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阿紫性虐康敏】(02完)作者:苍穹孤鹰
【阿紫性虐康敏】(02完)作者:苍穹孤鹰
字数:8512


  此时阿紫看似已放过了康敏,一是想让她休息一会,二来自己也在想着下一步该如何折磨她。

  两人的香舌如鱼得水一般在一起纠缠,而阿紫的手却在康敏的双乳上来回揉捏,偶尔康敏雪白的胸口停下,用手指按住某处来回揉几圈,然后继续揉捏双乳,反复几次之后,再揉捏的时候,竟然从那樱桃般的乳头上喷出几道白色的汁水。原来阿紫与康敏舌吻的同时,在她的几个催奶的穴位上暗注内力,果不其然,康敏果真射出一道道的乳汁,阿紫将香舌从马夫人的嘴里抽出,转身下床,从桌子上拿了一只酒杯回来,这时马夫人才意识到,自己竟然不知在什么时候喷出了乳汁,而自己已许久未曾生育,只是当下不由细想。却见阿紫拿着酒杯回到床上,一只手拿着,将康敏搂在怀里,另一只手便开始不停的揉捏康敏的双乳,一道道乳汁不停的从康敏那粉红色的乳头里喷射而出,而康敏由于此前极限扩张,尚未完全清醒,只是用略带迷离的双眼看着自己的乳汁不停的射进酒杯里。不多久,酒杯便满了,阿紫嘻嘻笑着,先是自己尝了一口,似乎觉得味道不错,又连续尝了几口,而康敏却痴迷的看着她一口一口品尝着自己的乳汁。此时阿紫也发现康敏正在看着自己,嬉笑一声,将酒杯慢慢的递到马夫人的嘴边,马夫人一惊,她哪曾想过喝自己的奶水,不由心中大窘,阿紫见她紧闭着嘴一脸惊恐的样子,嘻嘻一笑,一捏下巴,马夫人的一张小嘴便再也合不拢,一杯奶水硬是慢慢的倒了进去。因为紧张的缘故,呼吸不由的急促起来,奶水进嘴之后不由自主的便咽了下去。

  「咳咳…你…你竟然让我喝我自己的奶水…」,阿紫毫不理会,将酒杯随手一扔,又摸上了她的那双修长的双腿,只见她抓住马夫人的脚裸,将双腿再次向上抬起,这次却是将双腿向马夫人的脑后弯去,将双腿在马夫人的背后用力盘起,又将马夫人的双臂往后折去,左臂放在右脚的上面,右臂则放在左脚的上面。此时马夫人的身体宛如元宝一般晃来晃去,因之前被一阳指点了穴道,手脚酥软动弹不得,只得任由阿紫这般摆布,「嘻嘻…马夫人,想不到你的身体竟这般柔软,那就更好玩了嘻嘻…」阿紫见马夫人毫无痛苦的样子,不由得兴奋起来。殊不知马夫人为让自己的身体更加修长、皮肤更加滑嫩,每逢无人之时便偷偷修炼瑜伽之术,身体早已是柔弱无骨,区区这般动作,自然难她不住。而此时的马夫人却唯有眼睁睁的看着阿紫把自己摆成这般形状,阿紫蹲在床前,推着马夫人左右转了几圈,又前后晃了晃,才用双手捧着马夫人的双臀,端详了一下那粉红色的肉穴,不由的低下头,又舔弄了一番方才跳上床去,转到康敏身后,将康敏的头慢慢的向前压过去,一边压一边调整,不一会,马夫人的小嘴竟然慢慢的吻上了自己的肉穴,此时马夫人如圆球一般卷成一团,而且嘴巴紧贴着自己的肉穴。阿紫将手伸上前去,一边揉捏着康敏的两个乳头,一边挑逗「马夫人,别愣着呀,快舔呀嘻嘻…」

