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致那夜】(02)作者:塔利班议员
【致那夜】(02)作者:塔利班议员
字数:10717


                (二)

  说来惭愧,我家老二只属于正常男人的范畴,以前玩伴给我精准测量过,勃起时根到头大概15厘米cm左右,直径应该5cm不到,还算比较粗实,前后一致粗细,龟头稍大,但也不是火柴棒的形状。

  男人就是男人,只有一个地方敏感,而且不需要太多的前戏。

  她的技术不错,比得过我90% 的被吹经历,口水很多,流到老二根部。
  在她给我套弄的同时,我也在回忆,以前的女友们,都不太会口交,一般就是套上去,反复套,不会含着,让人感觉像套了个塑料袋,里面空空荡荡的感觉。也有那种出于爱我而乖乖帮我套半个小时的,但无任何技术可言,纯体力活,很难有那种想把老二从她们口里抽出来,疯狂地戳她们肉穴的感觉。

  而C她,有着许多的不一样。她手拨开我的阴毛,抓住我根部,用嘴套弄着她芊芊玉手抓不住的另一半阴茎,一只手不停搓揉着自己的乳房,仿佛自己也在享受。手往下,嘴就往下套,嘴唇外翻,塞满整个小嘴,嘴提上来,手也跟着往上提,整个过程嘴都没有离开过老二。一吞一吐,节奏不快,但招招致命。她的嘴包裹得很严实,完全没有让你感觉到里面有空气的存在,不管套到哪儿,都有实实在在的「戳到她的肉」的感觉,偶尔感到的齿感也让人觉得更加舒服。特别是她手往下套去,轻轻含住龟头,用舌头快速拨弄着阴茎头和阴茎缝的连接处和偶尔来的几下深喉的时候,我真的有种想从后面插死她的感觉。

  她,是个技术型。

  经她套弄几口之后,我立刻来了感觉,开始变得坚硬,「喜欢大鸡巴吗」?
  她还是点点头,发出嗯的一声。

  「小嘴装得下吗?」

  她含着老二斜眼看了我一眼,不回答。

  「你现在是在磨枪吧?磨了以后要受刑啊?」我问道。

  她「嗯…」的摇摇头,继续一上一下的套弄。

  「你和他会这样吗?你技术这么好,他肯定也很喜欢吧」?

  她还是不理我。

  她停了下来,跪着挪到床边,下床到包里拿了根头绳,淡淡地说:「等我扎一下头发」。

  我不做声。

  她站直,仰起头,头发垂下,抖了抖,熟练的把头发扎了起来,说道:「你别老问我问题了,你弄我时你嘴里又没东西塞着,可以说话。我是没法说话。我老公没你这么大,他也喜欢我这样弄他,但他不愿意用嘴弄我,结婚之前我对他还很用心,但结婚几年以后我每次也都敷衍了事,我们的前戏加起来不会超过3分钟。」

  说完,她把拖鞋抖掉,跪回床上,挪到我的两腿间。

  扎起头发的她性感了不少,另外一种美感。

  她分开双腿跪在我两腿之间,把我的腿挡住,整个身子俯下来又开始套弄我。
  她握住我的老二,含了两口,吐出来,向上一压,让龟头对着我面部的方向。她含着舔着玩弄着我的阴囊,伸着舌头,和我目光对视,让我看着她从根部顺着阴茎缝舔到龟头处,接着狠狠地套一下整根老二,吐出来,又从老二根部再一次,反反复复。

  我开始欲火中烧,大口的吐气。

  她看我来了感觉,又换了花式,还是埋头在我老二处,双手分开到我髋部两侧,大小手臂呈90度,较之前微微起身,固定着身子,嘬着小嘴,只有头部一上一下的动着,套弄着龟头部分,吞吐之间,发出「啵、啵」的声音。这个姿势下,C丰腴的臀部尤其凸显的厉害,与两边的腰肢形成了完美的S型。S的末端,是她圆润完美的屁股蛋,映衬在房间光洁的墙壁上。

  相比之下,之前的17个女人,没有任何一人能及,虽然也很S,但S末端总收尾得不自然,看上去屁股蛋靠近屁股缝的部分不是完整的圆润,有的甚至是突兀的一个小尖包。

  我想,也许只有生过小孩的女人能有如此完美的臀形吧。

  她又停了下来,直起身跪坐在自己的小腿肚上,望着我说:「哎,我真不争气」。

  我没反应过来:「什么」?

