雪她属于单亲家庭,她的家景与萧雨有些相似,萧雨从小是跟她的奶奶长大,而吴雪是跟她的父亲长大,也属于单亲家庭。

  从小到大,吴雪是由父亲拉扯大,连她都不清楚,在她的心底……父亲两个字仿佛成了烙印,支持她,鼓励她,督促她,关爱她……

  以至于,她的理想成功实现,成为一名优秀的教师。

  为此,她很感激自己的父亲,从吴雪记事起至如今,父亲为了她,始终孤苦伶仃,形单影只。

  曾经的黑发已被斑斓白发替代,父亲为了她,付出了青春年华。

  作为一名教师,吴雪更能体会到父亲对她的付出是何其之多。

  吴雪脑海回忆着,思绪飘飞…

  闪现上课时,孩子天真的笑脸,慈祥的父亲,顿时,眼泪止不住的流。
  流泪!从小到大她基本没有流过泪,因为她从不会让自己哭。

  哪怕是知道别人有妈妈,而她只有爸爸,她也没有哭过。

  但是此刻,她眼中的泪珠却是如同决堤般不断涌出。

  下体火辣辣的胀痛,让她的身体不由得一个踉跄,似乎失去了生气。

  「我……知道……这东西……是……怎么戴上去的……」张彩霞红着脸开口。
  「事情是这样的……」张彩霞结结巴巴的开启樱唇,她的话语带着淫靡、荒诞、把众人带入一个荒唐的世界。

  ……

  ……

  ……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而讲述者正是故事的主人公,张彩霞。

  亲身体会,张彩霞声音带着丝丝惊恐,把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讲出。

  感同身受,众女仿佛身临其境,目睹张彩霞下体…,全都惊慌失措。

  「这…怎么可能…,世界怎么会有这种地方…」沈冰冰喃喃自语。

  「呵呵,我们…被…控制…了…」萧雨凄然一笑,姣颜苍白,话语透出丝丝绝望。

  「………」

  当陈媛媛再次把自己的亲身经历诉说出来后,一时间,永恒间又好像恢复先前的凄然状态,只不过更加让人绝望。

  ………

  许久…许久…

  「哇,我不要…呆在这里,我要回家,哇…我要回家…我…我…肚子…好饿…」

  苗凤儿稚嫩的童音犹如一颗石子投入湖面,打破宁静,惊醒迷茫中的众女。
  苗凤儿年龄最少,她还是一个懵懂的少女,天真、幼稚。

  如果什么都没有发生,苗凤儿现在还是一个学生。

  爸爸、妈妈、她,组合成一个美好的三好之家。

  在家里,苗凤儿是父母的…『小公主』,一家人其乐融融,是美好的代名词。
  衣食住行皆有家里贴心照顾,苗凤儿犹如一朵盛开的小白花,有人浇水,有人维护,就像温室里花朵。