  康敏听到之后心中一惊,世上有哪个女人曾舔过自己的私处呢,肯偷偷的尝一尝自己淫水的味道,已是大为窃喜了,更何况有几个女人的身体能这般柔软呢。而马夫人今日竟有这等机会,可那马夫人虽在之前已喝下不少自己的淫水,但心中仍然对此极为抵触,而此时却要她亲口舔舐自己的私处,自然让她心中又惊又怯,不由得喊出声来:「嗯…不要不要…唔………」可阿紫哪在乎这许多,仍然将她的头向前按去,让她的嘴巴足以与她的私处紧紧相贴,那康敏唯有紧闭双唇。阿紫见她这般,不由嘻嘻一笑,腾出一只手来,摸上了康敏的肛门,将两只手指从肛门插进去,在里面不停的来回转着,然后轻轻往阴道处一挑,阴道内壁便凸了出来,贴到了康敏的嘴上,康敏一惊,不由「唔」的一声,阿紫趁此空隙手指快速揉动,透过肛门内侧让马夫人的阴唇在她的嘴里来回舔舐,马夫人只能是被动的不停舔舐着自己的阴道,很快肉穴里面又是湿湿黏黏的了,而流出的淫水也随之流入马夫人嘴中。

  而阿紫并不因此而满足,将马夫人肛门里的手指抽出之后,略微松开马夫人的头,马夫人因为身体得到略微的伸展,呼吸方才得以顺畅。此时却见阿紫又将整只手插入了康敏的阴道里,却不曾在里面抽动,竟是直奔子宫而去,又是握住子宫往外拉出,「唔……」强烈的抽离感让马夫人不停的颤抖、呻吟。而这次因为身体卷缩的原因,子宫被拉出来的并不多,不过手指般长短。阿紫松开手,将沾满淫水的手在马夫人的脸上抹了几圈,「嘻嘻…」然后捏开马夫人的嘴,再次将她的头向前按去,而马夫人的嘴竟直冲着自己的子宫而去,「啊…啊啊啊啊……」看着嘴巴越来越接近自己子宫的康敏,不由惊叫出声来,阿紫兴奋用力一按,马夫人便不由自主的含住了自己的子宫「唔……唔…唔唔」想必马夫人已是世上第一个舔舐过自己阴道且含住自己子宫的女人了。阿紫见她终于含住了自己的子宫,心中大痒,推着马夫人的头一进一退连续不停,让马夫人如口交一般不停的舔舐着自己的子宫,「唔……唔……唔……唔……」马夫人此时大是窘迫,自己越是不想,那小魔女越是施加。世上有几个女子曾尝试过这般动作,莫说尝试,就连想都未曾想过,而马夫人今日竟然亲自尝过,心中自是大羞,随着自己舌头不由自主的舔舐,淫水和子宫里的汁液不停的被吸进了嘴里,身体也因为连续的刺激而颤抖着。片刻之后,阿紫便松开了马夫人,马夫人的身体慢慢伸展开,继续回到元宝的形状。