  「才帮你口了一小会儿,我又开始来感觉了」,她貌似平淡的说道。

  「啊」,我故作吃惊,「怎么这么快」?

  「你弟弟把我嘴都塞爆了,我就一直在想待会插进去时也会塞满,会很舒服,自己想着想着就来水了」。

  我说:「我看看,不会这么快吧」。

  她伸手下去摸了一下自己的蜜穴,把手指头伸到我跟前:「那,都成这样了」。
  我坏笑着说:「好东西不要浪费」。

  她有点不好意思,估计是已经到了一次,释放了,所以没了之前的那么开放:「变态」。

  「那你刚才还让变态使劲玩你?」

  估计是想惩罚我,她忽地又俯下身去,咕噜咕噜的又狠狠地套了几下我的老二,正当我打算好好享受时,她直起了上半身,跪着挪到我的胸口旁,人鱼姿势的坐下,用粉拳打了我几下说:「还不是因为变态把我迷惑住了我才会那样」,她声音略带颤抖。

  我哈哈的笑了起来:「那让变态再看看你现在还会不会被迷惑」,说着就伸手拉她,打算用女上男下的69式玩她。

  她甩开我的手,轻微挣扎,:「不要」。

  「就一会嘛,就看看」

  「不要,你太厉害了我心脏受不了」。

  「那我轻轻的,这样可以吧?」我又一次去推她的身子。

  「你干嘛老推我啊」

  「我要把你推过去,让你在上面69你」,我说道。

  「啊……不要,你是真想让我脱水吗」,她调情到。

  我伸手去摸她的蜜穴口,她并着腿没摸着,我伸手去拉她的腿,她装傻到:「你要怎么弄啊,你要的姿势都好奇怪」。

  其实我知道,任何姿势在她心里都不奇怪。

  她嘴上说不要,心里却无比期盼,所以C半推半就(「就」多过于「推」)之间身体就被我推得转了过去,再捏着她的一个脚踝,轻轻一用力,她自己就主动地把两手两腿分开,手撑在我髋关节的两侧,而腿分开让整个漂亮的阴部呈现在了我的面部——整一个完美的69式。

  这个半小时前才喷发过的蜜源地,缝中的水又开始映射出灯光。

  她微微调整了姿势,就被我摁了下去,继续给我口。我们的身体高度贴合,从自己的生殖器到对方的生殖器之间的身体部分都紧紧的贴在一块。我双臂环住她的大腿,手掌落在她两个丰满的屁股蛋上,往斜上方轻轻一提,她的整个阴部小口被微微打开,在嘴前面2cm的地方,等着我舌头的进入。

  蜜水掺和着口水掺和着喷出的尿液和阴精掺,现在又有东西开始泛出,C蜜穴的味道没有了第一下闻上去的自然,稍微有点口水的酸味。

  我边揉C的臀部,边侧头吻她大腿根部,用嘴唇包住牙齿,从她大腿根部向中间的肉缝处慢慢咬去,不弄肉缝,到肉缝边上便换另一侧,左右两边同等照顾。她开始难受,扭动着丰腴的屁股,或许是在寻找与我的嘴吻合的地方。

  可我偏不咬上去,每次包着牙齿咬她的大阴唇,我都会稍微向外用力,把她的肉缝分开,然后含着唇边的阴毛慢慢松口,让她的穴慢慢闭合。由于密水溢出,穴口每次被分开时都会传来「哔、哔」的声音。

  她扭动得更厉害,每次我的嘴吻向哪边的阴户,她就会把屁股刻意扭向那个方向,想把我的嘴套住,但每次都不能得逞。另一头,她的嘴还是像之前一样,用各种方法套弄着我。

  我边挑逗着她边问她:「姐姐,难受吗?」

  「嗯」,她喉咙处发出了一声。

  「喜欢变态这么弄你么?」

  「别问了,你快点弄」,她含着老二咕噜到。

  「喜欢变态这么玩你吗」?