  如今,温室的花朵被移到陌生的地方,没了浇水,维护的人,苗凤儿大哭起来。

  『家』是一个多么温馨的词语啊。

  家,让在场的所有人陷入苦涩之中。

  萧雨想起了…她的奶奶…

  沈冰冰想起她的父母…

  张彩霞…郭丽丽…吴雪…陈媛媛想起她的父亲…

  思绪飘飞…

  永恒间,如其名,温度一直保持恒温,即使不穿衣服,也会给人一种不冷不热的感觉。

  而七个少女的心,却仿佛飘起点点雪花,让人由里到外,感到好冷。

  她们都在想家,都在回味苗凤儿那哭泣的话语。

  『饿』。

  一语中的。

  苗凤儿说好饿,那她们呢?毕竟从来到这里,时间不短了,谁不『饿』呢。
  转瞬间,『家』被『饿』替代,众女眉头不由纷纷蹙起。

  不知不觉间,袅袅的轻烟,幻化成千奇百怪的形态,在房间中飘荡,无形浸袭。

  众女瘫软在地上,逐个失去知觉,昏迷过去,永恒间好像又恢复先前的样子。
  雪白的酮体发出诱人的光芒,即是睡美人,若似七仙女。

          ***************

  主控室坐落在永泰岛地下居中位置,可以说是整个地下世界的中枢。

  主控室属于天堂组织的重中之地,它控制整个地下城的电力、以及监控能力,必要时甚至可以摧毁整个地下城。

  此时,虎王等人皆站立在主控室一台大型显示器前观望中。

  显示器分成无数个小屏幕,每个屏幕都代表一个房间或者是某个人的特写。
  随着虎王的手指点触屏幕,画面开始切换,俨然是永恒间的画面。

  永恒间,七女正在醒来后,张彩霞讲述她的遭遇一幕。

  听着张彩霞的描述,虎王嘴角冷笑,开口道;「刚刚收到象首的命令,这次的奴隶调教,象首只给我们三个月的时间。」

  「嗯?」狐笑面带疑惑,同样,其余等人也有同样的疑问。

  「三个月内调教成合格的性奴,这是象首给我们下达的命令。」

  「这…怎么可能。」狐露连忙开口。

  狐姑沉默,若有所思。

  「原来的调教计划需要更改一下了。」虎王沉声道。

  狐笑道;「更改?如何更改…」

  「原来的怀柔调教方案,周期太长,象首给我们的时间太短,我们只能采用强硬调教方案。」「虎王冷声道。

  「强硬方案?」

  所有人皆都迷惑不解,唯独虎王和狐姑二人似乎心神领会,可见二人知晓内中详情。

  狐姑心中明了,她是象首的淫宠,曾听过象首提及过。

  天堂组织有两套调教方案,皆是出自象首手中,一套是怀柔方案,一套是强硬方案。

  怀柔方案,周期长,采用循序渐进,诱导,潜移默化等比较温和的手段来调教女人,最终甘心情愿成为合格的性奴。

  强硬方案恰恰与怀柔方案背道而驰,它周期短,采取的是暴力血腥,威胁及恐吓,一切都是赤裸裸的。

  所以说,强硬调教方案,是现在虎王想到的最佳方案。

  但这种方案危险系数抬高,容易造成伤亡,这是虎王心中一根刺。

  虎王压力很大,可又不得不实行,咬牙沉声道;

  「狐姑…」

  「在。」狐姑应声。

  「准备六套『菊花锁』和一套『蝰蛇菊花锁』」

  虎王依旧冷声道;「狐笑。」

  「在。」狐笑应声。

  「按照她们的身高体型,预备七件职业套装…」

  「好的。」狐笑回道。

  「嗯,对了…」虎王嘱咐狐笑又道。

  「职业套装包括内衣内裤,务必要比原尺寸小一个尺码。」

  「懂。」狐笑一笑,心里都清楚,那样会让体型在衣装的包裹下更加紧绷。
  「狐露。」

  「在。」狐露应声。

  「准备好食物,记住,加入『春心萌动』。」

  「好的。」狐露应是,心神领会。

  「豹杀、豹虐待命。」

  「是。」豹杀、豹虐应声。

  「此次方案更改为《强硬调教方案》,各就各位,五分钟开始实施。」
  虎王一声令下,他的手在显示器下方排列的密密麻麻的按钮,点了其中一个。
  霎时间…

  袅袅的轻烟,幻化成千奇百怪的形态,在永恒间飘荡,无形浸袭每个少女的感官,直到她们昏睡过去。

  一如往昔。

  辣手摧花计划正在倒计时…开始。

       *********************

  备注;菊花锁,蝰蛇菊花锁简化版,插入肛门,与肛门外括约肌完全贴合,没有密码,无法脱离。唯一不同是,菊花锁没有蝰蛇菊花锁会钻洞的功能。
  备注;春心萌动,天堂研发,属于春药的一种,不过药力不强,能骚动少女的心。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