  过了好一会,阿紫才松开康敏,让她的身体舒展开开来,然后自己有玩弄了几下她的子宫,才将子宫送回康敏的肉穴里。然后将元宝一般的马夫人搬到桌上,将她盘在背后的双脚拿下,让她翻身趴在桌上,双脚着地,然后从后面抬起马夫人的一只腿,一直抬到双腿笔直呈一字型,「嗯…你…你要做什么?」刚刚回神过来的马夫人有些担心的问道,「嘻嘻,玩玩而已嘛」阿紫含糊的回答着,双手却不停下,将马夫人高高抬起的那只脚又向前弯去,一只手抓住马夫人的脚裸,另一只手按住马夫人的膝盖,尽量让马夫人抬起的那条腿保持伸直,「嗯…啊…啊………」此时马夫人也感觉到胯部被撕裂拉扯的痛楚,不由呻吟出声来,而阿紫却嘻嘻笑着继续将她的腿按了下去,一直到与桌面平行的时候,方才作罢,只因小腿已紧贴着马夫人的肩膀了。然后阿紫又将马夫人的另一条腿也抬起来,一起向前拉去,直到马夫人的屁股可以坐在自己的头上,然后将她的双腿伸直并从桌上垂下,再往两侧分开,让马夫人的头刚好从自己的胯下探出。「哈哈哈哈哈好玩好玩,」阿紫拍着手欢喜的说道「马夫人,让自己的屁股坐在自己的头上,舒不舒服呀哈哈哈…」马夫人强张开嘴说道:「嗯…臭丫头…快…快把我松开……松开…」阿紫哪理会的这些,蹲在马夫人双腿前,一只手揉捏着马夫人鼓起的下体,另一只手则挑逗着马夫人的双唇。虽然身体被折成这般,但来自下体的快感却不曾减弱,随着阿紫的揉捏,康敏的肉穴又湿了。阿紫低头上前,舔舐着那湿湿的肉穴,双手不断的在康敏的小腹和双腿间来回游走,「嗯…嗯嗯嗯…嗯…」马夫人也不由得呻吟出声来,奈何屁股压在自己的头上,不得张嘴。

  这次阿紫很快便放过了马夫人,站起身抬起马夫人的两条玉腿,让她的屁股从头上慢慢撤回,可是接下来却是将她的双臂从大腿中间拉了出来,然后往上折去,折到大腿上方时将两手向两侧弯下来,最后抓起马夫人的一双玉足,在她的下巴底下左右交叉,让马夫人的下巴刚好垫在自己的脚裸上面,而她的后脑依然紧贴着自己的阴部。折好之后,阿紫慢慢退后两步,又绕着马夫人来回转着圈,慢慢打量着。而全身无力的马夫人只能是任由阿紫这般玩弄自己、打量自己,心中又羞又窘,「嗯…不好看…也不好玩。」阿紫一边打量着被折成一团的马夫人,一边自言自语道。

  最后阿紫在马夫人的面前停下,将她的双脚从下巴下面拿出来,分别放在马夫人头部的两侧,让她的小腿竖起,而大腿依然与桌子平行,将两条手臂从大腿上取下抱住两只脚,又让马夫人的下巴压住自己的两条手臂。马夫人现在犹如方形盒子一般,因为腰部后折的关系,使得马夫人阴部看起来鼓的更高,阿紫不由得又心痒了起来,又摸上了马夫人的肉穴,随着阿紫的揉捏,马夫人的呼吸又开始变得急促起来。可是阿紫却似有意折磨她一般,并不曾有后续的动作,只是挑逗的她又羞又恨。阿紫继续将马夫人的双脚向两侧分开,放在胳膊外面,然后用力将马夫人的双臂在下巴下面左右交叉,然后将小腿分别往后折去,让马夫人的两只膝盖跪到桌面上,又将两只左右交叉的双臂向上抬起,使其双手可以放在自己的大腿上。如此一来,马夫人便是跪在桌子上,上半身极度向后弯去,双臂和头都从大腿中间穿出,而双臂却在下巴下面左右交叉,然后抬起,左手扶住右侧大腿,右手扶住左侧大腿,后脑几乎已经靠上自己的肉穴,「嘻嘻嘻…还不错嘛,被折成这样竟然一点事都没有,嘻嘻嘻看来还可以玩点更好玩的…」阿紫兴奋的说道,马夫人虽身体柔软,但此番动作毕竟无法一人独自完成,故而不曾尝试过,谁知今日被一个小丫头折成这番形状,心中别扭自是无以言语。

  「嘻嘻马夫人,被折成这般摸样,你开不开心呀嘻嘻…」阿紫一边挑逗马夫人,一边用她的头发不断的扫弄着她的肉穴,下体连续的刺痒让马夫人喉咙里不断的发出呻吟,奈何浑身无力,加之被折成这般,根本动弹不得,全身唯一能动的就是一双玉足了,所以马夫人只能是徒劳的上下摇摆着双足,连藏在粉色绣鞋里的脚趾也不断的骚动着。「臭…丫头…放开…我…」马夫人艰难的挤出几个字,本想再骂她几句,可是没说一个字,头就要触碰下体一下,头发便会刺激一次下体,原本饱受折磨的马夫人,哪敢再多说几个字,阿紫一边继续捏着一撮头发扫弄着马夫人的下体,一边饶有兴趣的围着马夫人转着圈。