  「你太坏了,你自己完全可以看得出我喜不喜欢」

  「那你想让我怎么做呢」?我问道。

  在我适度的挑逗和语言刺激下,C的淫水开始溢出,在阴蒂周围积了厚厚一层,泛着淫光。

  「你想怎么做就可以怎么做,不要问我啦」。

  「可是我就是喜欢听你指挥哦,不然你又说我欺负你」,我笑道。

  「你真的好坏,这样玩女人,额……好舒服」。

  「姐姐,你就命令我一次嘛,我也喜欢这种感觉」。

  「快咬上去,额……好难受」,她含着我的老二开始娇喘道。

  「咬哪里?你要说清楚啊」,我再次偷笑。

  她和我抬杠,不说,也想这么挑逗我,疯狂地用嘴套着老二,说真的,有那么几下我真的有要到的感觉。

  「咬哪里,说不说,坦白从宽」,我把嘴嘟起来,抵到C的穴口旁,围着她的整个穴,不停地做圆周运动。

  她渐渐张开了含着老二的嘴,但还是套着,感受着我嘴部的刺激。当有那么一下,嘟着的嘴就着粘滑的淫水又游走在她会阴上时,她终于安奈不住,说话了:「这里,,就这里,哦哦,好爽」。

  这就是她最敏感的地方之一。

  「这里是哪里」?我接着挑逗到。

  「是姐姐的最敏感的会阴,额……」

  C肛门附近的括约肌抽动着,看得出来她正在享受这个姿势和会阴刺激带给她的快感。

  「张开嘴咬上去啊,啊……真要被你玩死了」。

  我不理他,继续用嘴挑逗着。

  她身子往下沉,想用「嘴」套住我的嘴,我一侧脸,她扑空。

  终于,安奈不住的她叫了出来。

  「哦……,我败给你了,受不了了,快张嘴舔姐姐的屄吧,哦……好难受,你个坏蛋,姐姐的屄待会让你又粗又大的鸡巴插进去,你怎么操怎么玩都可以,现在赶快用嘴,哦……我里面感觉好酸。」

  我小吻了一口阴蒂,便把嘴最大限度的张开,用力往上舔去。舔到C会阴处,我一口含住了会阴。由于她会阴狭窄,我几乎是上嘴唇碰着她的菊花,下嘴唇含着肉缝的一半,舌头在口里不停的探、扫、顶她最敏感的部位。

  C又一次无助的叫了起来,被含着的老二一瞬间感受着来自她喉咙深处阵阵热气。

  「哦、哦、就是这里,就像这样,你弄得姐姐好舒服」,她卖力的用嘴套弄着我的老二,变化着各种呻吟声从鼻腔里面发出来。

  C渐渐湿透,刺激着她会阴的时候,我能感到下巴上都沾满了她的淫水,又一次湿湿滑滑黏糊糊的感觉。我环抱着她的屁股的手用力分开了她的蜜缝,整个打开来,看着她里面黑黑的阴道深处和沾满淫水的阴蒂,我又一次按耐不住,整个嘴咬了上去,动了两下舌头,含着她的阴蒂轻轻一吸,伴随着「呼了呼了」的声音,C黏黏的淫水被我吸进了口里——还是淡淡的自然味道。

  吸完后,我又把嘴套了上去,和C的「嘴」完美贴合。

  由于下体受到刺激,C身体不由自主的往前倾,想逃离我的嘴。我示意她再把腿分开点,她听话的照做。接着,我放开了掰着她屁股蛋的手,挪至她腰间,双手十指紧扣,牢牢的压住她的腰部,使劲向我嘴的方向用力,舌头更高频的抖动并不断抵住她的小豆点。无论她如何挣扎,我双手都牢牢压住她的腰部,让她不能动弹。

  C的情绪再次被挑逗了起来,因为急于享受,她又开始变得不专心,含着我的老二的嘴大口的喘着热气,不断的淫叫。

  她娇喘着主动地问我:「姐姐的屄香不香」?