  转了几圈之后,似乎又想出了更好的法子,不由嘻嘻一笑,将马夫人的双手分别从她的大腿上取下,双臂从她的下巴底下拿出,摆在前面,但马夫人的胸口仍然趴在桌上,而小退也依然跪在桌面上,屁股也还是坐在自己的头上,阿紫退后几步,一边观察,一边摇摇头,「不够不够……」说罢跳上桌去,坐在马夫人面前,用脚蹬住双膝,抓起她的双臂,用力往后拉去,「啊…嗯…嗯……………」后背极度弯曲所带来的痛苦让马夫人不由叫出声来,阿紫自然不会理会,抓住马夫人双臂的手越来越用力,只见马夫人的头慢慢的探出双膝,紧接着双肩也被慢慢拉了出来,此时马夫人的后背和屁股紧紧贴在一起。阿紫趁此机会,将马夫人的双臂从两条雪白的大腿中间往后扭去,将她的双手按在自己的小腹上,方才跳下桌去,跑到马夫人后面,抓起马夫人的一只手,扭成锥状,然后一点点的往她的肉穴里插,马夫人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插进自己的下体「呃………小妖精………你………呃…嗯呃呃…………」眼看着马夫人的一只手就这样被阿紫插了进去「哈哈哈哈…………马夫人…自己插自己嘻嘻…别急,还有一只手呢嘻嘻…」马夫人大惊,却无可奈何,只能强忍着阿紫将自己的另一只手也慢慢的插了进去,想必如今的马夫人,也是世间第一个将自己的双手全部插进自己下体的女人吧。待双手全部插入之后,阿紫跪在她小腹前面不停的推动着双臂,使双手在下体中不停的抽插着,还不时切换动作,将两手轮流抽插,因为被折成一团的缘故,随着双手的抽插,小腹也随之阵阵鼓动着。之前马夫人虽被阿紫将双手甚至是头插入过,但之前毕竟是别人的双手,这次换做自己的,便又是另一番滋味了,心中说不出的难受,却又无法抵抗这极为特别的快感,谁叫她此时只能任由他人摆布呢。

  仅仅片刻,马夫人已经历了数次高潮,阿紫这才将马夫人的双手从下体中抽出,双手上沾满了乳白色的淫水,阿紫将一只手舔舐干净,却将另一只手折回前面,想让马夫人将自己手上自己的淫水吃掉,奈何马夫人借着被折成一团的缘故,紧闭着嘴,可阿紫稍一用力,马夫人的玉指便被挤进了自己的嘴巴,而马夫人却又生怕咬到自己的手指,只得用力张开牙齿,阿紫便趁此机会将马夫人的手指在她的嘴里来回擦拭游走了一遍,让那马夫人又尝了一遍自己淫水的味道,这才将手臂折回后面,然后便蹲在马夫人面前笑嘻嘻的看着马夫人那又气又无奈的样子。「嗯…可是怎样才能将你折的更像个球球呢…」阿紫站起身围着马夫人一边转圈一边自言自语着,阿紫转圈的同时,手也轻轻抚摸着马夫人,由膝盖到脚趾,又从脚趾划过胸口,再从另一只脚游走到膝盖,最后从马夫人面前飘过到一条腿。数圈过后,突然有了主意,跑去找来两根一尺多长的绳子,将马夫人往后折在大腿上的手向下拉去,另一只手却将马夫人的脚用力往上抬起,待手足以抓住小腿的时候,便用绳子将手和脚腕绑起,另一边的手脚也是如此。此时马夫人的当真如球一般,只靠下巴胸口和双膝支撑,而其他部位皆是悬空,尤其双脚,被用力抬起和手绑在一起。「哈哈哈…马夫人,你现在可是当真像个球一样了哈哈」此时的马夫人已无法开口说话,唯有上下摆弄着双脚以表不满。因为动作的缘故,她的呼吸已是大为困难,只得靠着鼻子急促的呼吸着,而小腹也越发一鼓一鼓的厉害。阿紫虽不会理会这些,却也不敢轻易再对她做些什么,生怕马夫人被憋死,那时便万般不好玩了,最多也只能将被折成球一样的马夫人抱起来,托着马夫人的双乳高高举起,原地转了几圈,又高高抛起,却又稳稳接住,接连几次下来,直吓的那马夫人惊叫连连,还不时前后左右翻滚几圈,弄的马夫人头昏眼花。
  折腾一番之后,阿紫将卷成球一样的马夫人放到床上,解开手脚上的绳子,让她那诱人的酮体得以伸展开来,马夫人此时已几近虚脱,侧躺在床上呼吸急促,轻轻颤抖。阿紫蹲在一旁,只管笑嘻嘻的看着她,马夫人呼吸逐渐平和之后,无力的睁开双眼,却心中一惊,不知从何时阿紫手中竟多了一把明亮的匕首,正在用手指擦拭着刀锋,「你你你……你又想干什么…」马夫人颤抖的问道,「嘻嘻…还记得这把匕首吗,你刚才就是用它刺我爹的,现在呢…………嘻嘻嘻」阿紫笑嘻嘻的将匕首慢慢的凑到马夫人的面前,马夫人面带惊恐,害怕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阿紫突然话锋一转「哈哈哈哈看你吓的,逗你啦,你的身体这么好玩,哪能这么轻易的划伤呢嘻嘻…」马夫人听她这般说,一颗心算是勉强着了地。阿紫似是为了安抚她一般,用一个个的香吻慢慢的在她的腰间双乳、腋下、胳膊上、腿上游走着,而马夫人也只得侥幸的认为阿紫只是吓唬吓唬她而已,也就闭上眼睛默默接受着,「啊…………………」马夫人突然一声尖叫,「哈哈哈哈…………马夫人………这一刀呢,是挑断你腰间的筋脉嘻嘻嘻嘻…………」阿紫一边笑着,一边将插在马夫人腰后的匕首拔了出来,腰间突然传来的剧痛让马夫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阿紫又跳到床下,捧起她的一双玉足,一边抚摸一边舔舐,还不时将那宛如珍珠一般的脚趾含在嘴里吮吸,脚上传来的阵阵酥痒的感觉,逐渐缓解着腰间的剧痛,「你这个小畜生………」逐渐从剧痛中清醒过来的马夫人开始咒骂「小畜生……啊………………」紧接着又是一声尖叫,这次是从脚裸处传来的剧痛「小妖精………我的脚……啊……」话不曾说完,另一只脚上又是一阵剧痛。「哈哈哈哈……马夫人,继续骂呀哈哈哈…………」阿紫不断挑逗着,马夫人强忍着剧痛低头朝自己的脚看去,「啊…………」一看之下又是一声惊叫,只见自己的一只脚裸处被匕首割了一道深深的伤口,而另一只脚裸上正插着一只血红的匕首,阿紫见她向这边看过来,嘻嘻一笑,将匕首从脚裸中一下拔出,「啊……………」又是一声尖叫,「哈哈哈哈……嗯?马夫人…………」说着慢慢走上床去,蹲在马夫人背后笑嘻嘻的看着她,「小贱人……我的…脚…脚筋…小畜生……」马夫人咬着牙咒骂着,「嘻嘻嘻…才刚开始呢马夫人,不要急,咱们慢慢的玩哈哈哈」说完又是一刀插进了马夫人的手腕处,而角度却刚刚好,刚好割断手筋,却又出血极少,「呀………啊…」一刀插进又是一刀拔出,马夫人此时也连咒骂也顾不得了,「哈哈哈………」阿紫开心的笑着,又是刀光一闪,「啊………………」马夫人两只手的筋也被挑断了,此时她手脚和腰间的筋脉已全被挑断,再难治好,已是废人一个。