  「嗯,是全世界最香最骚的,我好喜欢」。

  「好喜欢这样,你这么喜欢舔姐姐的下面姐姐好开心,真的,啊……喜欢就尽情的咬姐姐吧」

  「但我心里不爽啊,你回去后还有男人和我一起分享你」

  「不会的,傻瓜,啊、啊,我老公不会这样弄我的」

  「那他要求怎么办?」我问道

  「他要求,啊、、、我就不给、、、啊、、、姐姐的蜜汁从今以后只满足你」
  「以后和你老公爱爱的时候要想起我们的这一夜哦,每次都要想起」

  「嗯、、、、,你让我怎么忘记啊」

  我舌头加大了攻击C豆点的力度,她又一次双腿开始颤抖,为了得到更大的刺激,她整个身子都往下沉,用阴部迎合着我的刺激,用「她分开腿坐在我的嘴上」来形容也不为过。

  还是短暂的沉默和用力的向下沉,C又到了一次。

  才听到她「啊、、、啊、、、」淫叫声,我就急忙把嘴抽了回来,观察着C高潮时蜜穴的反应。

  由于第一次她喷的时候我用嘴含着她的蜜穴,没看到她下面如何反应。没想到,真正看到了才发现高潮很具有美感。她整个漂亮的阴部近距离的呈现在我眼前,由于成69式的跪爬着,腿分得很开,两条大腿根部与大阴唇连接处的筋突出,显得十分性感。两条筋中间,阴毛被刚才的口攻弄湿,顺着一个方向贴在她丰满的大阴唇上,两片小阴唇也被舔得完全向两侧打开,也几乎是被舔开得贴到大阴唇上。伴随着她一声声的浪叫,会阴和肛门周边的肌肉剧烈收缩。视线可见的蜜穴内部,粉红的穴肉也跟着一张一合。我想,若是肉棒现在插在她蜜穴里的话,那我肯定能感到她阴道深处的抽搐。

  比起第一次高潮来说,C第二次流出来的东西不多,但伴随着她数声浪叫和阴部肌肉的阵阵收缩,她原本已经被舔干净的整个蜜穴处,在短短数秒之内又泛起了水光。不断的收缩,汁液就不断的缓慢溢出。短短十数秒内,阴蒂和小阴唇处的褶皱处又挂满了晶莹透亮的蜜汁,看似大雨过后的玫瑰,花瓣与雨水共同绽放,娇艳欲滴。

  我伸出舌头对着她挂满汁液的褶皱处轻轻一粘,汁液与我舌尖连接,头微微向后的同时向前轻推她的屁股,舌尖带着一丝晶莹的汁液与她的蜜源地分开,直到3、4厘米后汁液才断开,断的一头弹了回去,另一头甩在我嘴皮和下巴之间。
  C把手够了回来,几乎够到大腿根部的地方,然后试图把已经很开的蜜穴口再进一步打开。有了一定的默契,我明白她的用意,就在她动手打开的同时,我又一口咬了上去,尽情吮吸着C下体褶皱处的蜜汁。还是一样的感觉,看似不多,但真的有「吸」这个动作时才发现,海绵蕴含了多少水分用肉眼是很难判断出来的。不需要更多的言语,她掰着肉缝配合着我舔了四五下。

  短短一分钟之内,她高潮感觉退去,从我身上下来,性感万分的说:「快去漱口」,我才发现,她头发已被额头上的兴奋的汗水浸湿,脸庞绯红,美丽动人。
  「不漱,我喜欢这个味道」,我挑逗着说。

  「哎呀,脏啊,傻瓜」,她反而认真起来。

  「你第一次到的时候不是反复说脏也给我么,现在怎么就变了呢」,我继续调戏她。

  她没好气的笑了,用一种小女孩才有的轻快口吻说道「快,漱了口后给你更刺激的」。

  我起身到洗漱台,往里吐了口里的东西。虽然刚才感觉她流出来好多,但只是感觉,其实也不多。

  回到房间,她正抱着膝盖坐在床上,看看我充血勃起的老二后又看着我妩媚的说:「哎哟你好厉害啊,今晚我都已经两次了,好累,那么晚了我们睡觉吧」。
  我知道她在逗我,扑上去摁倒了她,正面压在她身上,双手揉捏着她的乳房说到:「好啊,你睡呀」。

  「你不从我身上下去我怎么睡?」她咯咯咯的笑着说。

  「就这样睡呗,反正你睡你的我弄我的」。

  我边说边亲吻她,舌吻、乳头、锁骨、脖颈、耳垂、耳后,她被我弄得反复挣扎却又无能为力,我捏着她的乳头,配合抖动舌头,一会吸一会轻咬,短短几分钟,她鼻腔里又传来「嗯…嗯…」的轻微喘息声。

  「你对女人真的好厉害,任何女人在你手里肯定都没法做到矜持」,她说。
  「你不也一样么,任何男人肯定想得到你这样的女人」。

  「我不一样,女人只有在容颜和床上功夫配合得好时才能吸引男人,女人衰老得快,也许再过几年你就不会想再要我了」,她说到。

  「其实有一个办法可以让女人看起来天天容光焕发的,姐姐你知道是什么吗?」
  「是什么?」

  「就是经常到高潮,我看你刚才第一次之后肤色是相当的红润啊」我逗她。
  她无奈的叹了口气,没理我。

  我用手探了探C的蜜穴,经过这么一会的刺激,它又变得湿润,虽然谈不上泛滥,但完全达到了进去的条件。

  她躺在床上,腿呈M型的分开,我深吻着她,一边握住老二寻找她湿润的穴口,她回应着我的吻,等待着我的进入。

  虽然我老二还算长,但由于C小阴唇也较长,在她的穴口探了几秒之后,发现这个体位难以进入,因为每用力往里一下,旁边的小阴唇便会成为阻拦,不仅难以进入,还把她弄疼。

  我直起了身,握住她小腿的后窝,把她脚抬起,向下一压,她整个屁股都被连带着微微抬离了床面,呈一个大M型,完美的传教士姿势。

  C的蜜穴开始有淫水流出,顺着阴道口的下端流出到会阴处,我腾出一只手,握住老二,在她淫水汇集处反复擦拭着武器,润滑了龟头。不一会,她的蜜汁又被涂抹开了一大片,湿漉漉黏糊糊。C双手举过头部,瘫软的放在枕头上,头轻微后仰,眉头紧闭,娇喘着蠕动着身躯期待着我的进入,从我的角度看过去,轮廓特别的美。

  我握着肉棒不停的擦拭着C的蜜穴口,她的汁液不停外溢,涂满她整个穴口的同时也涂满了我的整个龟头。看着她被我挑逗成这样,我心中暗爽,心想:对女人来说可能做爱带来的快感是用嘴永远无法达到的吧。

  虽然是个比较无聊的话题,但我还是忍不住的问了声:「舒服么」?