  「小畜生…小贱人……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你这个狠毒的小妖精……」马夫人现在也只有徒劳的咒骂着,此时的她已不只是穴道被一阳指点住这般简单了,手筋脚筋和腰间的筋脉全被挑断,即使穴道被解开,也是再也动弹不得。阿紫却是蹲在旁边笑嘻嘻的看着,「臭丫头…小贱人…总有一天我要将你零刀碎剐…碎尸万段…………」听到马夫人这般咒骂,阿紫不由的心生一计「零刀碎剐嘻嘻嘻嘻………马夫人,不如现在先让你尝尝这般滋味呀嘻嘻嘻……」马夫人一听,心中大惊,原本只想咒骂一番,岂料竟让她学了去,心中大急「不要不要……不要再伤害我………不要……」她越是求饶,阿紫越是心痒,抓起匕首慢慢的在马夫人双肩和胸口间来回游走,却又不曾用力,她越是这般,马夫人心中越是惊恐,声音也随之颤抖。「不要不要…啊…」阿紫已在她的香肩上划了一刀,血珠慢慢滑落,「不要再呃…唔…啊…啊…」又是接连数刀,马夫人的香肩和双臂上已被割了数条伤口,每道伤口却又不深,只是伤及皮肉,但对马夫人来说,已是大痛,她对自己的肌肤向来是万般爱惜,莫说割伤划伤,连磕磕碰碰都会让她大为心疼,岂料今日竟被这个小丫头零碎的割了数刀。

  「哎呀马夫人、我不过才割了十几刀,还早呢,咱们慢慢玩嘻嘻嘻……」阿紫似乎在安慰康敏一般,「你这个小贱人………不得好死………」马夫人恨声道,谁让她这般时候落到阿紫手中呢,此时也之有恨得咬牙了,却又万般无奈。阿紫仿佛不曾听到,一边哼着小曲,一边用匕首轻轻拍打着康敏的双乳,不时停下来揉捏一番,还停下来用舌头舔弄着乳头,「天打雷劈………啊……」正在咒骂的马夫人又是一声尖叫,却是阿紫的一刀割在了乳峰上,「小贱人………你你你竟然割我的…啊…呃……唔……」转眼间又是数刀,马夫人那高耸的酥胸和胸口上也遍布伤口,一双迷倒无数男人的双乳就这样变得丑陋不堪「嘻嘻嘻……马夫人,不要停,你的叫声很好听耶嘻嘻嘻」「小畜生…你你你杀了我吧…」马夫人咬牙颤声说道「哈哈哈哈马夫人,这么快就想死啦,我才不要呢,还没玩够怎么能杀了你哪,我可要慢慢的整治你嘻嘻嘻…」说话间匕首便从双乳间慢慢的往下滑去,这次却不曾伤及皮肉,而马夫人也只能是惊恐的看着匕首慢慢的从胸口滑到小腹,再从小腹朝着下体滑去,身体也随着匕首的滑动而颤抖。