  「嗯,舒服,正,快进来」。

  「那么大的肉棒,你不怕?」,我笑到。

  「怕,轻点」。

  「没事,我很丑,但我很温柔」,我开玩笑道。

  她「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进来」

  我再一次被激发了斗志,和她打情骂俏到「你说的你是谁?」

  「弟弟,快给姐姐,哦…好难受,下面好痒」。

  「不要听弟弟,我要听别的」。

  她带着迷离的眼神继续到,「你要听什么?」。

  「你猜」

  「情人?」

  「不是」

  「蓝颜?」

  「哎不是,这几个称呼多没亲切感啊」,我说到。

  「那你要听什么啊?」她被我调戏得又难受又得不到,一脸假嗔怒。

  「叫老公」,我揉捏着她的胸部说道。

  她娇喘着说:「变态,哪有你这样的啊,好残忍。」

  我加快了对她穴口的摩擦,握着肉棒逗弄她的会阴处,好滑好滑。对于我想听的话,我用各种伎俩也一定要听到。

  「姐姐,你现在是不是很难受,欲火焚身肯定想把火赶快浇灭吧」。

  其实这句话一问出来我就他妈的后悔了。她已经到了两次高潮,完全不用再受我支配。但我又一次低估了36岁少妇如狼似虎的性欲。

  「啊,快点,弄我,进来啊,正」她几乎是恳求的语气。

  「我想听你叫我」老公「,快嘛宝贝」,我也急切的说道。

  「你叫我姐姐,我叫你老公,太乱伦了」。

  「我就喜欢和你乱伦」我坚持道,「谁让你那么性感,全身上下都那么迷人」
  随着语言的刺激和生理的刺激,C逐渐失去了理智,她突然抓住我的小臂努力抬起头,说道:「老公,快进来,拿你的肉棒操我」。

  目的达到,我也欲火焚身,轻轻用力一顶,整个龟头部分进入了她的蜜穴中,一股暖暖的感觉通便全身。

  她「啊…」了一声便咬住了嘴唇,头突的一下躺到枕头上,眼神极度迷离。看着她已经开始变型的期待眼神,我猛的将整个上身前倾,和她面对着面,身体几乎与她的身体平行,同时把她的双腿调整到我的手臂处,双手分别支撑在她香肩两测,让她呈现出一个狂暴的M型。C的双臀被带离了床面,蜜穴口几乎是正对着天花板。由于已经十分润滑,我身体用力向下一沉,整根肉棒便被她的「小嘴」吃了进去,一直吃到了最根部。15厘米长的粗肉棒塞进她的下体,她一定暴爽。

  C「啊…额」的一声几乎是尖叫了起来,待我顶到她花蕊的最深处,我停了下来,一直整根塞着,体会鸡巴被她的淫穴包裹的感觉。

  她紧闭着眼,锁着眉头,嘴唇微张,呼了很长很长的一口气,身体正在努力适应着我这突然的一击。C的骚穴不够紧致,没有太强的包裹性,这在刺进她身体内的那一秒的时间内体会的很清楚。略带松弛的阴道和她富有弹性的性感臀部形成了一定的反差,估计是被男人操了十多年又生过孩子所以才会这样。

  记得以前的17个女伴,也是用这个姿势进去的时候都能体会到那种蜜穴内的闭合状态被一点点一层层的突破,并最终顶到花蕊的感觉。然而在C身上,我完全没有感觉到那种突破感。也许是因为我进得太猛,也许是因为湿滑得难以察觉,谁知道呢,我更愿意接受她不再是年轻小姑娘的事实。

  虽然没有很强的包裹感,但C蜜穴深处仍然很软很温暖,让我立马有种被融化了的感觉。女人的魅力就在于此,那个神奇的地方让男人无法抗拒。第一次玩36岁的女人,

  「啊…正,好大好大,轻点

  「我们赤膊上阵诶」我一边开始缓缓的抽动一边说到。

  「嗯,啊,小心点就好」。

  「姐姐你这么性感,我可掌握不好」。

  「要射之前一定要拔出来」她回答。

  「可以口暴吗?」我坏笑着问了一句。

  「不行,绝对不可以,啊,啊」。一边享受着快感的同时一边体现出小小的一点强势,不容谈判。

  「可你刚才喷了两次蜜汁都是喷到我口里」。

  她迷离着眼神,微锁着眉头,轻声娇喘,听到我这句话,脸上泛起了一阵红晕。

  「讨厌」,她微喘着娇羞道,「你是你,我是我,啊…啊…」。

  好女人带给男人的快感不仅是生理上的,还包括心理上的。我喜欢C,她很可爱,让我体会到生理和心理上的满足。我喜欢她在身体体位完全受我支配的情况下还要努力地憋着一口气和我抬杠,但我会在当她才开始说或者说到一半的时候快速的、用力狠狠的操她几下,绷紧老二改变角度刺激她的G点直捣花蕊深处。这个时候,可爱的她往往话还没说完,就被自己无助的浪叫声盖过。待这一波抽动缓和之后,才又回过神来,带着一丝满足与娇羞继续和我抬杠。例如:

  「正,你的鸡巴好大,我觉得下满都被塞得满满的,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那我以后每个周末去合肥找你好不好」

  「不行,我家人全在那儿,我不可能出来」

  「我只白天要你,你可以说工作或逛街嘛」

  「不好,太危险了」

  「好不好」我加大力度狠命抽插。

        ………………………………………………

  2014年8月,一个雾霾消散的周末,我带着一身的工作任务,又一次出差来到北京。连续两周,多点一线,呕心沥血般地重复着多数来京办事人员的经历——在酒店、意向合作单位、政府部门和饭局之间反复折腾,对接着、洽谈着、协商着、恳求着……

  第二周周五上午,对方终于在相关的合作意向文件上签了字,政府的出资意愿也白底黑字的从嘴上落实到了纸上,签约进展周折但总体顺利。晚上最后一次饭局结束后,对方徐总提议两手下陪同我到后海附近溜达。说真的,我对她提议的地点不太感兴趣,之前来北京期间已经多次在这类地方开过庆功宴,后海哪家的乐队给力,南锣鼓巷哪家的双皮奶味道可口我都说得出个一二,更何况我心中另有打算,而且我打算去的地方不便有人陪同一块去。所以,以疲劳为理由,我表示了感谢并委婉地拒绝了徐总。

  回到酒店,休整干净,9点不到,下楼,打车,一个人去了工体MIX夜店。
  工体MIX是北京的哥们给推荐的,据说工体附近是北京各种二代们聚集的地方之一,尤其是MIX。果不其然,和国内绝大多数高档夜店一样,里面的每个空气分子里也充斥着金钱、激情、饥渴与欲望,不同之处在于:MIX有过之而无不及,MIX性感美女更多、MIX空气香水味更浓。

  环顾四周,熙熙攘攘,三三两两,八九成群,最小的桌上最少也坐着3、4个人,对于我这样只身前来的人来说,坐小圆桌显得孤独可怜,坐吧台旁猎艳的目的又过于明显,但除此之外别无选择,只好选了靠吧台旁,离舞池的远端,灯光更为昏暗的一个位置坐下。然而,命中注定就是如此,这个选择为我带来了这个女人和这次难忘的经历。

  她身高168cm左右,身材匀称有肉感,胸部偏小,目测只有B  ,头发中长及肩部以下,微卷的大波浪,低V型领的夜店小礼裙恰好凸显了不算丰满的胸部和衬托了乳沟,脚上细跟的高跟鞋更把她圆润的臀型和笔直修长并带肉感的两腿修饰得完美无瑕。淡妆,枚红色金链细肩带小背包,翘着腿,注视着舞池和酒杯,身体跟随音乐轻柔的晃动,一切的一切,让我开始血液加速,确切的说,是想要她。若不是在这种环境里碰上,我对她的第一印象:绝对是个优雅的良家女。

  在和她开口说第一句话之前的半小时里,我只有一边假装关注着周围的大环境,一边喝着不太习惯的假洋酒,同时暗中注视着她。虽然在过去的这一小段时间里她身边并无他人,她只是边喝酒边玩手机边望向舞池,但我不清楚她的情况,心里算盘打得噼里啪啦响:她是一个人吗?她或许在等朋友?她朋友要来了或是已经在舞池里了?和她说话会很突兀或是会和其他男人产生不必要的冲突吗?她似乎也注意到了我的举动,也曾多次望向我,但脸上并无表情,我也腼腆,与她每次的目光接触不超过一秒钟。