  匕首慢慢的划过小腹,在下面那片毛茸茸的突起上故意挑逗一般来回转了几圈,然后到了下体阴处,轻轻翻弄着那两片肉肉,此时的马夫人已是几近晕眩,生怕她再对下体做出什么,万幸的是阿紫只是在那里挑逗一番,「马夫人,你说你的这两条白白嫩嫩的大腿,够割多少刀呢嘻嘻嘻…」马夫人颤声哀求道「不要…不要…你已经…啊…啊…嗯…啊…」阿紫不由她说完,已在她的大腿外侧割了五六刀,血珠顺着颤抖的大腿慢慢滑落,「嗯……才五刀,还可以继续。」阿紫自言自语道,而马夫人却如晴空响雷一般,字字震耳,「六、七、八、九……」「啊…啊…唔…啊……」阿紫一边数一边在马夫人的玉腿上割着,每一声都伴随着一道刀伤落下,也伴随着马夫人的一声尖叫。二三十刀过后,突然停下,「哎呀,糟了,我忘了割了多少刀了…」阿紫一边看着马夫人那布满伤口的双腿惆怅的说道,「呃…嗯……你这狠毒的小贱人……小畜生……」马夫人总算是熬过来了,有气无力的骂着。阿紫站起来,围着马夫人转了几圈,慢慢的欣赏着,此时的马夫人已是遍体鳞伤,双肩双臂还有胸口和双腿,都被割的全是伤口,手筋脚筋和腰间的筋脉也被割断,只得躺在那里瑟瑟发抖,「嗯……………还有什么好玩的呢?」阿紫正在寻思,却不经意间瞥见桌上的一盒蜜糖,不由心中一喜,「嘻嘻嘻……这样肯定好玩,马夫人等等我啊嘻嘻嘻…」伴随着几声欢笑阿紫小鸟一般雀跃出门。

  过不多久,「马夫人,我回来啦,你还好吧嘻嘻嘻…」只见阿紫一手端着一只碗,另一只手拿着一只毛笔小心翼翼的走了过来蹲在马夫人身旁,「嘻嘻嘻…马夫人,这个呢,就是蜜糖水啦,蚂蚁啦小虫啦最喜欢了哈哈哈…」「呃…你要干什么…你要干什么…」马夫人一脸惊恐的问道,「这个呢…你很快就知道了嘻嘻…」阿紫用毛笔轻轻蘸着碗里的蜜糖水,轻轻的在马夫人的伤口上抹着,「现在呢,我把这些蜜糖水全部抹到你的伤口上,让那些小虫蚂蚁在你的伤口里爬呀咬啊,让你的伤口不停的又酥又麻又痛又痒,连续几天几夜哈哈哈哈…………」马夫人在旁边惊的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谁曾想到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竟这般毒辣。
  马夫人身上布满伤口,若要每道伤口上都抹上蜜糖水,也足足花了近半柱香的时间,抹完之后,阿紫见碗里还有些许蜜糖水,不由得又想起了主意,灵机一动,将马夫人的双腿左右分开,马夫人见她这般,不知她又想出什么狠毒的法子。却见阿紫将一只手又是探进了马夫人的下体,「唔…嗯…嗯唔………」随着马夫人的呻吟,子宫再一次被慢慢的拉了出来,「哈哈哈这次好像出来的更长了呢马夫人」阿紫捧着已出来数次的子宫端详着,低头亲了几口,又是一口吞下玩弄一番,最后才恋恋不舍的吐出,这才用笔蘸着碗里的蜜糖水在子宫的周围图抹着,又用手指插入子宫,将其撑开,把碗中剩余的蜜糖水全倒了进去,才小心翼翼的将子宫送回肉穴里,又将毛笔上剩余的蜜糖抹在阴蒂上。才站起身来「嘻嘻嘻…………马夫人,这下够你好好享受几天几夜的了,而且你的阴户里面也被倒上了蜜糖水,不知道一堆蚂蚁在里面爬来爬去会是什么滋味呢嘻嘻…」只听得马夫人心惊胆战,说完看了看外面,此时已过三更天「可惜我不能看了,再不回去,她们怕是要来找我了,到时被他们看到你这般模样,怕是又要说我。」她们只得自然是指阮星竹等人,说着将马夫人抱起来放到屋子中央的地上,好让那些小虫蚂蚁更好的往她身上爬去,阿紫这才雀跃一般的往外走着「不过也无妨,天亮之后我会回来看你的,不要轻易死掉哦马夫人……」声音渐去渐远,只留下被折磨的身心俱伤的马夫人躺在地上呻吟着……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a198231189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