  我从性成熟期开始起就不是一个主动的人,遇到这样的情况,胸中热血沸腾,其实内心纠结,徘徊无主。几分钟之后才挣扎着迈出了至关重要的第一步。
  MIX吧台里的调酒师是个化妆化得很美,五官精致,身材性感,手臂内侧带纹身的妹子。我把她叫过来,告诉她左边某某女士的酒从下一杯开始由我买单。妹子心领神会,邪恶的一笑,告诉我说:她坐下时就一个人,过了一会也没人,应该是一个人来的。带着突如其来的轻松感,我望向了她,她估计也注意到了什么,又一次望向我,还是面无表情,还是没超过一秒的目光接触。

  终于,她又要了一杯酒。终于,她了解到了什么新情况。终于,她开始看向我这个方向。

  那一刻,虽觉得少许尴尬,但还是迎向了她的目光,僵硬的一笑;她却大方,向我轻微的点了头并回了一个甜甜的笑,我随之被融化。必须解释的是,我不是一个主动的人,虽然从大一以来前后一共和17个女生上过床,但多数是女朋友和少数的玩伴。女友可换,玩伴之前就认识,因此也没觉得尴尬。但今晚的情况不同,只身在北京,两周工作的重压,精虫上脑,需要让我找一夜情释放压力,还实属第一次,所以显得极不自然和生疏。

  短时间的对话以及后续的一夜,就从她隔着两三个空位的一个「谢谢」的口型开始了。几句话之后,由于音响声大无法交流,我换位到了她的身边,就这样互相聊着。听不清楚,就靠着她耳朵说,感受着她细滑的颈部散发的体温和淡淡体香,一时之间有种想把她腿撕开,闻一下她最宝贵的地方是不是也这样香气诱人的冲动。她也不抗拒这样的交流方式,落落大方,偶尔被我的呼吸弄的痒痒缩一下脖子,又咯咯咯的笑着凑上来听。

  对于我的冲动,我还需要解释一下:虽然我不主动,但个人尺度偏大,敢玩新花样,敢试新动作。历史上17个发生过关系的女生,只有前期的5、6个没能用舌头带她们到高潮。后来技术渐佳,尺度变大后,之后的伴侣都被我用舌头和各种姿势挑逗得淫水泉涌,直冲高潮。后来就连结了婚的两个玩伴,宁愿背叛自己老公,也说过想让我用嘴再给她们追回曾经的感觉,说只有我不会一味索取。若不是想到有一根不戴套的JB天天在她们的蜜源地里捅来捅去,我乐于效劳。
  回到正题,聊开了之后我才知道,她叫C,安徽合肥人,和我一样,到北京出差,打算周末回去,趁周五出来放松心情。近处一看,才发现其实她并不年轻,可能之前因为光线的原因,没看出来。后来她告诉我,她36岁(比我整整大6岁),已婚,还有一个6岁大的孩子。她前后共点了几杯鸡尾酒,一直在小酌,而我则因为想和她啪啪啪的邪念占据着大脑而控制着酒量。她很可爱,问我为什么不多喝,我说我晚上还有事。她说哪有有事的人还一个人来夜店,目的还那么明显,认为我在瞎扯。

  接近午夜,她已微醉,我问她住哪儿,她说住西四环旁的酒店,离工体比较远。她问我住哪儿,我说住国贸,她便说我的住处近,待会我回去比较方便。一句话,暗含各种信息。

  周五午夜的MIX,音乐越来越劲爆,整场沸腾,她拉着我说:「走跳舞吧,跳一会走了」。听说她要走,我感到失望,真想让她别走,和我回酒店,但又不敢开口。我拉着她来到舞池边,拥抱,轻抚她的肩,慢慢跳开。她身材总体来说真的很赞,已婚少妇,有过生育,风韵匀称,最让我受不了的是她让我从后边搂着她的腰,她圆润的臀部时而后顶时而摩擦,不断地刺激我兄弟,我欲火焚烧,逐渐来了感觉。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